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过寒冬

    整日的忙碌在都市一角,即便过年的味道已经很浓很浓的时候。好不容易能放下手头的工作,打扫下卫生,办理点年货,老人、孩子添件新衣。当然,还有年尾年头一些个习俗,都要挨着个的遵守,每当这个时候,总把自己当做一个承上启下的传承者,不厌其烦的对女儿讲述着年味,讲述着一个个习俗,也筹划着即将到来的长假。

    农历大年三十,湖北武汉突发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如同打开了泄洪的闸门,一瞬间各种消息铺天盖地,在每个人人的手机上传来传去。各种形式、题材的消息充斥着每一个人的思维和眼球,有戏谑也有挖苦,有担忧也有驳斥,有训诫更有声援,搞不懂真假,搞不懂真相,只有一种莫名的恐慌、担忧,把庚子年的除夕搅扰的冷冷清清,把我在的西北小城搅扰的冷冷清清,乍寒乍暖的冬季,整座城冰封了一般。

    从这天开始,逐渐的大家知道了,也明白了,更弄清了事实真相,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也越来越严重,在提倡少出门不出门的口号下,家家关门闭户、村村短路封村,整个城市突然间仿佛停了下来,真正的到了人怕人不敢遇见人的程度。

    而我也就将自家人封闭在不足七十平米的房间内,贪婪的看着窗外暖暖的阳光泼洒在目力所及的地方,整天反复的开窗通风、洗手,肝颤的测体温,然后吃饭、睡觉、不断的刷屏。看似轻松、悠闲的生活,其实内心却高度紧张,也非常非常脆弱,一点都不踏实,偶有鞭炮声,都会惊的心跳加速,真怕自己小小的心脏经不起一个声波的惊扰,让自己倒了、废了、崩溃了。

    整天看着感染者不断增多,超出了所能承受的极限,而我所在的小城也有了感染者,心里那种担忧与恐慌愈演愈烈,想的也越来越多,总感觉自身身躯的某一部分和平常不一样,总怀疑自己是不是呼吸道产生了某种不知的变化,于是又一次肝颤的测测体温,开窗通通风,而后有继续利用网络关注疫情发展情况。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伤不起、病不起,家庭、生活、父母、孩子、朋友……唯有爱自己才能爱他人,所以,唯有你安好我亦无恙。

    全国各地的医生和护士支援武汉,这中间也有我的同学,英雄一般的踏上征程,战斗在没有硝烟的战场。千姿百态的人生,他选择了逆风飞翔,就在这庚子年的正月。网络上看到他的身影,高傲着头,我自豪、骄傲、也忧心忡忡的告诉家人和自己,这是我的同学,身材比我矮小一些也单薄一些,却依然挺身向前,这样冲锋陷阵的千百个英雄,身后是千千万万如我这般不是英雄也成不了英雄的普通人。

    看到他的那天,我明白了英雄也明白了疫情,居然距离我如此之近,就是隔着一扇窗户的距离,隔着一幅口罩的距离,就是隔着一个屏幕的距离。这一刻,相信祖国相信英雄,再难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的,这个寒冬,安心在家,沉下心,莫添乱,就是贡献,躺在家,不信熬不死你,况且在那些没有硝烟的战场,英雄们已经够忙够累了。

    躲过了初五也躲过了十五,熬过了除夕熬过了元宵,宅到正月二十三这天送走了瘟神,就到了龙抬头的二月二,这一个月以来,立春了、雨水了,天气暖了,冬天终究还是过去了。

    终于,我所在的小城疫情好转,应急响应级别降低,小区解除封闭,号召做好自我防护、避免聚集、严管外来人员的情况下,开始考虑复产复工。终于自由了,宅家的人们一个个走出房间,贪婪的沐浴着阳光,暖暖的,孩子们撒着欢儿,这一刻,那些个担忧、纠结一扫而光,活着真好、自由真好、健康真好。

    其实,刚刚过去的一个月,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发生很多很多感人肺腑的事情,就注定会有很多的悲欢离合在上演,善与恶、美与丑,有官威也有无奈,这一切都在轮番上演,世人都看得见也能看的清。毕竟在网络信息高速发达的今天,世人的眼睛是雪亮的贼亮的,谁也别想欺世盗名肆意妄为而轻易躲开谴责与惩罚,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其实就目前而言,疫情还未真正的过去,道理大家都懂,形式也都明白,需要我们更加小心谨慎的保护好自己。经历了长时间的努力,我们没有成为英雄,但也为抗击疫情做出了自己能做的事,没有添乱。但那些为抗击疫情做出巨大牺牲的人和事,相信我们看到的太多太多了,做不了大事,就好好的做点小事,管好自己,认真生活,别添乱,其实已经很好了。

    天暖了,最冷的那些日子,过去了,即将是春暖花开的时候。而这场疫情战役,我们必胜,虽然这场期望的胜利有些惨烈。回过头想想,庚子年的正月,最难的日子里,我们在意的期盼的,还有担忧的那些事,就能明白,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很多人要面对,有多少路没有走过,多少愿望没有实现。

    其实有句话说的很对,我们活的已经很忙很累了,就别死的过于仓促过于卑微,学会珍惜,从当下开始。
    2/26/2020 9:14:38 A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