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劳动者致敬

    打小,我对农民的印象是,肌肤粗糙、脸庞黝黑,裤腿上沾满泥花。如果有亲朋来串门,邻居会说,不在北地里薅草,准在南地里施肥。他们走在生产路上,有时扛着锄,背着粪箕子,拉着地排车,有时一手拿镰刀,一手拿半块干馍馍,边走边啃。一条从家到农田的路,不知被他们走了多少遍;一条从农田到餐桌的路,不知被他们走了多少年。

    有些农民,天明忙到天黑,年头忙到年尾,还嫌不够累,一年两熟还嫌收的少,还非要跑到一年多熟、四季都有收获的南方去包地。于是,他们背着铺盖出发了,从祖国的高纬来到低纬,从烈风蚀骨的北国来到高热的南国,从一片土地走向另一片土地,继续当农民,继续种庄稼,只不过种植的庄稼种类不同罢了。

    一道又一道细长的黑口子,布满他们的手背和手掌,这样的手,却铺就了一条条通往丰收的鎏金之路,雪花粉、水晶米、蔬菜与鲜果等等,源源不断地被运往流光溢彩的都市,为清高的诗人们、贵胄们、流量博主们、迷茫者等提供物质保障,供荟荟众生们建设、学习、吹牛、叹气。

    包地,意味着付出更多的心力,挥洒更多的汗水。我常常想,他们的身体里到底蕴藏了多大能量,他们身上的劲从哪里来?他们有时间诉苦吗,有时间迷茫吗,有时间抑郁吗?当人们坐在餐桌旁,能否想起这些生产者?

    从故乡走向异乡,他们的身份没有变,依然是农民,但是他们延续了对土地的深情。我的朋友立于地,今年五十多岁,就是南下中的一员。不知从哪年哪月,从中原跑去广东承包土地耕种。去年的九月二二日,这位老友在QQ空间发了一首诗,

    《展会情怀》

    多日备展品,

    朝会憾市深。

    商客竖拇指,

    辛劳意觉欣。

    这时候我才知道,他是种柠檬的,正在做产品宣传。我这个人爱打听,从小就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这次也不例外。就问人家展瓶里装的啥,回复说是柠檬片和柠檬膏。这位仁兄心善,不忘友好地问,要不要来点尝尝?空间朋友,大家素未谋面,当然不能说要,所以我立马拒绝了,咱不能让人看扁呀,被当作“要嘴货”就不好了。

    今年的十一月十五号,这位老友又喜滋滋地发来消息,

    “嘿,小家伙,老叔的柠檬今年丰产噢!把地址发来,送上一份给小美分享!”

    “谢谢,不用了!柠檬据说很酸,看着都流口水。”

    他老人家接下来告诉我,柠檬鲜果酸香苦,深加工的产品很不错。这一次,我凭直觉,这是存心想给俺吃,就别拒绝了吧,于是添加了微信,好方便给人家几个运费,但是老先生一口回绝了,说不用。恰巧我微信里钱也不多,只够今年买两个本子外加一杯奶茶的,就没再坚持给。

    几天后,我收到了老友的柠檬片。原以为只会给我几片尝尝,谁知道寄了一大堆!

    “好好学习,看到你们年青人的好成绩,比啥都开心”,这句话是老友发给我的,既是鼓励,也是鞭策。天哪,我要如何努力才能不辜负老友的期许?罢了,原来我每天读书一小时,现在改成两小时了;原来我三天背不会一首诗,现在一天就能背会了……我也期望自己的青春一如南方的四季常青,如新鲜的柠檬果般鲜翠欲滴,不管多大年龄,“年轻态”请伴我终老。

    老友虽说一年四季都有收成,但也肯定的是,他一年四季都在忙碌与忧虑中度过。在空间有这样一首诗,记录了管理中的烦忧,

    恼人的甲子暖冬

    甲子初春新冠生,

    时下暖冬害虫凶。

    果农技穷螨复在,

    怨天疑药世不平。

    劳动者们,把生命、悲喜都交给了土地,对他们来说,出力流汗都是小菜一碟,每一个果实无不凝聚了他们辛勤的付出!为了丰收,怕冷的我唯愿西北风快点吹吧,吹吧,快点翻过秦岭,趟过黄河,跨过长江,飞抵柠檬园,把那些害虫快快冻僵,给老友少添点这烦那忧吧!

    12/2/2020 9:15:01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