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走了

    娘走了,在我生完宝宝一个月后,走了,再也不回来了。娘走了,在病床上熬着最后一口气,苦苦等了我一个月,见了我最后一面,娘就走了(写不下去了,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睛)

    现在娘已经走了两年零五个月了,本以为写下这几个字,自己不会流泪了,泪水却还是止不住的往外流。在娘刚走的那段时间,只要一想到娘走了,就流泪,在路上走着,也会流泪。漆黑的暗夜,我独自一人,泪水总是打湿被角。不敢写娘走了,怕被泪水淹没,更不敢去想,怕被思念折磨。

    我的娘,虽不善言语,却是最疼我的娘;虽不识字,却是我最亲的娘。跟娘最后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正是我刚怀孕的时候,每天都需要热敷打针的地方,我的娘,总是把热毛巾给我准备好。家里所有人的脏衣服,都是娘手洗,所有的家务活,都是娘在做。我的娘,总是默默的把一切做好。可我,那时,虽跟娘在一起,却很少跟娘交流。有一次,还嫌弃娘买的菜不新鲜,娘却什么话也没有说,自己一个人把委屈埋在心里,默默的把爱给我。

    过春节,娘就离开回老家了。我那时,总以自己高龄怀孕,不易多走动为借口,除了春节回去一次,其余时间,却没有去看娘,总以为,跟娘在一起的日子还很多,很多。直到有一天,娘在地里干农活,觉得浑身没劲,胃疼,还呕吐,到医院检查,才知道,我娘已经是胃癌晚期了(又写不下去了,又流泪了)。

    娘住院了,离我的家很近,我却去的很少,都是我老公陪娘在一起。娘回老家养病,我回去了几次,那时,还以为,跟娘在一起的日子,还有,还有。要生宝宝了,回去看娘,娘说,她每天都出去逛一圈,觉得身体还很好,要养好身体,给我看孩子呢。

    生完宝宝,月子里,我躺在家里的床上,娘也躺在老家的床上了。我在电话的这头,娘在电话的那头,娘总是在电话里说,自己身体还很好,叫我别担心,叫我养好身体。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娘那时,已经病入膏肓了,每天靠打针止疼了。而我还以为,跟娘在一起的时间,还有,还有。

    出满月的第一天,回去看娘,那一天,娘的精神很好,跟我说了很多,也交代了很多后事,娘还说,要快点好起来,给我看孩子。临走的时候,我对娘说,过几天再来看娘。第二天晚上,娘便走了。我才知道,娘以前在病床上,苦苦熬着,是为了见我最后一面,为了不给我留遗憾。

    我的娘,就这样走了,在她最需要我照顾的时候,我却没法在她身旁。在我以为还能为她做些什么的时候,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就这样,离开了。

    我的娘,就这样走了,把思念留给了我,把回忆留给了我,把泪水留给了我。

    我的娘,就这样走了,没有了娘,也就没有了家,没有了倾诉,没有了依靠,没有了牵挂,独自一人,默默忍受着思念的折磨。

    我的娘,就这样走了,这个世上,再也没有我那个任劳任怨,默默付出的娘了。这个世上,最疼我的人,没了。【悲伤与思念音乐-安平】

    悲伤与思念音乐

    1/14/2018 5:48:40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