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两年

    我觉得天朝这个国家的人群,生活还是分了阶层的,当然教育是洗脑的告诉你社会主义人人平等。你看,我还生活于苦逼的买房白领一族低上阶层,在下面有做厂工服务员搬砖挖泥等仅能混生活的民工低阶层,再往下偏远的山村还有许多吃不上饭穿不起衣的低下阶层,而我的上面是车房皆有的小康中等阶层,再往上官员老板的中上阶层,最上面高官巨贾的上流阶层。

    于许多人来说,郭美美李天一的生活永远不懂,就像空间微博里经常晒旅游晒出国的一些朋友一样,也懂不了我们这一群还在为住房吃饭而操心的屌丝阶层。但许多屌丝也不争气,不明白他该往上一个阶层去奋斗。

    回想,深切意识到自己是一介屌丝,是刚毕业进入社会面对生存的时候。开始伪文艺青年的我还携着学校里自由作家的梦,考虑着清风亮节淡泊名利,就像我今年毕业的弟弟给我说他想毕业去流浪体验人生一样浪漫。可是亲爱的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需要钱么,当饭都吃不起了你和我说梦想?

    我注定传统保守,做不出浪子的行径,所以最后变努力的想赚钱买房思考屌丝逆袭的故事了。这其实于我原本的文艺思想追求看来挺庸俗的,包括后来的工作走管理层路线,如今想做生意当老板,也不符合文艺的淡薄名利思想,却是被现实一点点的逼着走。就如我知道,做屌丝,凭什么会有一个白富美会看上你?

    呵呵,母亲催促的感情问题。才毕业两年,就不断有同学朋友结婚生娃,而我上一段恋爱结束至今已单身三年了。很多人奇怪不信,的确不是不找,不是找不到,而是无能让自己倾心的。一方面自己工作交际圈小,二方面也眼高手低,有完美追求,和朋友说:自恋的知道自己是一个潜力股,不愿随便处理给一个简单女的了。

    也不知道哪来的这样的自信不要脸。其实隐约是这样想法吧:憧憬不断优秀的自己,能遇见最终最好的她。在我人生前二十多年的时光,喜欢过的女孩都表白或相处过无遗憾了,之后的日子再难爱上谁。今年初,前任女友和首个表白的女孩同月结婚,祝她们幸福。

    华灯已上,是夜了,我独自在一个不是家乡的城市拼搏写下这日记。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是否幸福,我只是行走在路上。毕业两年,下个月他妈的居然就27岁了,迟暮的青春等不起伤不起,我在努力屌丝逆袭为男神,这颗无处安放的心谁又能俘获。

    __轻歌*相如 2014.07.12文/轻歌*相如

    现在时间是2014年7月12日,天气燥热,我坐在宽大的出租房客厅,8楼,4.8米开间的景观阳台,空旷明敞,窗外入眼即是这座城市落后的繁华和熙攘车流,一如我无处安放的心,和似乎已迟暮的青春。

    七月,对应一纸大学毕业证上的日子,似乎我也毕业刚好两年,但这两年心性的老练,感觉如二十年之久。客厅中四张办公桌拼接,作简易临时办公处,有六个大学毕业生上午才给他们做完培训,这会儿安排出去熟悉市场了。看着这帮菜鸟好学的神情,和激扬的青春,似乎也能找到那时我刚出学校的影子。那时的影子是什么呢,我相信每一个经历学生到社会谋生者角色转换的人都有过——未来理想的憧憬、迷茫,稚嫩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外面燥热的天空在凝聚乌云,看情况将是晴转阵雨,这城市的天气真多变,我得深吸几口烟,想想下面的话怎么写。有两年没写日志了吧,也不知道还有几个人会看我的心情,还记得是四五年前刚进大学时,多愁善感的年代情感无处释放,爱在空间写文,结交过一帮天涯海角的文学爱好者,仗着点文字功底居然也能博得一点人气。那些还关注我的亲们,时过境迁我们都在变,你们好吗?

    我的弟弟也是今年毕业,倔强的他害怕也讨厌我给他打电话,因为谈话必提 工作想得怎么样了,考虑做什么,毕业证能拿到手么?我絮絮叨叨如婆妈,徒增他的压力。我的关心贴弟弟的冷屁股,他对母亲也只知要钱,面对他对亲情的冷漠我也只能笑笑,想他还不懂事不和他计较。

    是的,父亲去逝得早,长兄如父我不关心他关心谁,但破碎家庭长大的孩子从小经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心理都有阴影,希望他有天明白,淡薄只会造就凉情,不仅凉别人也凉自己,只有爱能生爱,温暖彼此。世间许多人都容易犯一个错误:对外人客气友善,对亲人反而苛刻冷漠;别人一点恩惠可感激涕零,亲人无数恩情有处伤害却会记恨一辈子。怀一颗感恩的心,知道爱表达爱,这也是我二十岁后才明白的道理。

    真好久没动笔了,上面的话敲了近一小时,阵雨终究没有下,落了稀疏的几滴雨。也无怪乎我关心弟弟,就像我现在也管理和招聘一些应届大学生,这些刚出校门的孩子,百无一用是书生,许多更是在破落大学给玩废了,要经历多少挫折,才会成熟,遇见多少人一路跌倒,才懂看清现实,认识社会。自己不也是这样一路走来的吗。

    但有多少人能清醒或挺过去呢,我感慨那年毕业的我,第一份工作三个月是被说不合适辞退的,但自己一路跌跌撞撞,不断完善自己从未放弃,如今也不比那时的领导差吧。那时的自己还是个伪文艺青年,其实至今为止都还不丢一颗文艺的心,理想是35岁前赚足够用的名利,然后安心做自由闲情的作家。不过理想可以,先得改变目前屌丝的命运。

    我觉得命运是个很坑人的东西,在这个拼爹的年代,投胎技术就决定了许多人的命运。基本高富帅白富美背后都有一个爹或干爹。之前我不明白,为何出自乡村的孩子很多聪明努力学习最终却读不上一个大学,而城里高富帅轻松重本,为何同是大学毕业屌丝进入社会后跌跌撞撞无起色而高富帅白富美大多如鱼得水?

    环境造就人才,屌丝和高富帅的家庭教育与成长环境根本就不一样。现中国教育资源区域的不平衡,社会资源的拼爹,所以寒门再难出贵子。而且环境还造就性格,性格决定命运,所以许多人的出生就决定了他的未来。所幸我知道做富二代是我决定不了的了,但我可改变的是做富二代的爹,我未来的孩子绝不会再吃家庭教育和环境教育的亏。

    是否跑题了点,我不再是愤青,而说的是普遍现实吧。当然,这社会也有部分人靠自己努力摆脱生长环境束缚的,也有许多人出自名门堕落的,所以我不信命。这两年里,同班毕业的同学有靠自家关系进了某公司,而大都考教师或走了公务员事业单位,没考上的还在考,却是我最不屑走的路,我说,基本上看见了他们的后半生。不过知足即是福,前两天和两教师同学重聚,看见他们满足的状态,挺好,我笑说只有我这种不甘平凡的人永远活得最累。

    天渐暗了,出去随便吃了点晚餐,这座城市还没找到很合胃口的餐馆。母亲打电话来,问我今年按揭买的房子要交房了是否能装修,我说正努力不知今年能赚到装修的钱不,满满都是压力。很理解母亲的心,老家是不会回去了,父亲去逝近二十年她一个农村妇女在外漂泊抚养出两大学生儿子,已经很伟大!母亲还顺便提到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考虑成家的事了。好吧!
    7/13/2014 7:03:41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