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间自有真情在------金钱与亲情(下篇)

    【兄弟-郑欣宜】

    兄弟

    这次洗脚没有成功,二嫂又进行第二次。她把水盆放在大哥脚边,大嫂三嫂一起上阵,三个人狠狠的按住大哥的脚和腿,才顺利的泡过了脚,虽然大哥的腿又剧烈的抖动多几次,但还是没有这几个女人的手有劲,-------看来胳膊有时也会拧过大腿的哦!通过这次洗脚,大家知道了:大哥的腿部神经有感觉的,大哥康复的可能性很大!这又给大家的心里注射了一支兴奋剂......

    再后来,通过多方打针治疗按摩还有锻炼等各种方法,大哥终于在出院后半年的时候站了起来!

    再后来,大哥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锻炼,已经能拄拐出行了。他和大嫂还去部队看望了正在服役的女儿,当年女儿离开时,他还是健康快乐富有的大富翁,如今他是一无所有:金钱、地位、健康.......父女见面,抱头痛哭,大哥一定想起了一年来发生的种种故事,那悲那欢那离那和,千百种滋味涌上心头,大哥的心碎了!

    后记:本文所述,完全属实,它说明在金钱社会里,亲情是伟大的,但更是无价的,金钱是无法买到亲情的;亲情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黄金闪闪,难换一份温暖的关怀;黄金闪闪,难换一声亲切的问候;黄金闪闪,难换一份真诚的告白……金钱不是万能的,亲情才是无价的,亲情永远高金钱。

    (全文完) 人间自有真情在 ------金钱与亲情(下篇)

    文/宇宙闲情客

    腊月三十,大哥出院回家。

    家里,二嫂三嫂已经准备好了:房子收拾的干干净净,屋子烧的暖暖和和,年夜饭预备充充足足,给孩子们也打扮的漂漂亮亮,给大哥打针的护士也早早的请来了.........

    大哥到家的时候已经快黑天了。人们七手八脚把他抬进屋,顺着炕沿放在了热热的火炕上。

    点滴挂上了,二嫂开始做年夜饭。大家(还有好多大嫂的娘家人)围着大哥看着他,大嫂的老爸老妈,两位年逾古稀的老人看着他们的姑爷,热泪直流,孩子们第一次看见病后的大伯父,也一直抹眼泪,只有熟悉她病情的人,看见他逐渐康复的样子,替他感到欣慰。

    那晚的年夜饭,吃的好肃静,没有人大声喧哗,没有人大量饮酒,大哥也是出奇的安静-------事后才知道,颠簸了一路的大哥,当时已经神志不清了。

    三十,初一就这么过去了。那一年的初二,大嫂二嫂三嫂都没有回娘家拜年,因为她们的心思全在大哥身上。初二的一大早,三嫂说:“我要给凤城的姑妈打个电话---------拜年电话。”

    话音刚落,躺在炕上,挂着点滴的大哥有点含糊不清的接话了:“凤城的区号0415.”

    什么?!

    大家感到惊奇,这是自打大哥回家后,大家听到的他说的第一句话!大家好兴奋啊。三嫂有点不相信的问道:“那盘锦的区号是多少?”

    “0418”。

    这一次,回答的清晰准确无误。再问沈阳、鞍山、大连、葫芦岛........没有一个回答错误!此时大家明白了:这个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这个整天不说一句话的男人,这个离开吊瓶就不能活了的男人,他的脑子是没有问题的!

    以后的大哥的神志恢复得很快。

    正月初八那一天,春节长假休完了,三嫂上班。有人找大哥要他做生意时欠下的帐,大哥拿出了好几张银行卡,一一说出了各个账户上的密码,让三哥去银行取钱。三哥拿着那些卡去了银行,结果,所有的卡上没有一文钱。三哥顿时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他回到家里冲着他的大哥大发雷霆!

    他骂他:骗子,人渣,混蛋,垃圾........躺在炕上的大哥一言不发,任凭三哥喊叫,二哥也加入阵脚,对大哥横加指责,大嫂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最后还是二嫂出面制止了大家,一场风波才告平息。

    以后大家都知道了大哥是个穷光蛋,但没有人再提这件事。倒是大哥,逐渐好起来,大脑思维也越来越敏捷。他总是用生意人的头脑来考虑问题。他总是哄骗二哥二嫂说:“我将来在你们这里盖一栋四层楼,还给老二买一辆车,超豪华的那一种,给老二媳妇10万元钱,要她去做点小买卖.......”

    开始听到这些话,大家是当笑话的,三哥三嫂还会逗他:“那给我们买什么啊?我们也要啊!”大哥也会给予许多承诺。

    后来大家知道了,这是大哥担心大家知道他没有钱,不再照顾他,就用这些空头支票来哄骗大家。在大哥的眼里,依然是金钱第一,什么亲情,全是狗屁!

    以后的日子恢复了正常,上班的上班,下班了有空就替换二哥二嫂,轮流照顾大哥,只是恢复了神志的大哥越来越不好伺候。他当年有钱的时候整天吃住在饭店,吃惯了山珍海味,哪里能吃惯家常便饭!他每天指点二嫂制作各种佳肴:清蒸鱼、水煮鱼、干煎鱼,荷包蛋、小炒鸡蛋、鸡蛋糕。银耳汤、鸡蛋汤、虫草汤........二嫂不厌其烦的做着各种营养餐,大哥的身体恢复的更快了。

    有一次,很晚了,三嫂才下班回家,到家没有吃饭,先去看望大哥,结果看到二嫂站在厨房,黑暗中就那么站着,问她在干吗?回答:“大哥弄脏了行李,你二哥和老三在屋子里收拾哪!”其实,那时的大哥几乎不懂大小便,每天都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有一次大嫂说大哥干躁,买一些香蕉也不太管用,三嫂就买了芦荟胶囊给他吃,结果干躁的毛病也很快就好了。

    渐渐的大哥的脚有了一点儿知觉,知道冷和痛了,大家感到欣慰,不料想他也懂得痒了:从年轻时期脚气就一直困扰着他。为了解除他的烦恼,二哥三哥的孩子轮流用木梳给他挠脚,用布条像拉大锯一样给他挠痒,有时要弄出血流他才感觉好受。

    于是三嫂买来了治疗脚气的药物:足光粉。二嫂用开水把足光粉冲好了,把水温凉到正好,给大哥泡脚。大哥的脚刚放进水盆,腿部神经就有了反应,一脚踢翻了水盆,瞬间,炕上地上行李上到处都是水,汪洋一片啊。坐在大哥脚边给他洗脚的二嫂和她的孩子的脸上身上都溅满了水........
    4/12/2011 10:37:11 P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