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玫瑰不知道--雪小禅

    玫瑰不知道,她被赋予的这样的饱含深情的爱情寓意。如果知道,她一定不肯,爱情,多千回百转,浓烈华丽凄迷悲哀,所有的绝望欣赏冲动战栗,全来自于这爱情,而玫瑰,它被叫做爱情的花。

    早年看亦舒小说<<玫瑰的故事>>,讲一个叫玫瑰的女子如何在爱情中起起伏伏,那个演玫瑰的人早年还有一颗虎牙,呆头呆脑的样子,后来出落成妖精。她成了真正的玫瑰,而演玫瑰时,她其实只是一朵青涩的玫瑰。

    她是张曼玉。一朵不会凋零的玫瑰,岁月赠给她的总是过于浓密的滋润,同样娇艳如花的女子王祖贤,当年<<青蛇>>中的白蛇和青蛇,一个修炼成了千年蛇精,而另一个,蜕去了蛇皮,成了一朵枯萎的玫瑰:王祖贤出了家,胖了,愚蠢了,再也没有当年的妖气。<<今年的湖畔会很冷>>里幽幽地唱着"不要问我是谁,不要问我来自何方"。这是当年王祖贤最盛开时候演过的电影,一代女鬼,却换成了人间最凡俗的肉身,玫瑰的凋零,远比一般花草的败落更让人心痛。

    其实是不喜欢花的。尤其玫瑰。太娇美的东西总是容易破碎,玫瑰也不例外。

    它有着一个太好听的名字,又有着让人心仪的姿态,在花世场,玫瑰是最骄傲的,红色玫瑰,蓝色妖姬,都有着别样的孤芳自赏,是花中女王的样子,在情人节到来的时候,身价百增。

    不过是一朵花而已。

    靠近了大众的流俗,看似脱俗,其实最俗。这一点,有些像胡兰成,张嘴闭嘴的才情,我实在是顶礼膜拜,中国文字在他手下被排列成最美的样子,可是,他为人之清浅之浮华,让我所不耻,他知道,女人的精神比肉体更容易饥渴,在<<今生今世>>里他写道:我与女人,与其说是爱,宁说是知。这个知字,把他的薄情与寡义全抵挡走了,如同玫瑰,代表着爱情,以那样一个虚荣的姿势,是不是,我的心里在嫉妒着玫瑰?还是,这样的华贵的花从来不属于我?倒是那田野里的菖蒲,在刹那间就让我动心到崩溃。

    从没有买过玫瑰。从来没有。

    即使在我生日,我也是心血来潮买一抱百合而已,我喜欢百合的干净雅致和安静,喜欢它们不张扬的态度,而玫瑰,真的不是我的。

    所以,我拒绝着这种花。

    多年前,在海天之恋门口,有男人买了一抱玫瑰,然后分给同去的女人们,我也分到一枝,临走的时候,我将它留在桌子上。我是故意的,我不要这样寓意深刻却又能轻易出手相赠的东西,它的形状亦是我不喜欢的,太娇美了,太强大了,太自以为是了。请原谅我真的不喜欢玫瑰,并不代表我不喜欢爱情,爱情,其实可以用更生动的更朴素的植物来代替。

    比如当玫瑰陪衬的满天星。

    一小枝,上面开满了白色的小星星。这样微小的势孤的植物总让我心动,不豪气夺人,亦不小心翼翼,它以自已的姿势生存着,绝不像玫瑰,有着一惊一乍的效果。玫瑰,她知道自己有多灼灼逼人么?她知道自已有多强势吗?

    一年四季有玫瑰供应,红玫瑰与白玫瑰,最珍贵的是蓝色妖姬,张爱玲说一个男人总得有自己的红玫瑰与白玫瑰,我倒觉得,一个男人,有那玫瑰随身并非什么好,只要是命中注定的人,哪怕是一根蒲草,只要坚韧如丝,也就是命中之褔了。

    也不能怪玫瑰吧,因为玫瑰从来不知道,它担当了如此的重任,就像她自已破解不了自己,为何有如此娇艳的容颜,却又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

    碎了玫瑰,也会疼吗?它会喊吗?

    ------我无法不想起张爱玲。这是一朵最高贵的玫瑰,出身贵族,却一直低到尘埃中,爱情,生活,都这样流离失所,她哭过吗?怒吼过吗?文字中,尽是清冷和平静,可是,我知道,她真的如凡俗女人一样求过他:爱我吧,只爱我。脆弱的何止是光阴,还有这朵易碎的玫瑰! 绝色的东西,一定命薄,无论玫瑰,还是如玫瑰一样的人。

    所以,我宁愿如草,坚韧地活成自己的样子,在旷野中,做那独特的风景。这一生,我都不要当玫瑰。

    音乐||玫瑰花

    文字||雪小禅 编辑||玛格丽特❀花

    玫瑰花

    2/26/2015 5:47:04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