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战“疫”有我(4)

    2月2日,高三最后一天网课,因为要去参加每周二重点领域人员核酸检测,1日晚上我临时加了个班,把最后一节课上完,便提前进入寒假。
    2号早晨,手机显示的气温为零下20~零下32度,我们的工作地点和上次一样依然是开发区,知道那里没暖气,但是不能穿长款羽绒服,因为那样不方便穿防护服。只能安慰自己,冷点不怕的,比热要好受些。


    1月29号开始,小城解除了最严管控,拿通行证出门,3天每户允许出去1人(后又改为1天每户出门1人)。大门口安了一层铁栅栏,为值岗的老师配了取暖棚,我出门的时候两位女老师正在引火生炉子,那是先生的同事,我觉得好亲切。


    雪后的世界一片安宁,虽然有些冷,但清新的空气让人感到舒爽。

    到达开发区时,门外已经排了一串长长的队伍。今天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留在小微企业园,另一路去大庄园,这样齐头并进,检测能快些。黄老师说:“大庄园那能稍暖和些,你们女同志去吧,我和家亮留这儿。”

    一边感谢两位男士对我们的照顾,一边换好防护服,又匆忙地赶往大庄园。工人们已经排好队在等候了,N95口罩都没来得换,便登录软件开始工作了。越着急越乱,眼镜、面屏都是“白雾”,什么都看不清,只好摘了眼镜开始扫描,虽然不影响工作,但是不戴眼镜的感觉怎么是迷迷糊糊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扫了200多身份证后,突然就不识别了,点手动,也没反应,退出软件也操作不了。还好只有几个人在排队,抱歉的对着前面的人解释:“死机了,您稍等,我重启一下。”

    因为部分生产原料运不进来,大庄园的部分车间已停工,所以现有职工已不到500人,因为都是趁着休息时间来检测的,所以陆陆续续的也进行了一上午。

    休息的时候大家一起闲聊:

    “我看新闻采访钟南山说2月中旬,黑龙江就会得到控制。”

    “是的,他说:兰州大学做了一项数据预测分析,假如没有人为的强烈干预措施,按照新冠病毒的传播规律,到2月底黑龙江省应该有13万人感染新冠病毒,所以说咱们省的防控措施做得非常好。”

    “所有人的付出没有白费,一切辛苦都值了。”

    “听说有的医院医生都不让回家……这个时候医护人员都很辛苦。”

    “社区工作者也不容易……”

    “我们从出现疫情到现在就没休息过,开发区60多家企业,5000多员工,1500多辆生活保障车、生产运输用车、防疫物资运输车,我们都得负责。每天吃盒饭都吃够够的了,……”

    “你们真是太辛苦了,不过严点好,不这么严能有这么好的战果吗?”

    “你们老师也一样,小区站岗的,跟着采集信息的,前些天还有去望奎支援的。”

    说起去望奎支援,大家都有些感慨,此刻去望奎跟去年去武汉不是一样的吗?真正的前线。一共两批100人,都是没有任何防护经验的老师,真是让人心疼又担心。

    “第一批去的,是半夜三、四点接到的通知,听说有一个老师因为手机关机,领导去家敲门,硬把人从被窝里叫起来的。但大家都二话不说就前往了。”

    “也有例外,听说某校派的人都不愿去,后来派的是没参加过培训的,操作都是在车上现教的。送行的时候,一个的校长握着他们老师的手直掉眼泪,真的是挺感人。”

    我想起我们学校的小香、宇馨、颖慧、小陈、石头他们都是毫无怨言的接受了任务,那天得知他们去望奎的消息,大家也都很担心,在群里除了为他们鼓劲加油,大家说得最多的就是注意安全,做好防护,大家纷纷把自己有限的经验分享出来,小华还在网上找出一大堆关于穿脱防护服的文章和视频。……

    跟援望的勇士比,他们压力更大,风险更高,我们现在做的这些真是太微不足道了!

    ……
    中午,在大庄园食堂吃盒饭,一人一桌分餐。


    饭后返回小微企业园,下午1点多,不再有来检测的,社区领导说:太冷了,咱们这个点先撤吧,你们早点回家。
    帮一起合作的白衣天使们拍了几张照片,为了方便传照片,临走时还和小姜美女加了微信,因为穿得太严实,我现在也分不清哪个是她。


    回家后,把这次和上周拍的照片都发给她了,又用剪映作了个小视频,小姜可开心了,她说:“哪天我们能拿手机,也给你们记录一下你们的抗疫瞬间,有机会咱们一起拍个照片。”


    因为疫情,2021年注定不同寻常,病毒肆虐,让我们学会珍惜生命,珍惜平凡日子里的每一天。春天要到了,一切都会好起来,这段日子照顾好自己,不添堵不添乱,平安快乐过个年!
    2/3/2021 8:44:53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