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妻续3

    妻做饭不算很多,但手擀面和包粽子是她的强项。她的手擀面,面和得干湿恰当,皮擀得厚薄均匀,条切得长短适宜,火候把控准确,煮熟后香喷喷,有筋道,全家老小都爱吃。她包粽子从选叶,浸米到包好下锅是不要别人插手的。

    她选粽叶很挑剔,要肥大而新鲜; 糯米要当年的,浸泡时间要充足; 包时角儿掐得尖,线儿带得紧且是活结; 开水下锅,沸腾闷煮直至馨香满屋才开锅装盘。不仅自己吃,还常常送给亲友和街坊,大家都夸她粽子做得好。有时一年要做好几次,每次还变花样:有时糯米中包一颗蜜枣,有时包几颗葡萄干。这样不仅更换了孩子们的口味,也使平淡的生活增添了情趣。

    一九九四年,我帮妻报名参加本单位内部招工,进入了教育系统,妻子通过函授学习,顺利地拿到黄冈师专的大专文凭,我们成了同事。她在学校除工认真负责外,跟学校老师们的关系都很好。其时我在学校担任主要领导工作,她从不把是非带回家。我要是批评谁,她总是第一个反对,有老师提我意见,她总是支持。因此我因工作得罪人,她却总是得到好评。我有时批评她不讲道理,没有是非观念和正确立场。

    她总是说:人就是要逢低不踏,逢高不抬。这样,她基本就成了本单位反对我的群众代言人。记得一九九七,一九九八两年暑假,我带师范优秀班主任分别到北京,上海两地考察学习,自费带上了她。我耳朵不大好,有人提不同意见又不大胆,她就扯着喉咙喊:张长春,大家都说你错了,你还不改!几次实践证明我是对的,但只要一有不同声音,她就毫不犹豫地喊了起来。她这样对着我干一直到我退休。因此到现在,她是没有一个"敌人"的。

    一九九七年,大儿子考进了师范,她心里很高兴。小儿读书早,十岁小学毕业读初一,十三岁读初三,她对这个印象特别深刻。直到小儿子读高三了,还回答别人说小儿子今年十三了。小儿子说:妈,我十六了哇!她好像恍然大悟似的说,那不我有三十多岁了。儿子们笑着说,您怎么把自己的年龄搞忘了呢,您早就四十多了!

    这一段时间,我们家经济及家庭状况好转了,妻开心了,全家的气氛也活跃了。妻当时还叫我"小张",儿子们对她说:看看您们都成了老顽童,人家都叫我们小张了,爸爸己是"老张"了。当时中央电视台正在放《快乐一家人》,儿子们说我们家天天都是轻喜剧,到我家来拍现成的,连剧本都不用编。

    妻虽然对我不怎样(我在中学期间,不仅担着学校管理工作的担子,还长期兼任班主住和两个毕业班的课,家里买菜做饭还加上自修学习,压力大,当时个性也强,烦她为琐事跟我纠结,对她动过手,因此她深恨着,几十年不肯原谅),但对子孙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两个儿子不说,三个孙子一个个的带。

    大孙子出头后,基本是她一手带着(包括夜晚睡觉),孙女和大孙子间隔只一岁,出生后孙女妈妈读研,因此也由她带,光是晚上睡觉就一边一个把她夹着,更不用说吃喝拉撒穿玩,真是亏了她!去年添小孙子了,儿子儿媳远,工作又忙,去带了半年又抱回带了大半年。我们学校一个职工就说,我自从到这个学校就看到这个婆婆带伢,一直带到现在,这耐烦。

    我妈曾说,养儿子就是为祖上办公事。妻子和我也正在办这件公差,虽然年龄渐大有点累,所幸长子张乘龙,媳袁江秋;次子张乘凤,媳赵青现在都在行政事业单位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孩子们三观都正,事业心强),学历和工作起点比我们都高。大孙子张宽和,孙女张宽蓉(她妈为她更名为袁语乡);小孙子张宽正都在茁壮成长。我们对张柳两家的列祖列宗也算有个交待。

    家史传记初稿完稿后感

    探源寻流立家传,抚今追昔叹废兴。

    九代史成一句话: 人间万事出艰辛。

    愿列祖列宗永安!愿张家万世永昌!

    登字辈长春戊戌年(二0一八年)为之记

    愿张家后代

    登字辈长春戊戌年(二0一八年)为之

    l/

    12/24/2018 11:05:28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