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这样陪你到永远吗?

    有时候对感情这码事,看的很淡,缘分来了就来了,没有任何准备,一切顺起自然.

    在这个世界里,我与你用心灵对话。理智是对陌生人的设防,我拒绝用理智对话。

    我不知道你应该成为怎样的人,只知道你应该成为你能够成为的人。人不能去委屈自己。我们没有理由在上帝死了之后,还把自己丢失。你就是你,我喜欢听你哭诉,听你喜悦,看你愤怒,伴你沉思。对我来说,痛苦的是被别人背叛,更痛苦的是背叛自己。因此,需成熟时,就像大人一样一本正经;该快乐时,就像孩子那般无拘无束。我要为你提供属于你的完整的世界。

    我从不看《恋爱的秘诀》《爱情心理学》之类的书,我不愿有人代替我来感受这一切。我不想太理智,我总以为爱情是一种感觉,一种默契,一种每个人都不一样的感应,太理智的恋爱可能是一场艰难的谈判。“我爱你”不是一张通知,是一种双向可逆的默契。叫人烦恼的是一起沉默,令人愉快的是一同畅笑。

    也许一个人的世界是健全的,但两个人构成的世界却是残缺的。一个人的时候,我是自由的,当你和我的时候,我们应该是自觉的。对于别人,我们都各有着一个完整的独立的人格,而对于你,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的人格。

    对于朋友,我将我自己的快乐给他,我们互相尊重;对于你,我将所有的快乐和烦恼给你,我们一起支撑着这个残缺的世界。正因为残缺,才需要了解;正因为不了解而需理解;正因为残缺,我们的世界里“每天的太阳是不一样的”;正因为残缺,才能不断发现,不断更新。这个残缺富有朦胧的诗意。

    我努力使自己不想念你。因为想念也意味着一种不信任,不放心。思念的滋味有时也有一种对距离的淡淡的“酸”味,想念从来被人歌颂为一种忠诚的自私的报答。

    为什么在你的面前,我总愿意表露自己软弱的一面?也许作为一个有理智的人,他的生活真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搏斗。累了,需要一个安全的港湾。于是,便赤身裸体地来到上帝面前,重归伊甸园。最快乐的是忘记自己的生存,丢失自己,回归自然,你便成了自然的象征。我毫无防备地走到你的面前,把最软弱的一面放在你的目光下。

    也许我们从未认识自己,因此也无法把握自己。

    当每次一个人孤独地旅行,或者每次一个人安静地坐到键盘前时,我总是发现自己永远是孤独的奴仆。如果我一旦真心背叛了它,如果我把我自己交给了那我曾不敢会出太多的地方,如果我或者你都无法承受这太多的负担,那将会是怎样的一种痛苦? 于是,我终于还是不敢离开我的孤独.

    我知道改变一个人甚至比创造一个人更加艰难,因而没有尝试。你的若即若离,却都让我想起在孤独中出现在我门口的你。虽然我知道而且我总是在劝告自己,不要再想你了吧!——因为总有一天,我会在漠然中看着你离去而你也连头也未曾回,我也会不再想哪儿会是我感情的归宿而你也不会想……不要再想你了吧!

    但是,我做不到。除非……

    除非未曾与你相遇。

    不是不想爱/不是不去爱/是因为/爱.../也是种伤害

    汪国真的诗,不管别人怎么评价,却说出了此刻我心里的话。心中有爱,却不能去面对,只能用孤单来陪伴那悲哀和忧伤走过一生的岁月,今生今世无法排遣。

    小时候,看着别人算命,说某某人这辈子将命犯桃花,心里很有些酸酸的味道,怎么就没人说我呢?很有些艳羡。长大到现在才发觉,原来所谓的桃花运竟然是如此的折磨人让人痛苦不堪。

    我的文章有时就象一个唐宋时期深闺里的小怨妇,看见花落庭院就会蹙眉心疼,听见凄凄雨声则觉柔肠寸断;有时则象金戈铁马的战士,朔风凛冽醉卧沙场,马革裹尸浴血而还。这一切,都被记录了下来,并发到了网上,它们所有的特点都是一个:结局是个悲剧,或悲痛或悲伤或悲壮。因为我实在写不出喜庆的结尾来。就象患了一个自恋症的患者,越来越沉迷于自己创造的悲剧作品氛围中了。

    站在窗前,看着楼前那些绿荫荫的树木,我一动不动,有些树叶已经发黄了,还有一些,却正在轻轻地,缓缓地向下飘落......

    长相守是每一对恋人的理想,而实现这个理想,需要一辈子的时间、耐心、智慧和包容,还有一辈子的奉献和担当。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找对了人之后,剩下的就是每一天的坚守,连起来,就是一生。

    题外话

    很喜欢朋友的这段话:面无表情的街灯,打亮有心事的人.快烧完的香烟 呛湿我没有视线的双眼.一个好心的路人,胜过十个伤我的爱人,我是你转头就忘的路人甲 凭什么要你陪着海角天涯.

    [audio,true,true,invisible]http://221.204.254.30:6677/0/1...
    [/audio]
    3/15/2006 7:37:01 A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