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一次生死经历

    前言:佛弟子不打妄语,此文句句属实,如有虚构,愿下拔舌地狱!因为一年前骨折下了钢板,昨天下午入院准备做取钢板手术。检查血压偏高,心率过快。医生给我开了口服降压药。

    我吃了一颗,效果甚微,加上医院太吵,一夜未眠,次日早晨血压依然150~95,医生让我把降压药含服口中,我心里特别着急,暗暗祈求观世音菩萨和宽如法师加持我顺利手术。不到二十分钟,口里含的药片还剩一大半,血压已经降至正常,麻醉师让我马上吐掉,怕一会降得太低。

    要知道降压药至少连服几天才能让血压稳定,而我才吃了不到两次,如果不是菩萨和师父加持,我找不出任何理由。手术顺利做完了,我被推到病房,戴上氧气和心率血压检测设备,六小时之内不能用枕头,不让吃东西。躺了一个小时左右,我开始浑身难受,手脚抽搐,控制不住浑身发抖,感觉呼吸也困难起来。爱人急忙喊医生,医生看了仪器,觉得一切体征正常,又做了心电,查了血糖,找内科医生会诊,推了缓解心率的药和镇定剂。

    我停止抽搐,觉得自己一下子被抽空力气,躺在那里奄奄一息,可怕的是我连念佛号的力气都没有了,根本提不起正念,大脑一片空白,心里充满绝望。我觉得自己完全进入临终状态,生命与元气一点一点被抽离,我又急又怕,难道取个钢板竟然要死在医院吗?

    这样抽搐的情况两小时后又来了一次,依然是叫大夫,做检查,打针,医生说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其实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要死了,俗话说“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我死都不怕,还紧张什么呢?

    化验结果都出来了,一切正常,医生离开前安慰几句,让我放松情绪,嘱咐好好观察,有事随时报告。朋友们来看我,全部被吓坏了。我气若游丝地让他们给我念佛,我觉得可能自己要往生了,怎么也得有人助念才行。

    爱人吓坏了,口里也一直念佛,连连问我感觉怎么样,我突然感觉强烈的恶心,用尽全力对他们说:“快点为我开示吧!”他们不会开示,吭吭哧哧说不出什么,我一着急,就自言自语地说“各位冤亲债主善菩萨,很惭愧过去无明执着不懂善人善法,杀害伤害了你们,我现在向你们深深忏悔!

    过去的恶行我无法改变,我能够把握的只有现在和以后,我脚伤好了,为你们在功德山塑三尊佛像,一是我的历代先祖,二是我的冤亲债主,三是令我一直病痛的讨债众生。我还要自费买水加持大悲咒水利益有情无情,我要在家里成立道场,如同师父和各位师兄一样用大悲咒水遍洒三千,即使没有同修,我一个人也要做。

    希望这份功德回向你们,也希望你们随喜这份功德!等我脚伤痊愈,我带你们去皈依宽如法师,你们从此就跟我一样皈依师父,我们就是同修了……”爱人也在一边连连表示赞同,说只要冤亲债主原谅我,这些条件全部都答应。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我突然好了起来,力气重新回到我的身上,讲话的声音也大了一些,不再发抖呕吐,朋友一行人看的瞠目结舌。半个小时后,我彻底拿下检测设备,让护士拔掉营养针剂,我已经恢复正常,不需要这些东西了。

    接班的护士很奇怪,说刚刚听说我病的要死要活,抽搐的都要抢救了,怎么一下子好了呢?我笑着对她说,你信吗?因为我信佛修行,观音菩萨和宽如法师救了我。护士吐了一下舌头说笑着说:“我信,我家也信佛,我姥姥念大悲咒的。”

    都说人有善念天必佑之,当时在我最难受最无助的时候我对观世音菩萨说:“观音妈妈,我这条命罪业深重死不足惜,如果我能为佛法做事,能够帮助行持宽如法师的大愿,就留下我一条命,如果我没用,死就死吧。”

    观音妈妈慈悲,救了我,可见,宽如法师的修行完全行的是菩萨道,得观世音菩萨认可。我好高兴,好开心,修行路上不再孤单,不仅有菩萨和师父相伴,还有众多行菩萨道的师兄们一起携手回家,我也发愿此生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跟师父一起救度苦难众生,永无疲倦!

    感恩佛菩萨给我一个善男子做先生,他宅心仁厚善根具足,把金钱看的很淡,一直默默支持我修行。更加感恩师父,带我找到回家的路。

    这就是我今天的经历,分享给各位师兄师姐,另外还有信息告诉我,我前世是猎人的女儿,从小体弱多病,心脏不好,猎人父亲给我喝了很多狐狸的心血,我今生的妈妈也是前世的母亲,狐狸打回来,都是他她为我剖出心脏挤出心血,所以今生我们母女心脏都不好,这一切都是因果!感恩冤亲债主的表法,来医院探望我的朋友老公见到这神奇的一幕当即表示从此不再钓鱼了!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后记:昨天我亲身经历婴灵表法,今天这篇更加神奇,此文句句是真,绝无虚言,分享给大家,如有一丝功德,全部回向法界众生,我累世的历代祖先,冤亲债主善菩萨以及堕胎婴灵。
    2/25/2016 3:12:54 A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