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温暖记忆

    10月22号,周日,一大早起来,我准备早饭,他从地下室搬运东西到车上——饮料,牛奶以及一些好心人捐助的衣物,八点钟左右,车子已经行驶在回山里的路上。

    这户人家是二哥在青海摘枸杞的时候间接认识的。丈夫身体不太好,性格木讷内向,妻子一只眼睛残疾,夫妻两个均务农为生,养育五个孩子。温饱尚不成问题,但经济极为窘迫,缺衣少穿,用二哥的话来说,孩子们经常处于“赤体露胯”的状态,尤其急需过冬衣物。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美丽善良的好友Y立刻发动朋友圈,短短几天时间便募集到几大包衣物,我大致整理了一番,有不少毛衣棉衣之类,很多小孩子的衣服看起来很新,皆干净整洁,打理的非常好。

    到乡里,接上二哥,才知道那户人家的具体住址二哥也并不清楚,只知道在宜阳嵩县交界一个非常靠近山根儿的小村里,因此还需要半路接上另一位大姐做向导。

    车子沿着南车公路一路向前,两县交界处被拦,原来是十九大会议期间,各大小出入口皆严阵以待。遂下车,接受检查。

    警察看到满当当的后备箱,很是奇怪,听我解释后,二话不说,立刻放行。

    公路上渐渐车辆稀少,行人偶见。秋天的阳光明亮中带着一丝冷清,道路两旁的杨树叶子稀稀拉拉,一阵小风,蝴蝶般翩翩而下,景象颇入眼入心。

    数公里后,车子折而向右,地势渐渐开阔,村村通公路窄仅容一车通过,且被碾压得凹凸不平,不过好在他开惯山路,擅长避让,倒也一路顺利。

    又行数公里,到第二位向导家,发现一家超市,忽然想起那家主要成员是孩子,赶紧趁便下车,将货架上的各色零食胡乱抓了一通扔到车上。

    继续向深山处走,路况越来越不妙。不仅窄,大上坡大下坡与急转弯混合,饶是我胆大,也有些心惊,双手紧攥,再伸开,一手心的汗。

    三番五次打听之后,终于听到一声“停”,长嘘一口气,下车,看到有两个三十多岁的男女迎上来,知道是真的到地方了。

    抬眼四顾,果然够偏僻,再往前去,不见路,只见泥,分明写着此路不通!


    将东西卸下,一行人到院子里稍坐,五个孩子听到消息,片刻聚齐。不高不低五个,大的十岁,小的两岁,两男三女,皆长得齐齐整整。
    二哥吆喝着让孩子们试试衣服是否合适。老大害羞躲了出去,老二是个男孩,模样清秀,大大方方穿上了一件白色卫衣,大家都夸帅——欢天喜地找小朋友显摆去了。

    东西送到,任务完成,一行人准备起身,忽听得院外一阵闹,原来是村子里的小孩好奇,来看热闹。

    几十口人的小村,粗略一数,竟然有二十来个孩子,放眼望去,全是小学至幼儿园阶段。

    他是一见到孩子便爱心汹涌的人,何况是这么多小不点儿!吆喝着让孩子们排排坐,他要和孩子们照相。

    那些小孩初时还有些拘谨,被他一番引导,立刻开始蹦跳起来。

    我站在对面,不停按着快门,看着这群孩子在秋天的阳光下欢呼雀跃,只觉内心柔软而澄澈。


    几个孩子围过来要看照片,我一张一张播放给他们看,不想竟引发了他们更大的热情,几十个孩子将我围在了中间,争相让我给他们拍照,有些干脆直接把脸对住了镜头。

    我被这群孩子的天真逗得哈哈大笑,也顾不了太多,谁的脸凑上来,就直接按快门。
    和孩子们分别,忽然有些依依不舍。问孩子们最需要什么,一个大一点儿的孩子说,想看图画书。
    默默在心里记下,下次来,会更有的放矢。
    返程,又是一路颠簸,回到市里,已近晚上九点,放眼望去,满城繁华,灯火璀璨,俨然是又一个人间。

    11/14/2017 10:07:23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