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你一次不经意的欢笑,灿烂我一生的守候。╭*★*╯

    有人说:走得最急的,总是最美的风景;伤得最深的,总是最真的感情。总以为,踮起脚,就会离幸福很近,所以,安心着一个回眸,不去问,谁对谁错。采一缕月光,打捞忧伤,痛到泪流,不言沧桑。

    太多的可能已没有可能,太多的或许已没有或许。人生,究竟有多少相遇,会温柔了岁月,惊艳了时光?若水穿尘,遗落在风中的,只是一地微凉。转过身,做回背手含笑的自己,温柔若梦,淡泊恬静...... 人这一生,总会有一个人是你解不开的心头结,总会有一个人是你看不够的蓝月亮总会有一个人是你做不完的相思梦,总会有一个人是你流不完的痴情泪,总会有一个人是你读不够的朦胧诗,总会有一个人是你写不完的婉约词。

    你就在这心头结中彳亍成风你就中这蓝月亮下羽化成蝶,你就在这痴情泪中翻江倒海,你就在这相思梦中立地成佛你就在这朦胧诗中望穿秋水,你就在这婉约词中缠绵悱恻。

    没有人知道,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情,属于浅相遇,深相知;更没有人知道,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情,属于默然相伴,寂静欢喜。于万千的人群中,于无际涯的时光里一个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巧奔赴到你的人生中来,这,何尝不是一种深深的缘? 四目相望的日子,是年华里最美的时光,纵使隔了蒹葭苍苍的水湄,仍会有阳光般的欢喜在心里,因为知道:无论何时,月盈,情在;月缺,情亦在。

    ......钟情于二月,不仅因了这二月里有鸯梦微醺,更因二月里有“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换我心,入你心,始知相忆深”。是谁说过:这一生中,总会有一个人,陪你忧伤,听你欢畅;这世界上,总会有一个人,和你魂梦相通,心灵交融。剪一段柔软时光,种植心香,那浅笑迷离里,便会开出袅娜的花来。思念,是此刻的主旋律吗?红尘深处,你一个凝眸,换我痴情一笑,一朵花语,满纸诗行。

    依稀,是你含笑的眼,穿过蒹葭苍苍的水湄,将万般牵念摇曳,陌上花开,我等你来星光旖旎处,相依相伴醉流年;依稀,是你温暖的唇,柔情两颗心的驿动,从此,高山流水,琴瑟相和,星月相耀,不诉离殇。。。。。 遇见,别问是劫是缘,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只放心牵起彼此的手,看流光飞转,听甜蜜婉转,品沧海桑田。

    或许,这一生所有的含苞,都只为了这一刻的缤纷;或许,这一世所有的期待,都只为了这一刻的春情荡漾。携丝丝缕缕的柔情,晶亮岁月的风铃,用一季妩媚轻扬,缠绵低吟浅唱,心相知,手相牵,你微笑懂得,我倾情相伴。

    雪小禅说,每个女子都是自己的杜丽娘。心中都有一份一个人的爱情,一个人的芬芳。想来, 这尘世间, 最美好的感情, 莫过于在对视的那一刻, 擦出怦然心动的喜悦然后,感叹着,相见恨晚。一种情缘,若烟花般美好,纵使短暂,又何妨?庆幸,山路十八弯,我们终于没有错过;感恩, 转角遇到爱, 这一程, 已足够温暖。 醉过知酒浓爱过知情重,一缕月光,满盏衷肠,只道痴情深深深几许,莫问谁温柔了岁月,谁惊艳了时光?

    凝一滴雨露,聆听花的微笑;抚一曲琴音,任云卷云舒。含情凝睇,低眉弄墨,从此天涯海角两相依;从此,日子被裁成一段一段,每个段落都与你有关,每个二月里,都会有芬芳沁暖,穿过时空的门楣,绽放淡淡玫瑰香。

    不是所有的相遇都能守成一段传奇,不是所有的坦诚都能换回等同的默契。种一束心香,在风里,只因,你是我今生最美的回忆。浅相遇,薄相知,淡相忘,只问浅笑安然,不问花开几许。

    人生至少要有一次奋不顾身,那就是奋不顾身的爱情。风走过,云飘过,笔落处,纵使滴墨成伤,这情深缘浅,又怎堪千般念?春依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经年回眸掌心里的命运,铿锵了誓言,却不过是浮生一梦。

    我知道,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纵只是一个擦肩。前缘,是梵音袅袅中,佛前的一言盟誓,捻一瓣心香,萦一寸柔肠,听一段忧伤,诉一曲潇湘。千千结,千千梦。

    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了一段年华。红尘初妆,山河无疆,最初的面庞,碾碎了梦靥无常,那被岁月覆盖的花开,如白驹过隙终成空。自此,遥遥天涯,你是我再也无法触及的目光;茫茫沧海,你是我无法逾越的泅渡。

    坐望于季节的末端,拾一枚风花雪月,谁的故事苍白了等待?谁的心情清瘦了流年再见,再也不见;两两相望,却是两两相忘。挥毫泼墨,画一笔沧桑,那隔世的轮回里,承载了多少痴情人的惆怅?

    人间有种爱,没有奢求,没有谁对谁错,亦不怪情深缘浅。对望,相知相惜;转身无怨无悔。默默里,珍藏聚散离合,只消得:一季花香,暖到落泪。

    也许,一次不经意的欢笑,会灿烂一生的守候;也许,一个不经意的回眸,会萦回一世的心痛。风起,音来;缘生,相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份感情,可以是自此天涯不相问的骄傲,更可以是低到尘埃里还要开出花来的卑微。

    感情是个奇怪的东西,你来了,他走了;你走了,他却在原地痴痴的等。这一生中总会有一个人,老是跟你过不去,而你,却很想一直跟他过下去。爱情很短,短到只剩下一个擦肩;而痴情却很长,长到我们往往要付出灵魂中的地老天荒。

    被伤过的心还可以爱谁

    10/14/2020 5:02:29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