• 禅念三生,你是我佛前最后一滴泪

    梗迹蓬飘,相思云断,红尘已做千古,遥指的前世,为你驻足,却乱了这消弥的浮生…….

    一夕一暮,漫长了一个等待,我一个人沉纶在你走后的漆黑长殿。

    立地三生,禅念成佛,你是否是佛前一缕青烟,与我相遇却又擦肩而过?

    卿卿堤岸,我左眼苍桑,右眼迷惘,我为你憔悴而不知所终,当所有的风马拆起经幡,我流下两行滚烫的泪……

    你是我佛前最后一滴清泪,一滴从最初踏上彼岸河开始就为了灭度报身而泅渡苦海的清泪,为了千年一眸的

    相遇,我在佛前的菩提树下苦漫修行了千年。

    你是我佛前最后一滴清泪,一滴漂白了回忆却忘不却情缘的清泪,为着最后一丝残存的爱恋,我己万劫不复,

    情心永坠。我在佛前叩拜,祈祷三生轮回,只求在络绎不绝的香火中能再窥你转身的背影。

    你是我佛前最后一滴清泪,一滴滴尽苍穹,渡尽劫波,仍祈求千年轮回的清泪,为了与你眷顾一眸,我孤独

    修为,寂寞闭关,长殿下,我为采撷你如莲的心事而穷极一生,我心甘情愿皈依佛前,只为与你相遇的回眸一笑,

    我燃尽佛前最后一柱香……

    我在佛前长辑祈愿,祈求佛祖千年后还我一个心愿,让我转动灵筒来生得到你的虔诚,佛祖苦笑:明镜已非

    台,处处惹尘埃。你今生为佛,来世亦要为佛,怎能坠入情河,你的前世今生只能为佛静静守望。我默许了沧桑,

    只能眼睁睁地望着你的背影离去,让你的音容,笑靥,一寸寸在我眼前顿失。

    佛祖啊!你为什么不能宽大胸怀,怜悯我懦小卑贱的肉身,让我转世轮回。佛祖啊!你为什么不能慈悲施舍,

    体恤我孱弱浅薄的灵魂,你度了一切世人却不肯度我,你让我在奈河桥下、忘川河中孤独地苦苦等待,一等就是千

    年,你可知道,我蛮伏顾盼千年的双眼,只为等待那一抹曾经的颦笑,而流下怎样一颗晶莹的情泪……

    漫天风月,唤不回紫檀经梦;花朝雨霏,流逝了云耕荒年。我一次又一次匍匐在殿前,选择在佛前沉寂,将

    一颗心荒芜到旷远……。

    昏钟窳暮,日走云迁。依阑望月,独对银钩。无水,无定,无天光影,锦上春秋已不知虚度,梦里依稀你顾

    盼昭然若华的身影……

    香火三秋,薄暮冥城,我把流芳染指成指尖的沉醉。寂寞长殿,孤钟唱晚,我在空庭回望曾经的舒美。膜拜

    记忆的碎片,颤抖心的祷告。融化的佛心,只在菩提树下的明镜台边慢慢开合,曼陀罗华,谢寂了一世芳华。

    月待黄昏,是谁在忘川河边镂刻下远古的思念;残阳嗜血,是谁在奈何桥上辜负了谁的三生长念。痴恋等待,

    年复一年,纵使我一生花落,也等不到一世花开。我忍不住,在佛的面前潸然泪下……。

    如果不相遇,怎么会相见?如果不相见,怎么会相恋?如果不相恋,怎么会缠绵?如果不缠绵,怎么会缱绻?

    如果不缱绻,怎么会忧伤?如果不忧伤,怎么会思念?

    曼珠沙华幽幽对我说:一生多情愁,来回多紧锁,燃烧的福祸,忘记你我。

    我依然不改对你的初衷——

    佛古千年已风霜,我迎着这千年的冷冽,依旧不舍这份尘世情缘,我惊雷风雨,感恸苍穹,大声呼唤你的名

    字,你可知道,你含眸时的那一颦淡淡靥笑,已浸润我一生……

    三生石碑,镂续断刻着你我,残忆,已待千年,我只是在佛前流下一行泪,最后一滴,幻化为你……

    百褛千烟,忘尘隔断,万古经纶,挽不回一世痴念。空门水月,禅念你三生,你是我佛前流下的最后一滴泪

    ……

    烟渚红霞,露淋幻境,寺临高鸟,径萝转往生。红尘一别,清虚几问,佛号轻吹,你是我佛前遗落的一抹红

    尘……。

    戒月如水,相思檀境,黄昏一钵香山雨,半夜婆娑入空门,前浮松堂秋,后世谁诘问,奈何桥下许三愿,谁

    期许了谁的往生。

    前世,星火燃眸,为你点灯,檀珠十念,佛经一卷度黄昏,一滴清泪,滴进烛火,待油尽灯枯后,熊熊燃烧,

    幻灭自身。为你,我涅槃千古,一世与青灯饮;为你,我祈祷轮回,与古佛伴一生。佛恩教诲,细细聆听,香雾

    萦绕,薄烟虔诚,我佛前祈三愿,只愿三世轮回,在众途的道路上,能再赐我一段与你相遇的凡尘……

    佛前静思,微火孤灯,只因那一世的相遇,只因那一抹眉间朱砂的美丽,我流下一行忧郁的泪…….

    你是我在佛前滴尽的最后一滴泪,注定我来到人世间只是为了悲悯,你是我痛苦的圆寂,你是我多愁的化身,

    我徘徊佛前,为你残败不堪,我洗心浮图,为你浴火焚身。贝叶千番读,无语哽咽泪纵横,难道你我今生的相遇,

    注定是雨打凋零纷飞尽,曲落人散终黄昏?

    兆劫难逃,缘起缘落,缘灭已随空,茫茫苦海,禅修途道,却误了一世凡尘。

    三世因里,清净寂灭,谁把前世的因果,涂写成今生的妄断;咀字真言,蕴语非空,谁把你我的情合,开敛

    成一钵优昙,却只一现。爱恨情愁,邈然空远,任我一世磋砣,也换不回你三生迷离烟火。当潇湘退却,长烟不

    继,我独自在佛前忏悔神明……

    也许,你的前世是一株寒山寺外迎风怒放的梨花,夜半开半,花叶纷飞,一瓣嫣蕊落染我相思的愁绪;

    也许,你的前世是一眸姑苏城外摇落星辰的渔火,红尘摆橹,唱晚兰舟,一夜星眸撑渡我忧伤的寂寞;

    也许,你的前世是一缕昏黄天际散落云泥的月影,潇湘若水,弦踏如歌,一颗情心放逐我苍悯的流浪。

    也许,你是风马长河中尘沙托起的一粒明珠,翠盈剔透,让我只一眼酸楚,便湿润于你的晶莹;

    也许,你是九天崖阶下铺落深潭的一汪碧泉,深邃清幽,让我只一眼浅伤,便掉落你为我设计的迷津……

    我立志成佛,祈愿转世轮回,菩萨说 :无爱才可成佛,你贪恋凡尘如何成佛?我忏悔,不能抛却俗念,立

    于佛前,因了你的遇见,我情心不禁…….

    花开半季,浣水系念,那年三生石边,云之初,是你给过的温暖;祥河辍水,宝干低树,那年忘忧河谷,溪

    之畔,是你给过的遇见;山水会盟,恒河沙舞,高山仰止汲汲处,彼此眼神交会的一瞬,你一眼,我一眸,似已

    天缘注定……

    那一世,浮莲之末,你翩然到我眸上,惹浮尘满天,我静默低眉,掸去尘角衣袂上的微微清寒,你水墨缱绻

    了十里画卷,纤指晕染我不落的追随你的一抹云烟。

    那一年,红尘十里,脉脉清风却不得,一朵青莲,自幽幽深深的庭院开放,盎意嫣然。你摘一朵,暗许了来

    生,与我携手的画中意,尽负了那似水柔情。

    那一月,落樱满树,你弥漫走过,溢满花香,你氤然的气质,让我梅笔纵容,落染你的思绪,品尽词章意,

    不及你情深,一份锦字书难凭,我沉醉于你的唇齿、眉间。

    花娇月妍,轻歌作伴,寂燃清秋的时节,你如娉婷仙子,蒹葭一池秋水,缀满梨花的开放;落落冬日的傍晚,

    你化身寒梅居士,踏暖一地轻雪,绽满温柔的梅香,你蹒跚着春的脚步,逸满夏的希望,我无缘你的锦绣,萦绕

    在你的纷纷扬扬。

    你说:缘是晶雪仙姝,于寂寞风林外瞥见桃花的一眼真实邂逅。

    我说:缘是灯火阑珊,于众里寻你千百度的那一转身回眸。

    你说:缘是红尘尘劫,于宿命里初遇却生生世世至死不渝的轮回。

    我说:缘是梦牵魂绕,于一任风雨后的淡淡相忆,于楚天云隔后的那一抹长长思念。

    兆载永劫,锦色有时,风唱一曲,年轮一卷,半盏青灯已付琉璃,岁月纠结起神伤,秋凉的尽头,我为你烟

    暖初妆,而寒风无信,残破了秋水,徒留我一人一世与缘歌做伴。

    我倚着斑驳的门扉,吐呐千年的归握,心如一滴睡莲,我长眠在清池脚下,倚一朵荷,待莲而生。 菩提轻诉

    花语:等微风拂过花萼的时候,你就能唤醒前世种下的梦。我于是虔诚地膜拜,祈愿你,夜畔三更,能盛开在我

    身边最温柔的洁白——静静绽放…….

    晨钟暮鼓,日落星移,罗袖轻染,梦里几度相思忆,你流光逸影,随一叶兰舟棹远,流年逝水,我逐浪你的

    浮萍……

    落樱百步,人声已远。 我仿若还沉睡在千年前姑苏城外的寒山寺, 只闻柴门犬吠,荒径溪声,钟鸣不继,

    嶔鼓在耳边吹起阵阵尘沙……


    百褛千烟,忘尘隔断,万古经纶,挽不回一世痴念。


    空门水月,禅念你三生,你是我佛前流下的最后一滴泪……


    烟渚红霞,露淋幻境,寺临高鸟,径萝转往生。


    红尘一别,清虚几问。


    佛号轻吹,你是我佛前遗落的一抹红尘。


    戒月如水,相思檀境。


    黄昏一钵香山雨,半夜婆娑入空门。


    前浮松堂秋,后世谁诘问。


    奈何桥下许三愿,谁期许了谁的往生。


    前世,星火燃眸,为你点灯。


    檀珠十念,佛经一卷度黄昏,一滴清泪,滴进烛火,待油尽灯枯后,熊熊燃烧,幻灭自身。


    为你,我涅槃千古,一世与青灯饮;


    为你,我祈祷轮回,与古佛伴一生。


    佛恩教诲,细细聆听,香雾萦绕,薄烟虔诚。


    我佛前祈三愿,只愿三世轮回,在众途的道路上,能再赐我一段与你相遇的凡尘……


    佛前静思,微火孤灯,只因那一世的相遇,只因那一抹眉间朱砂的美丽,我流下一行忧郁的泪…….


    你是我在佛前滴尽的最后一滴泪,注定我来到人世间只是为了悲悯。


    你是我痛苦的圆寂,你是我多愁的化身。


    我徘徊佛前,为你残败不堪,我洗心浮图,为你浴火焚身。贝叶千番读,无语哽咽泪纵横,难道你我今生的相遇,
    注定是雨打凋零纷飞尽,曲落人散终黄昏?


    兆劫难逃,缘起缘落,缘灭已随空,茫茫苦海,禅修途道,却误了一世凡尘。


    三世因里,清净寂灭,谁把前世的因果,涂写成今生的妄断;


    咀字真言,蕴语非空,谁把你我的情合,开敛成一钵优昙,却只一现。


    爱恨情愁,邈然空远,任我一世磋砣,也换不回你三生迷离烟火。


    当潇湘退却,长烟不继,我独自在佛前忏悔神明……


    也许,你的前世是一株寒山寺外迎风怒放的梨花,夜半开半,花叶纷飞,一瓣嫣蕊落染我相思的愁绪;


    也许,你的前世是一眸姑苏城外摇落星辰的渔火,红尘摆橹,唱晚兰舟,一夜星眸撑渡我忧伤的寂寞;


    也许,你的前世是一缕昏黄天际散落云泥的月影,潇湘若水,弦踏如歌,一颗情心放逐我苍悯的流浪。


    也许,你是风马长河中尘沙托起的一粒明珠,翠盈剔透,让我只一眼酸楚,便湿润于你的晶莹;


    也许,你是九天崖阶下铺落深潭的一汪碧泉,深邃清幽,让我只一眼浅伤,便掉落你为我设计的迷津……


    我立志成佛,祈愿转世轮回.


    菩萨说 :无爱才可成佛,你贪恋凡尘如何成佛?


    我忏悔,不能抛却俗念。


    立于佛前,因了你的遇见,我情心不禁…….


    花开半季,浣水系念。


    那年三生石边,云之初,是你给过的温暖;


    祥河辍水,宝干低树,那年忘忧河谷,溪之畔,是你给过的遇见;


    山水会盟,恒河沙舞,高山仰止汲汲处,彼此眼神交会的一瞬,你一眼,我一眸,似已
    天缘注定……


    那一世,浮莲之末,你翩然到我眸上,惹浮尘满天.


    你水墨缱绻了十里画卷,纤指晕染我不落的追随你的一抹云烟。


    那一年,红尘十里,脉脉清风却不得,一朵青莲,自幽幽深深的庭院开放,盎意嫣然。你摘一朵,暗许了来
    生,与我携手的画中意,尽负了那似水柔情。


    那一月,落樱满树,你弥漫走过,溢满花香,你氤然的气质,让我梅笔纵容.


    品尽词章意,不及你情深。


    一份锦字书难凭,我沉醉于你的唇齿、眉间。


    花娇月妍,轻歌作伴,寂燃清秋的时节,你如娉婷仙子,蒹葭一池秋水,缀满梨花的开放;


    你蹒跚着春的脚步,逸满夏的希望,我无缘你的锦绣,萦绕在你的纷纷扬扬。


    你说:缘是晶雪仙姝,于寂寞风林外瞥见桃花的一眼真实邂逅。


    我说:缘是灯火阑珊,于众里寻你千百度的那一转身回眸。


    你说:缘是红尘尘劫,于宿命里初遇却生生世世至死不渝的轮回。


    我说:缘是梦牵魂绕,于一任风雨后的淡淡相忆,于楚天云隔后的那一抹长长思念。


    兆载永劫,锦色有时,风唱一曲,年轮一卷,半盏青灯已付琉璃。


    秋凉的尽头,我为你烟暖初妆,而寒风无信,残破了秋水,徒留我一人一世与缘歌做伴。


    我倚着斑驳的门扉,吐呐千年的归握,心如一滴睡莲。


    菩提轻诉花语:等微风拂过花萼的时候,你就能唤醒前世种下的梦。


    我于是虔诚地膜拜,祈愿你,夜畔三更,能盛开在我身边最温柔的洁白——静静绽放…….


    晨钟暮鼓,日落星移,罗袖轻染,梦里几度相思忆,你流光逸影,随一叶兰舟棹远,流年逝水,
    我逐浪你的浮萍……


    落樱百步,人声已远。 我仿若还沉睡在千年前姑苏城外的寒山寺, 只闻柴门犬吠,荒径溪声,钟鸣不继,
    嶔鼓在耳边吹起阵阵尘沙……


    梗迹蓬飘,相思云断,红尘已做千古,遥指的前世,为你驻足,却乱了这消弥的浮生…….


    一夕一暮,漫长了一个等待,我一个人沉纶在你走后的漆黑长殿。


    立地三生,禅念成佛,你是否是佛前一缕青烟,与我相遇却又擦肩而过?


    卿卿堤岸,我左眼苍桑,右眼迷惘,我为你
    憔悴而不知所终.


    当所有的风马拆起经幡,我流下两行滚烫的泪……


    你是我佛前最后一滴清泪,一滴从最初踏上彼岸河开始就为了灭度报身而泅渡苦海的清泪.


    为了千年一眸的相遇,我在佛前的菩提树下苦漫修行了千年。


    你是我佛前最后一滴清泪,一滴漂白了回忆却忘不却情缘的清泪,为着最后一丝残存的爱恋,
    我己万劫不复,情心永坠。


    我在佛前叩拜,祈祷三生轮回,只求在络绎不绝的香火中能再窥你转身的背影。


    你是我佛前最后一滴清泪,一滴滴尽苍穹,渡尽劫波,仍祈求千年轮回的清泪.


    我为采撷你如莲的心事而穷极一生。


    我在佛前长辑祈愿,祈求佛祖千年后还我一个心愿.


    让我转动灵筒来生得到你的虔诚.


    佛祖苦笑:明镜已非台,处处惹尘埃。你今生为佛,来世亦要为佛,怎能坠入情河,
    你的前世今生只能为佛静静守望。


    我默许了沧桑,只能眼睁睁地望着你的背影离去,让的音容,笑靥,一寸寸在我眼前顿失。


    佛祖啊!你为什么不能宽大胸怀,怜悯我懦小卑贱的肉身,让我转世轮回。


    佛祖啊!你为什么不能慈悲施舍,体恤我孱弱浅薄的灵魂,你度了一切世人却不肯度我,你让我在奈河桥下、忘川河
    中孤独地苦苦等待,一等就是千年,你可知道,我蛮伏顾盼千年的双眼,
    只为等待那一抹曾经的颦笑,而流下怎样一颗晶莹的情泪……


    漫天风月,唤不回紫檀经梦;花朝雨霏,流逝了云耕荒年。我一次又一次匍匐在殿前,选择在佛前沉寂,将
    一颗心荒芜到旷远……。


    昏钟窳暮,日走云迁。依阑望月,独对银钩。无水,无定,无天光影,锦上春秋已不知虚度,梦里依稀你顾
    盼昭然若华的身影……


    香火三秋,薄暮冥城,我把流芳染指成指尖的沉醉。


    寂寞长殿,孤钟唱晚,我在空庭回望曾经的舒美。


    融化的佛心,只在菩提树下的明镜台边慢慢开合。


    曼陀罗华,谢寂了一世芳华。


    月待黄昏,是谁在忘川河边镂刻下远古的思念;


    残阳嗜血,是谁在奈何桥上辜负了谁的三生长念。


    痴恋等待,年复一年,纵使我一生花落,也等不到一世花开。我忍不住,在佛的面前潸然泪下……。


    如果不相遇,怎么会相见?如果不相见,怎么会相恋?如果不相恋,怎么会缠绵?如果不缠绵,怎么会缱绻?
    如果不缱绻,怎么会忧伤?如果不忧伤,怎么会思念?


    曼珠沙华幽幽对我说:一生多情愁,来回多紧锁,燃烧的福祸,忘记你我。


    我依然不改对你的初衷——


    佛古千年已风霜。


    我迎着这千年的冷冽,依旧不舍这份尘世情缘。


    你可知道,你含眸时的那一颦淡淡靥笑,已浸润我一生……


    三生石碑,镂续断刻着你我.


    残忆,已待千年……


    我只是在佛前流下一行泪,最后一滴,幻化为你……
    3/30/2016 9:51:49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