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作谈】23位出色的作家分享他们对于写作的独到见解

    14. Augusten Burroughs(奥古斯丁柏洛斯): 和谁交往

    不要和思想消极并不支持你写作的人交往。和写作者交朋友,这样你就会有一个圈子。但愿希望你写作圈子里的朋友写得一手好文章,他们会给你好的反馈和对你的作品的好的批评,但成为一位作家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成为一位作家。

    15. Neil Gaiman(尼尔·盖曼): 反馈

    当人们告诉你什么事不对劲或什么不适合自己,他们基本上总是对的。当他们告诉你不对劲的具体问题是什么和解决它们的方法时,他们基本上总是错的。

    16. Margaret Atwood(玛格丽特·艾特伍德): 第二位读者

    阅读你自己的书,你永远也无法带着客观的期望,因为你写了这本书。你一直呆在后台。你清楚地看到兔子是如何被藏到帽子里去的。因此,在你将作品交给出版社之前,邀请一或两位读者朋友阅读它。这位朋友不应当是与你处于恋爱关系中的那个人,除非你想分手。

    17. Richard Ford(理查德·福特): 关于别人的名声与成功

    尝试把别人的好运看作是对自己的勉励。

    18. Helen Dunmore(海伦·邓莫尔): 何时停止写作

    当你仍然想继续写下去的时候,结束这一天的写作。

    19. Hilary Mantel(希拉里·曼特尔): 写不下去之时

    如果你再也写不下去了,抽身离开办公桌。散会步,冲个澡,睡个觉,吃个馅饼,画幅画,听听音乐,冥想,锻炼;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坐在那里写作。但不要打电话或参加聚会;如果你这样做了,别人的语言就会出现在你丢失的语言应当出现的地方。为它们打开一个缺口,创造一个空间。要有耐心。

    20. Annie Dillard(安妮·迪拉德): 失去控制之时

    写作处于进展中时很快会失去控制。它会在一夜之间变得狂野,它是一只正变得越来越强大的狮子。你必须得每天拜访它,并控制它。如果你有一天没有这样做,你会很害怕打开通向它的房间的那扇门。你带着勇气走入它的房间,手举一只椅子对着它,大喊,“辛巴!”

    21. Cory Doctorow(科利·多克托罗): 在困难时写作

    即便在你思绪混乱时也要写作。你不需要一支香烟,安静的氛围,音乐,一把舒适的椅子,或内心的平静,你只需要10分钟和一套写作工具就可以开始写作。

    22. Joyce Carol Oates(乔伊斯·卡罗尔·欧茨): 坚持

    我强迫自己在我异常筋疲力竭之时,当我的灵魂与一张纸牌那样单薄之时,当没有哪件事值得我忍受另外5分钟之时,开始写作——然而,不知怎的,写作这项活动改变了一切。

    23. Anne Enright( 安妮·恩莱特): 为什么这些建议都是无关紧要的

    写一本书的方法,就是真正地去写一本书。一支钢笔是有用的,打字也是有用的。坚持不懈地往纸上写东西。不少,提升了编剧实力。

    (来自网络)

    1. PD James(P.D.詹姆斯): 坐下来,开始写作

    不要纸上谈兵——去写。只有通过写作而非梦想,我们才能培养自己的写作风格。

    2. Steven Pressfield(史蒂文·普莱斯菲尔德): 在你做好准备之前就开始写作

    反对者知道,我们越是花更多时间放在“做好准备”上,我们就会更频繁、更容易地扰乱自己。反对者很爱看到我们犹豫不决、过度准备。答案就是:火速行动。

    3. Esther Freud(埃丝特·弗洛伊德): 惯例之培养

    找出你一天之中最适合写作的时间段,然后去写。不要受任何事情的干扰。厨房里的烂摊子不用你关心。

    4. Zadie Smith( 查蒂·史密斯): 断网

    在一台断网的电脑上写作。

    5. Kurt Vonnegut(库尔特·冯内古特): 找一个话题

    找到一个你关心的,而且你心里感觉别人也会关心的话题。正是这种真正的关心而非你玩的文字游戏,成为了你写作风格中最具吸引力和诱惑力的元素。我不是要怂恿你去写一篇小说——但倘若你非常关心某个话题而写了篇小说,我也没有意见。针对你家门口的一个坑而写给市长的请愿书或写给邻家女孩的一封情书都是可以的。

    6. Bill Wasik(比尔·瓦希克):列提纲的重要性

    打磨你的提纲,然后以它为中心去写作。不要尝试一口气构思出一个更好的结构,你可以慢慢去调整它:思索正确的结构,然后以它为中心去写。每当你感到无法完成写作任务之时,提纲可以帮助你度过难关——在这些时刻,提纲会让你看到一段段字数在1000字左右的文字片段。

    7. Joshua Wolf Shenk(乔舒亚·沃夫申克): 快速完成草稿

    尽快写完初稿。写完初稿后才能对它有个整体概念。我差不多是在写Lincoln’s Melancholy(《林肯的忧郁》一书初稿的最后一页的时候才对这本书有个整体认识。但我花费了数年时间,真的是好多年,撰写然后重写这书前半部分的三分之一内容。老作家的经验法则:要有勇气写出糟糕的东西。

    8. Sarah Waters(萨拉·沃特斯): 自律

    把写作当作是一份工作。要有自律。很多作家对于写作都有一点的强迫症。格雷汉姆·格林(Graham Greene)每天写500字。吉恩·佩莱蒂( Jean Plaidy)午餐前完成5000字,然后在下午回复粉丝的邮件。

    我每天至少写1000字——有时这很容易做到,也有的时候,坦诚地讲,就像拉屎时想要拉出一块砖头那样困难,但不完成任务我是不会离开我的办公桌的,因为我知道,这样能让我慢慢地写完这本书。这1000个字很可能是垃圾——它们通常都是。但我可以非常容易地在晚些时候重写这些垃圾文字,让文本变得更棒。

    9. Jennifer Egan(詹妮弗·伊根): 愿意写出糟糕的文章

    (要)愿意写出非常非常糟糕的东西。这样做不会伤到你。我认为这是一种对写出糟糕的文章的原始的恐惧,如:“这么不堪卒读的东西正在被我一句句写下来。”不要管那么多!随其自然,然后优秀的文字就会浮现出来。对我来说,糟糕的开始仅仅意味着创作的开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一要给予自己这样做的权利,因为你无法保证每次写作时都能写得很好。

    这正是人们开始养成等待灵感来临这个习惯的时候,我认为这也是出现写作者的瓶颈的原因。比如:没有灵感。也许你正在创作的东西不算优秀,但就让糟糕的东西跃然纸上吧。当我在写The Keep这本书时,我写得相当糟糕。极其不堪入目。我为这一部初稿取了个工作名字:一部垃圾短篇小说。于是我就想到:“我还能有多失望呢?”

    10. AL Kennedy(A·L 肯尼迪): 恐惧

    不要有恐惧。这是不可能的,但要让那些微弱的恐惧鞭策你重写文章,还要预留出那些强烈的恐惧直到它们发作——然后利用它们,甚至是写它们。太多的恐惧只会让你的头脑一片空白。

    11. Will Self(威尔·塞尔夫): 不要回头看你写的文章

    不要回头看你写的东西,直到你完成了整篇草稿,每一天都从你昨天写的最后一句话那里开始写作。这就不会使你产生畏缩的情绪,也意味着当你开始真正的工作——编辑——之前,你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去完成。

    12. Haruki Murakami(村上春树): 集中精神

    伟大的推理小说家雷蒙德·钱德勒(Raymond Chandler)曾在私人信件中袒露,他每天都会精神高度集中地坐在他的办公桌前,即便不写任何东西时也这样。我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这样子钱德勒就为自己创造了一位职业作家所需的充沛的体力,这会静静地加强他的毅力。这类日常训练对他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13. Geoff Dyer(杰夫·代尔): 多种创作想法

    任何时候对一样东西都要有不止一种想法。如果让我在写一本书和什么事也不做之间做一个选择,我总是会选择后者。只有当我有了可以写两本书的一个想法时,我才会在这两者之中做一个选择。

    3/17/2014 8:51:00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