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我知道的关于爱情最美的回答

    苏霍姆林斯基是我非常喜欢的苏联教育家,这是他的《给女儿的一封信》,信中关于爱情的回答,是我听到过的最美的答案。

    亲爱的女儿:

    你提出的问题使我忐忑不安。今天你已经十四岁了,已经迈进开始成为一个女人的时期。你问我说:“父亲,什么是爱情?”

    我的心经常为这种思想而跳动,就是今天我不再是和一个小孩子交谈了。进入这样一个年龄时期,你将是幸福的。然而只有你是一个明智的人,你才是幸福的。

    是的,十四岁的少女都怀着一颗跳动的心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什么叫爱情?每个人对它的理解都各不相同,希望成长为男子汉的小伙子也在思考这一问题。亲爱的小女儿,现在我给你写的信不再是过去那样的信了。我内心的愿望是:告诉你要学会明智的生活,也就是要善于生活。我希望做父亲的每一句话都能像一颗小小的种子,促使自己的观点和信念的幼芽萌发出来。

    爱情这个问题也同样使我不平静。在童年和少年的时代我最亲近的人是我的祖母玛丽娅,她是一位了不起的人,渗透到我内心的一切美好、明智和和真诚的品质都是受恩于她,她死于战争前夕。她在我面前打开了童话、本族语言和人性美的世界。有一天,在一个早秋的夜晚,我和她坐在一颗枝叶茂密的苹果树下,望着空中正飞往温暖的边远地区的仙鹤,我问祖母:“奶奶,什么叫爱情呀?”

    她能用童话讲最复杂的事情。此刻她的一双眼睛呈现出沉思而惊异的神情。她以一种特别的、与往日不同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说“什么叫爱情?……当上帝创造了人类时,她在地球上播下了一切有生命的种子,并教会我们延续自己的后代,生出和自己同样的人。

    他把土地分给一个男人和女人。告诉他们怎样打窝棚,给男人一把铲子,给女人一捧种子,然后对他们说:‘一起过日子吧!延续后代,我要办事去了,一年之后我再来,看看你们怎么样。’”

    “整整一年之后,有一天一大早,他和大天使加弗利尔来了,他看见这对男女坐在小棚子旁边,地里的庄家已经熟了,他们身旁放着一个摇篮,摇篮里睡着一个婴儿。这一对男女时而望望天空,时而又彼此看看,就在这一瞬间,他俩的眼神相碰在一起,上帝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美和一种从未见过的力量。这种美远远超过蓝天和太阳、土地和长满小麦的田野。总之比上帝制作和创造的一切都美,这种美使上帝颤抖、惊异以至惊呆了。”

    “他向大天使加弗利尔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爱情。’‘什么是爱情?’大天使耸耸双肩,上帝走向这对男女,问他们什么是爱情,但是他们无法向他解释。于是上帝恼火了,他说:‘那么,好吧!我要处罚你们,从即刻开始,你们要变老,你们生命的每一小时,都要消耗你们的一点青春和精力!五十年后我再来,看看你们的眼神里表现出什么,人……’”

    “上帝为什么还能生气呢?”我问奶奶。

    “是的,要知道,一个人不能创造连他自己本人也没见过的东西。但是,你往下听啊!五十年后他和大天使加弗利尔又来了。他看见了一座非常好的小木屋代替了原来的小棚子,草地上修起了花园,地里的庄家已经熟了,儿子们正在耕种,女儿们正在收麦,孙子们正在绿草地上玩耍。

    在小木屋门前坐着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婆,他们时而看着红色的朝霞,时而又彼此望望。上帝从他俩的眼神里看见了更加美丽和更加强大的力量,而且又增加了新的东西。”

    “‘这是什么?’上帝问大天使”

    “‘忠诚!’大天使回答说,但是他还是不能解释。这次上帝更加恼火了。他说:‘人!你们为什么没有老多少?那好吧,你们的日子不长了,以后我再来,看看你们的爱情将变成什么。’”

    “三年后他与大天使又来了。他看见男人坐在小山坡上,一双眼睛呈现出非常忧虑的神色,但是却仍然表现出那种不可思议的美和力量,已经不仅仅是爱情和忠诚,而且蕴藏着一种新的东西。”

    “‘这又是什么?’”他问大天使。

    “‘心灵的追念’。上帝手握着自己的胡须,离开了坐在小山坡上的老头,面向着麦田和红色的朝霞,他看见,在金色麦穗的旁边站着一些青年男女,他们时而看看布满红色朝霞的天空,时而又彼此看看……上帝站了好久,看着他们,然后沉思着走了。”

    “这就是爱情,我的小孙子!爱情比上帝权威大,爱情是人类永恒的美和力量,一代一代的相传。我们每一个人最终都要变成一把骨灰,但是爱情将成为赋予生命的、永不衰退的、使人类世代相传的纽带。”

    我的小女儿,这就是爱情!世上各种有生命的东西生活、繁殖,成千上万的延续自己的有生命的后代。但是,只有人懂得爱。而且说实在的,只有他善于像人那样去爱的时候,他才是一个真正的人。如果他不懂得爱,不能提高到人性美的高度,那就是说他只能是一个成为人的人,但是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人。

    6/10/2018 4:28:53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