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乡的马莲河

    家在黄土高原,享受着沟沟峁峁那种光景,对于靠天吃饭的家乡来说,吃水就是个天大的问题,顺着门前沟的那条小溪,向前延伸。顺着川,隔开南北的这条河,就是我故乡的马莲河,说是马莲河,其实在我这里属于马莲河上游的环江河更为确切一些。童年里很多美好的回忆均有马莲河的影子,缠绕着梦境,缠绕着思绪,也缠绕着出门在外一个庆阳人丝丝缕缕的乡愁。

    马莲河,古称湟涧、泥水、马岭河,上游支流东河西河两条,西河也称为环江,发源于宁夏盐池县麻黄山,流经环县、山城、木钵、马岭等地。而东河又称柔远河,发源于陕西定边马鞍山,东西两河在庆城县城南门外药王洞处与东河汇合后,称为马莲河。

    经合水、宁县致平注入泾河,全长375公里,是庆阳地区最大的河流,也是泾河的最大支流。而泾河就是我们常说的泾渭分明中所指的那条充满泥沙呈现浑浊色度的河流,而这浑浊之色就是环江水所带泥沙所致。

    穿越历史浩淼烟云,故乡这条河,孕育着、顺应着、改变着这山沟梁峁的变化,也承载着厚重的人类文明。周朝的发源地,先秦陇东的政治中心,秦代所修秦直道经过马莲河流域子午岭直通内蒙,中医鼻祖岐伯与《黄帝内经》的发源地,农垦文明的诞生地,更是黄河古象、翼龙的故乡。

    而在近代,这里也是陕甘宁边区红色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切也就佐证了水是万物生命的源泉,也是人类文明的源泉,故乡的马莲河同样承载着厚重的使命,滋养着万千陇东儿女在这里生息繁衍。

    关于马莲河,有着太多的传说,而周老王断龙脉的故事我自小就听,说的就是庆城过往那些穿越历史迷雾,带给我们无限想象的美好。在我看来,一座城,有了水就显得灵动富有生机,而有了故事,就寓意着文明、文化。马莲河流域也该所能免。

    在东西两河交汇之地庆城,因形似凤凰故称凤城,本是一座活城,水涨多高,城就涨多高,源于城南河中一条巨龙横卧,周老王误听谗言决定斩掉巨龙,可白天斩断,晚上又复原,一天夜里,周老王梦见一老者唱着“不用剑,不用刀,只用一根马莲草”唱的歌谣,深得启示,天亮后就用一根细细的马莲草锯之,果然斩断了龙身,只可惜自此后,凤城失了灵性,成了一座死城。

    马莲河流域所经之处,是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相撞相融之地,周祖在这里开辟了农耕文明,也是羌、戎、党项等游牧民族盘踞之处。或许很多很多年的午后,残阳如血,一场刀光剑影让党项部族一夜之间销声匿迹,断了弯弓、埋了带血弯刀,黄沙拂过马蹄所到之处,沿着马莲河溯源而下,改头换面、隐姓埋名重新生活,丢掉牧业千里的豪放,屯田稼穑,积攒着力量,也记载着辉煌。

    一代一代逐渐的习惯了饮马河边,也建堡与山峦,放着羊也犁着地。或有老者夜深之时,摸着半块羊皮向西遥望,深邃的眼神穿过马莲河,西夏王陵静没在戈壁深处。

    或许很多很多年前的清晨,羌笛声响,一彪人马自草原沿水而上,圆月弯刀,腥风血雨之后落脚马莲河流域,曲子、义渠、白马等地名,均是羌族语言及势力范围遗留至今。半农半牧羌族马兰部的游牧文明,也曾在这里与农耕文明相融相撞,太多遗留的民俗民风,除了彪悍,还有那些个祖辈相传的规矩。

    或许有一天,没有残阳如血的傍晚,也没有战旗猎猎作响,就一个平常的午后,身在马莲河旁边的小镇,你会发现男孩子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玩着羊骨拐,而就在不远处的女孩子唱着马兰花开的歌谣:“马兰开花二十一,二八二五六,二八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故乡的马莲河,一个曾经的湖盆因地质运动遗留至今的河流,切削出这里特有的沟沟峁峁,孕育过、见证过太多的新老更迭,也创造出过太多的辉煌与成就,如今的故乡,如今的马莲河,依旧顺川而过,延续、继承着古老文明,也滋养着陇东粮仓、滋养着鹅池洞的一汪清流,也成就着泾渭分明的历史遗痕,也是我夜夜梦境中的一道清流,这头是山一样的乡愁,那头是水一样的乡恋。
    5/15/2019 3:42:50 P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