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咀堡子

    在我刚会赶着羊群放羊的时候,山野风光之外,堡子是我影响中最为神秘的地方,哪些个传奇色彩的故事,腥风血雨的传说,让我远远避开不敢有丝毫猎奇的举动,“跑回回”、“跑土匪”那些个无节制的杀戮、动荡,让我年幼的内心沉浸在黄土高原那些豪放、桀骜不驯的英雄情结。直到现在,才真正体会到那个年代,黄土高原的先祖们,为了维持生计、为了活命是何等的艰难,又是何等的聪慧。

    陇东地区,因其特殊地理位置,农业发达所致,古往今来一直兵家必争之地,因而战火不断,尤其是清末回民大起义及新中国成立之前一段时间,更是土匪横行、强盗出没。先民们为了躲避土匪袭扰,从交通较为便利的塬、川向山沟较为偏远闭塞之处迁徙,靠着群山、沟壑、原始森林为天然屏障。随着时代变迁与生活逐渐好转,防御、避祸工程也随之而来。

    贫寒人家在距离地面数丈高的悬崖上修建纯属躲避功能的窨子,到后来大户人家利用地形修建带有简单性防御功能的堡子,都是先祖智慧、能力、性格、时代的结晶。我家所处的南沟咀的堡子就是这个时代下的产物,可惜年代久远,无法获取这堡子建设者曾经的设想与壮观的场面,包括发挥的作用,只能从残埂断壁中无限的想象那个特殊时期所有的一些渊源与故事。

    南咀堡子的建立,充分利用了黄土高原群山、沟壑、森林、河道、绝壁等险要地势,最大程度的节约人力财力的同时增加其防御功能。南咀堡子就在沟岔交汇处的凸出点,坐南朝北,三面绝壁呈倒三角土堆状,南北沿着潺潺溪流长约45米,东西最宽处约20米,最窄处仅3米左右。南面与山峦沟壑缓冲地带连接作为日常出入口,挖有深约几丈余护城壕沟,并用吊桥或木板连接,土匪来时拉起吊桥或撤掉木板,堡子亦成孤立状态。

    堡子入口如洞仅容一人猫着腰进入,洞内竖道一条高约2米余直通北面,至绝壁处右侧建水窖一个,深约丈余。每隔几米两旁修有岔道通往绝壁并留有出口,功能有二,日常通风、排烟的同时也可作为紧急逃生出口并备有绳索。

    岔道内窑洞高约两米,根据功能大致分为储物区、牲畜区和住人区,储存粮食、水以及生活做饭等日常所需简单物品,以保证“跑土匪”、“跑回回”时短时间生活不至于缺水断粮。平台处建有吊桥或木板同外界相连,护墙高约一米,并备有日常收集的石头瓦块,土匪来袭时可以进行有效的自卫。

    据老辈人一代代传讲,自同治年间开始,先后经历陕回入甘、民国十八年的西北大旱,不知道是怎么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头戴白帽的回回、留着大辫子的清军、还有不知道哪山哪庙的土匪,个个刀枪剑戟如狼似虎,打家劫舍、见人就杀。加上遭了年馑,那时候的川道塬畔哦,几乎炊烟断绝、千里荒芜、黄沙白骨、路绝人踪,断门绝户随处可见,狼群、独狼也随处可见,却从不主动攻击人,只是一直不远不近的跟在人后等着你倒下。

    堡子、窨子就成了救命之所,南咀堡子就是这川道、塬上几个大性人家所修建,起初确实起到了很好的防御作用,远道而来的回回、土匪没有向导找不到,即便找到了也坚持不了多久,再加上堡子多少还有一定的防御自卫功能,即便是石头瓦块攻击力有限,土匪的武器也多以大刀、土枪为主,先进不了多少。

    终有一年,南咀堡子还是被攻破了,具体哪个年代早已忘记了,塬上的麦子刚刚开镰,一天,天刚蒙蒙黑的时候,西边的天空上,火烧云异常艳丽。一哨人马自岭上而来,听到骡马跑动的声音,家家户户“跑土匪”进入南咀堡子。很快土匪围住了南咀堡子,并扬言索要袁大头100个、新碾场的麦子五担,拒绝后立马就响起了盒子炮,但因堡子位置优势,攻不上来,反倒被石头瓦块砸伤好几个。

    于是土匪利用地势,在天黑的时候,改用挖土填沟的方式,很快堡子被攻破,土匪一个个顺着竖道横道一路见人就杀,一直到后半夜才消停,堡子内很多人来不及逃命,全家老小被杀了头,血染红了整个南咀堡子,跟火烧云一般红的刺眼,粮食、财物被席卷一空,只有个别年轻人冒险从绝壁出口跳出,连准备好的绳索都没来得及用,硬生生跳将下去,摔折了胳膊、腿,但总算得以活命。

    后来南咀堡子几经修缮,也几经战乱,发挥了一定的作用。随着社会由乱而治,活着的人们又从沟壑间慢慢迁移到川、塬交通方便之所,南咀堡子也渐渐的失去了价值,废弃在荒野,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堡子在我的家乡,也曾是几代人的回忆,几代人的故事与传奇,也是诸多社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每次回家站在塬畔,总能在河沟处看到曾经的南咀堡子,窨子口还能看到零星几处,终究还是孤零零的屹立在两山之间,曾经的壕沟早已填平,年代久远已,南咀堡子已同这里的山野融为一色,寒暑交替间斗转星移,风蚀、雨淋等诸多因素,堡子也一点一点被剥离着、隐藏着。

    终究会有一天,曾经的堡子将会彻底化作高塬沟壑中一泡随处可见、毫不惹眼的黄土并随风消散,连同几代人的回忆、故事与传奇。

    曾几何时,先祖们在黄土高原,为了躲避灾祸,为了维持生计和活命,新建了堡子。也曾几何时,我们为了好的生活与便捷的交通,远离了沟壑、远离了灾祸、远离了堡子的庇护。其实我们远离的不仅仅是这些,一同远离和忘记的还有那些曾经的故事和记忆。如今关于南咀堡子在渐渐的消失,南咀堡子的故事也同样在慢慢的消失,我瞬间觉得,所有的故事都会消失,但不是所有的故事都真正的存在过。

    注:因没能获得具体南咀堡子照片,故用风景照,另,南咀堡子真实存在着,但故事纯属个人杜撰。
    5/23/2019 11:33:46 A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