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念旧人,不语也倾城

    心事成朵,三千烟月绕指笺墨。笔下念成泊,静默共烟火。

    故事阅尽经年,在二月的凉薄里重聚,任清冷的华露覆满双肩,花香拂衣,云岫媚凉,在一朵烟火的气息里,记取,被前尘遗落的风花雪月的断章。悲欢匿藏,墨上的锈迹吻醒平仄中的温良对望。低眉莞尔,默饮沧桑,唯愿,忘却时光里裂帛般的疼痛与落荒。听花开簌簌的声响从窗外斜进梦里,轻叩往事的门。天涯在何方?

    一端靠近我,一端远离我,无论何时何地,你都不会出现在最合适的地方。想带给你一个三月绚烂,而你微微一笑,说:最好的三月,就是安守微凉的时光。风起了,雨来了,我问你:在何方?你轻轻的回答:在路上。眸中盛开一盏薄凉。截取一段稠密的过往,绾成一朵执念,在一阙老旧的薄词里与昨日邂逅呢喃。有没有一些归来的脚步,途经这段充满余香的红尘,去往下一个道场?

    暮色浮过流云,月影投下倦怠。繁花错落。归期守望,倦时拿来思量,旧檐风疾,恰似轻愁来袭。用牵念研墨做序,月影尺素传寄。那些陈年的合欢,晕开岁月的水色,在你离去的天涯,摇曳,低语。所有的情深,都在被淋湿的旧词上瘦去,再也不能抵达你的眉宇。 叠袖闭眸,触摸日子菲薄的蝶衣,三千青丝绾住尘念,在苍老的掌纹里,与过往呢喃。

    又要下雨了,季节清新又薄凉,有花蕾栖枝上,莞尔一笑,春不深,花未开,是风吹不红,是露水涓滴催不得,还是远方无客来?留一枝梅,清香绕枝,侯君归来,随手翻一页书,任前尘散尽,往事纷至沓来,养着旧时光,行走时有日光倾城,寂静处与微雨竹窗夜话,随意间有莲风唱晚。 偶有回忆,会有一个温良的人,一直在心房里做客。时而安静,时而喧哗,影影绰绰,绵绵不绝......此去,陌上无风,许我在一阙瘦词里,念你!

    你不在的日子,光阴很薄。被风吹远的温良,迢遥在季节之外盘旋,走走停停,一个节点,就错落了前世今生。那年青杏小,那年春衫薄,忆,篱落了平仄几行,说与不说,念与不念,都付予光阴去回旋。任月半开窗,风惹一点凉。往事在门里,记忆逐寸逐寸来,你的容颜,一如初见。微微一笑。一场薄雪,落在季节里,落成素笺,谁寄锦书来?心,住在一页古书里,眉生细香,寂静清芬。

    兜兜转转的时光里,原来与某个人,曾有过一朝烟雨,一山云水,都在季节里平平仄仄地沉淀,翻开往事,犹如翻开一本书,一纸山河。本无始,也无终。安一世,安一心。 念一个人就给他着一件七彩衣,衣上绣永恒,三个字,不曾说,却噬心入骨,心上一抹静,尘外灯光,安静对望。 无朝朝暮暮,也能风尘相携;不语,也能往事相望,旧人旧事旧念契阔。

    叠字成心,怀念曾经的风月烟云。红袖暗藏,铭记逝去的素时闲心。在某个回眸的瞬间,打开往事的芬芳,供养逝去的相濡以沫。任指尖的墨韵,一点点的剥离,你离开时的凉薄,都交给滚烫的静寂。低眉。从墨色深处,翻阅陈词,誓要攥紧每一个温良与共的朝夕。若是你来,涉过我眼中的水意,抵达我的眉,纵使寂静,也是欢喜。岁月盗走了胭脂,揉碎了青涩。我擎起瓷釉的残月,用娟秀的小楷,挑起将灭的烛火,等你,来吹熄这场红尘。

    一直手握沧桑,却不语。只眼睁睁的看着,故事,在晧水蒹葭里慢慢零落。余生的清欢,泊在一杯安静里。不需任何泅渡,只放任,指尖的疼痛,散出凉意。只在时光里寻一字,等你落款。累了,就将眼角的清泪藏匿,倦了,就在一枚小字里安栖。逃离不了那个被薄情缠累的自己。就把旧事泊在黄昏的炊烟里。用陈词,默默浇灌心头升起的小小叹息。 在续满霜华的浮世里不语。

    光阴散开,剩下的,或一屋风尘,或一袭烟雨长廊,掌心化雪,掌叶半夏,去留全不由心。推开红尘的门扉,与光阴言欢。只愿寻得一隅,放置春雪煮茶的尘意。只盼,偶得一词,阅尽眸间清丽的愁绪。只想,遇得一暖,妥帖岁月绵长的安寂。珍藏昔日的青丝,渡做眉间的霜色,任一些泛黄的诗笺,在琉璃青釉的瓷瓶缄默,并目送远去的归鸿,为下次邂逅你的城池藏下隐语。

    盈一杯青绿,与一朵花,低语前尘旧事;掬一叶露,清照人间烟火。煮一壶茶,等一个人,心境,和着雨声,萦纡折转。“我一直在”犹在在耳边低语呢喃,我沿着旧年的小径,还有青苔,去寻找你来时的印痕,我走在青石板巷,聆听你归来的跫音;我在二十四桥的明月下,眺望你的身影;你是否还在蓄满旧时月色的湖畔下等我 ,你是否还在那年的花树下为我,拾起寸寸念想?沉默,谁的故事和尘埃一起深眠?

    寻一方静谧,小坐。雨霁尘消,尘光透过叶隙,在季节的回廊里,在书页间,投下斑斑点点的影。草叶芽尖,洇着湿漉漉的情愫,像触手可及的心事。沾了露珠的香味,濡染了飘逸出尘的韵致。清脆的水声逶迤而来,和着如慕如诉的箫音。这流水,这箫音,是从远古的水墨画中走出的么?我只是个过客,路过你的故事,路过你的城池,没有带走一枚清欢 。

    可这一场萍聚,却染上了墨色的香,那些平仄的诗句,是岁月里的小小烟火 。足够,点亮回忆的灯盏,烙下一片静好的梅朵 。一些欲言又止的时光,单薄的老去 ,在生命的掌纹里拾荒 ,关起旧日的庭院,用细碎的针脚,缝补流年的桃色, 如果我们再见面,我该沉默还是流泪?又或者是表面云淡风轻却心若惊雷……


    【默-那英】
    【默-那英】【默-那英】

    2/9/2018 9:09:03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