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要。。。

    偏要。最近喜欢上这个词,那种微微蛮横的心动。这也许只是某种自宠,可是,这样流转般的无

    尽, 亦教人烟雨不羁。

    一如你我,你在岸上,我在水中,只得一遇,各有世界。却偏要仰首,偏要俯身。这样不动声色的

    蛮横,其实无关情眷,只是,恰好愁人的同时抵达。你在此处,我在此处,所有铿锵皆成绕指柔。就这

    样简单。

    我去你的路上长满青苔,可是,我是喜欢的。因为,到底是年久日深了。这样,我们一直在。虽然,

    一直不见,一直失散。可是,偏要波澜不起的与你变老。没有预知,不要预测。时间里,没有谁比谁更

    清醒,那么,甘愿糊涂。

    偏要,一起华发渐生。糊涂且自迷,也是一段哀愁,可是,它们曾这样美丽。

    许多年后,我会不会还这样杳杳暗读,这些数字下的亭台楼阁,我曾细致这般,黯然遥遥。或者,

    你会不会再记起它们时当做一个前尘般的笑谈。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曾这样金

    贵的宠溺与蛮横的低唱。就是蓦然回首的惊心动魄。

    偏要。这就是全部的勇气。溯洄从之,道且阻长。见到的那一刻,山水潋滟。

    但是,许多时候,轻易就被一些最简单的理由拦住。仅仅因为不能理直气壮,于是,就算长出翅

    膀, 也飞不过这些自设的沧海。更何况,长出翅膀只是个传说。我们仍只是世间背对相遇,你往北,

    我往南。这才是事实。

    可是,我说偏要。我说一声,你笑应,好。也许这就是我们自欺的谎话,然而,这样醉人。这是长

    在纸上的春天,水墨下,我们分花拂柳踏步而来。

    时间无涯,时间很旧,我们除了潜伏其中,假装兵临城下,相信可以倾城,再也不能理智的分析。

    因为,分析,就会发现,只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罢了。如此,不如蛮横的灼烧以为的春天。虽然它们只

    是画在纸上,蓄满清冷。可是,也曾这样明亮。

    问莲根,有丝多少,莲心知为谁苦?其实只是一杯淡酒,只要,渐渐入酒。眠花间,浅尝辄止的

    渡涉,酒意下留住一叶风,也许就是另一个故事的起初,它叫狭路相逢。这般,松一口气,流年已过。

    偏要。说的时候,这样兰舟催发般的招摇,但是,世间也曾有词: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现在只是,只是词语困乏。你曾莲田过,而我,彼时未成来得及楚楚醒转。除了,高声道偏要,一切已

    荒芜。

    曾语你,不准猛然明亮,不准喝然醒转,不准隔时离空,不准黯然凋零,不准独自憔悴。说下去,

    说下去,一直说到夜灯初上。其实只是要你宠我此生一回蛮横,因为,此刻这样良辰好景,怎可虚设?

    现在,可以有个人让我蛮横的说偏要。也是我生痛的幸福。


    文字:寄北【偏偏喜欢你-纯音乐】

    偏偏喜欢你

    10/12/2014 7:47:40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