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千青丝绾君意,万丈红尘唯君系

    折叠光阴,等转动的经筒回到经年。若千山日暮,梅落纷乱,我便在十三月里,取余生续一方简牍,潋滟时光。

    ---题记

    淡笺轻描,一瞬思千叠,岁华似箭,又催斑鬓眉雪,不忍送别朝暮,眉间的心事,瘦了又瘦,红尘的烟火,早就被薄词写旧。风雨中伸展的薄念,轻曳欲坠。时间,一寸寸在指尖剥离,泠泠雨色,摆渡半阙旧梦。等,也是一场迤逦的疼。

    经年,你许下的一场繁华烟火,在季节的末梢里依旧绚烂。一湾眉心,触动一弦清音。终是无法为诗词的韵脚,找到一处合适的留白。一场雪落,在严冬里凉了又薄,薄了又凉。瘦尽的枝桠,残留着昨天花开过的气息。

    采菱入诗,怎堪文字微凉,残荷听雨的清影,开始在一笺荷色小楷里冬眠。一些心心念念,兜兜转转,在心底最柔软的角落葳蕤生长。捻起散落的旧词,再也排列不出初识的韵律,彼岸成寂在指尖徜徉。挽起的云袖种下一掌烟岚,幻梦相牵,岁月的皱痕,还闪着旧年的时光。裁剪季节,叠字成心,若雪落尽,你还不曾来,我便将时光拉长,在十三月里等你,当花开满城街,明灯许三千,描摹尽君之容颜,用姹紫嫣红妆典眉眼......

    珍藏昔日的青丝,渡做眉间的霜色,任一些泛黄的诗笺,在琉璃的墨色里缄默。叶飘零,随了风尘,空寂且悠远,却在那个靠近你的陌上,牵扯着心绪飞扬。念留白,丹青墨染的间隙。闲散孤零里青黄不接。季节之痛,骨与肉的撕裂。

    一声雪落打开冬天,采了一朵放在掌心里,我在薄凉的时光里刻舟求剑,关于遗落的暗香,我用全部的柔情,来装点,一步一虔诚,呵护得那么小心。在六道轮回中能与你的邂逅,请允我,以虔诚的名义蛰居,伴你一世一生。

    我知,你能在我干涸的泪痕深处,开出一个盛世红尘。等朝拜的圣子布满天地经文,你就会来赴约,予我曾许下的地老天荒,一不小心,时光就老了,那一池的荷香,早已经消失在风里,我却总也不舍得丢弃,只将它们折叠收藏。若残荷枯尽,你还不来,我便将小小的心思在十三月里雪藏,看一场冬雷震震,夏雨雪,再在雪中彩虹下采荷,或许会不辞红袖湿,唯怜绿叶香。又或许在萤火映雪的晚上,轻罗小扇扑“萤”忙......

    一直以为可以风轻云淡,可,念想还是从指尖崩塌,淹没了今生岁月的浮华,也淹没了天涯与海角不着痕迹的流浪。落寞,千回百折不变的轮转,游离,今生前世错落的沉沦。当风云变幻覆盖了漠漠远方,相思便在时光里奔流成河。似是剑戟丛林的金戈铁马,踏碎我用百世沉泪堆积的堤。我深恐这寸寸相思的愁肠,会惊扰了你,便在静默里,将念蛰伏冬眠,揉成沧海与桑田落拓在你不曾途经的狭窄。

    任由繁华跟随着红尘肆意的起落,祈天地怜我,予你一生安好,我熬过分分秒秒,终在,暮雪千山,梅落纷乱泪落。你曾在梦里说会来经过我的盛放,如今季节凋零,这山山水水的都是执念的盛放,一羌笛音负时光,落寂盛雪染幽香。笑意清浅独对影,指尖消瘦舞倪裳。念,在季节蛰伏冬眠。若尘埃落下,我便在十三月里等你,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三千青丝绾君意,万丈红尘唯君系,只是路漫漫君在何方?

    【三寸天堂-严艺丹】

    三寸天堂

    9/9/2018 9:19:06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