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深夜风寒,年末人心暖】

    文:月上柳畔

    冬至已过,风不再吝啬飕飕的寒意。冬季的风景不再是绿肥红瘦的主宰,柔弱的阳光阻挡不了冷瑟的袭人,花儿销声匿迹,树叶早已凋零,似乎世界变得素白苍凉。唯有人世间的情怀,抒写着生命的奇迹与烂漫。

    这个时节最好来一场洋洋洒洒的白雪,蜗居斗室,聆听雪花飘落的声响一定很美。“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真的羡慕白居易如此的情趣。门外飘着雪花,屋内生着火炉,煮酒斟酌。也许不是金樽,景德镇的瓷杯即可,烫一斛热酒,品尝一碟香喷喷的牛肉。看着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飞舞,应该是快乐的。

    冬天是离不开雪的,没有雪的冬天,真不知道会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事。

    记得幼年时,冬天特别寒冷。印象中,每年的岁末,天阴沉几日,西北风呼呼地刮一整天,傍晚准会下起一场大雪。如诗中描绘的那样“岁末风动地,夜寒雪连天”,第二天“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一片浩瀚无垠的雪域风情,真的慕念儿时的冬天。

    清晨打开门,厚厚的积雪,反射的光把屋子里照射得敞亮得很,外面是一片银白的世界。门前的草垛,屋旁的小溪,远处的田野里白茫茫的。父母们起得很早,各自把门前的路清理出来。于是一条窄窄人行道一直通向村外,连接着行人的足迹伸向远方的集镇。

    那时,乡村的喧闹不亚于现在城里的繁华,不必说乡村的人口多于城市。春节期间,就是远在城里生活的人们,也会返回乡下过年,感受着传统节日带来的快乐。乡村是慢时光里唯美的乐园,也是亲情友情传输的纽带。也是那个年代无可替代的风景。

    如今,再回味曾经的快乐,心里还是有种融融的暖意。恋旧,一直是我解不开的情结。思念是一种病,每个人都有。或深或浅,都是我们成长过程中永恒的快乐,也是我们在青春年少时一闪而过的匆忙人生。

    有时,我会有一种感觉,走过的那些岁月里,唯有儿时的记忆,特别是冬天的记忆犹为深刻。而眼前的很多事,很多人却渐行渐远,模糊成一溜炊烟。应该是岁月老了记忆,却留住了生命中感动人心的情味。

    今冬,或许可以下一场雪,不奢望雪花大如席,吹落轩辕台,但也要下出一个样子来吧。像蜻蜓点水一般的轻浮是留不住情怀的。

    忽而又想,城里是下不得大雪的。忙忙碌碌的人们多半是害怕大雪封路的。背井离乡的人,每到岁末,期盼着回家团聚,不可因为我的喜好而落起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大雪。此时,我有些无语了,人心向暖,也许不再是以前素白的追求。

    当某一个岁末来临时,我们不再因生活而颠沛流离。可以居住在明净高屋里,衣食无忧,高枕而卧时,还能不能再有鹅毛飘雪,瑞雪丰年的传说。我们生活的空间需要休养生息,快节奏的生活让我们失去洁净的空气,放弃了情感交融的本性。

    夜风轻敲着窗户,仿佛多年以前,冬夜飘雪前寒风呼啸的声响。只是我没有了儿时期待下雪的渴望,如今的雪宛若弱不经风的女子,轻轻地落地,瞬间蒸发了,暖冬阻隔了雪花纷飞的路途,或许是为了离散的人们可以一路平安地回家过年。

    12/31/2017 1:37:19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