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车诞生记

    初三的晚餐是在潘大哥家吃的,我和尉姐还沉浸在冰场拍照的快乐中呢,时不时地翻看一下手机中的照片,然后显摆给几个男人看看,大家都说:挺好。然后先生就对潘大哥说:大哥,有时间做个爬犁吧。

    大哥满口答应:“行啊,那还不简单,我13岁,就开始做爬犁,全院子6个小孩的爬犁都是我做的。……”

    我和尉姐拍手叫好:“太好了!做好之后,找个暖和点的天,大家一起去玩。”

    “就是啊,咱大东北得天独厚的条件,得利用上啊!”

    “对呀,过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要做就抓紧。”

    初五下午,先生给我打电话:“来呀,大哥给你做爬犁呢!”大哥真是有速度啊,说干就干,我穿上外衣,跑到大哥家去参观。

    大哥家的西屋是教室,一进去,里面弄得乱七八糟的,板子、木条、钉子、电锯、电钻到处都是,大哥和先生两个人正忙碌呢,划线、锯板、打钉。

    看了一会,我明白了他们的思路,把旧椅子卸了,靠背当底板,再安上个小板凳,下面装上从旧冰鞋上拆下来的冰刀。


    主板完成,开始上螺丝,安冰刀。安完之后感觉重心不对,又拆下调整,重新安了一次,大哥说不费事,工具好怕啥呢!


    冰车完成,用什么当冰钎呢,大哥有办法,找了一个拖布杆,跟先生说:“先把这个锯了!”在锯好的两个木棍下面拧上长螺丝,然后用电钻把螺丝帽磨掉,一会儿一对冰钎就完成了。为了美观,大哥找出了本命年时扎的红腰带,缠到了木棍上,真是喜庆。

    冰车好不好用,得实践检验一下才行,我们几个人穿好衣服,开车直奔人工湖。拿着冰车往里走,一位从冰场出来的人友善的提醒:“带着冰刀呢,一定要小心点,我小时候就让冰刀伤过。”道过谢,上了冰场。

    奇怪,今天冰场上的人怎么不多呀?先生说:“今天天冷。”是啊,这两天降温,又快零下20度了,这么冷的天待在温暖的室内最舒服。

    大哥让我先试,我小心翼翼的坐上去,真怕翻了车。还行,冰钎向后用力一撑,车子便启动了。只是冰钎有些短,滑不快。


    换上大哥和先生依次坐上去试了试,很快得出结论:重心还是有点靠前,冰钎有点短,钎尖有些钝。走,回去改造!


    到家,拆卸,冰刀前移,给椅子加了个小坐垫,又在冰车前面钻了两个孔,套上了绳子,这样可滑可拉,可以一车两用。然后重新锯了两个长些的钎子。


    三个人又浩浩荡荡第二次去湖上实验。潘大哥先来体验,这次重心稳了,滑起来更随意,“嗖嗖”几下便滑出去好远。哇!成功,好开心!


    站在寒风中有些刺骨,先生端着相机跑前跑后拍照。


    大哥滑回来,说冰车有点往一侧跑偏,不知道是不是风太大的缘故。先生上去试了试,也觉得有点,两个人拿起冰车研究了一会,说两个冰刀不平行,回去得再修理一下。


    我当然也要试试,还是长钎子用着得劲,用上力一下子能滑出好远。


    冰车上不是穿了长绳嘛,先生非要拉我跑一圈,他大步流星地往前跑,冰车像离弦的箭一样向前冲,迎着寒风的感觉那真叫一个爽啊!
    正美着呢,到头了,他也不减速,我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转弯,结果一个四脚朝天便摔到了地上,他哈哈笑起来,不但不扶我,还端起相机对着我拍起来。旁边正好一对父子驶过也跟着大笑,我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掸一掸身上的雪和冰渣,上冰车,继续往回跑。到了潘大哥跟前,他又是一个回转,我又差一点掉下车。他振振有词:“玩嘛,不摔几回能有意思吗?”潘大哥说他:你这是不是亲媳妇儿呀?

    我在群里发了几张潘大哥制作冰车和冰场实练的照片,高老师题诗点赞:

    五福临门今不忘,老潘小丁真够忙。

    旧物拆装机械响,手艺高超大工匠。

    繁星点点在一旁,时时抓拍留影像。

    爬犁做成上冰场,西湖冰面滑道亮。

    花甲老翁实力强,上了冰场年龄忘。

    天真是太冷了,不到半个小时脸都冻木了。虽然挨着冻,还摔了一跤,但心里高兴啊,明后天可以约上伙伴们一起玩了。

    2/17/2021 10:59:52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