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尔青雪共白头

    买不了青山做画,就蘸一笔流水做帐吧!你来时我正在,你抚馆清泠,我煨耳倾听,你侧侧一抬眸间,望曦了日月,四目对燃,可否弦弦动我?

    枯荣一蓬,夜雨朝漏,汲来吴侬短语,忆是陈桥侧,惜别春风却再也无继柳上眉,今夜,我为你不醉。

    三秋结霜,落无古艳,一手梅花,遗香处却已暗自清绝。

    有风竹篱,夜排舟声,听箫韵,笛声却不知玉人来,空负了一江左,我于右岸赊了酒。断桥残雪,只适合一老孤叟,就一口残,酹月白,不钓这寒江雪,只捞这月和你的素昧平生……

    雀鸟关关,广陵轻歌散,离季却绝了一座空城,当年谁智谁勇,羽扇纶巾与司马都夺了颜色,却遗我还在西城。

    桐木投火,等一只鹤归来,是桐尾笑傲,还是绿绮拔弦,待江山换了红颜,却嫌史记偏多。

    琵琶行切,临江瑟瑟,只是娓娓道了些胡言乱语,那枫桥的夜泊了,那古渡的舟横了,而归鸿却已不知何处。

    千酒沽心,江盆倾月,从诗经深处,摇一橹荇菜,最好是南宫迹,再加之香芜苎草做诗,解酒桂花正是端阳。

    漫过烟水,且留在黄昏后,尽是银月霜浸的昨夜酌明。

    这满地胡茄,可以横梁托梦,一地黄昏,绝不肯早早收场,待落叶爰归,结缘客扫,你可否只与我拥径小帚?

    淸秋做茶,谁来拾旧,满山岚气,水幔卷珠帘,添一枚榄炭,围炉可以轻取些暖意和你浅浅的醉话。

    今夜宋月造访,一杯空酒做酬,去年唐残别后,金陵南渡,却不知成就了谁的元俦冠冕,而我却留遗孤后,忘不了你的明末清愁。

    一兜秀石疏林,换了他山人家,赊去三千里清明上河图,只恐一路汴京走不完,于是便遣了墨,买醉在你的谢桥。

    拈词两行,句句素素里皆成你诗,纤指这月色我不知你与瑶花有何不同?

    拔了山海经,在舜尧徂年里,只余了故园庭木深深。我不赋离骚,谁来做楚客,满目汨罗都是我的泪粽。

    江山佐目平添了几分黛色,扶鸳黄枝已老,那夜夜成蝶的遐梦芳醉了流年。旧时岸花似已别动。你却在经久里与我唱着不息的老歌。

    浊杯里青梅,啜一口老酒,结识青苔,却失了最初的颜色,为何红豆待摘,却结成最卑微的样子。

    量指苍桑,一箧残秋里谁在点齿落白,笔留长安却每每都是你的笙歌写意。

    一案水色,都郁结在诗仙的书简里,是彷徨不前,还是放下笔剑离长安,你的空城却篆满我的字字深瞳。

    我知道今晚的白月光已被你嗟哦成一涟细碎,对饮朱砂,不知霜下李白吟,能否成你我一双人?

    暗弦琴动,凭栏初上,一杯梅色,问月几同。

    沉壁半老,旧时光里马不停蹄的谁在言荒,月下垓成丘却坠满了一字简歌,那些笔带温暖的日子却早已含眸成冰。

    空遗这城,寒倾了关月,八千里风暴,却无人来袭。

    这遣不漏的光阴里,我也就此途经了你的暗香与风雪佐酒。

    元瓷过往,不言十指釉白,意邀这城冬深驻,我的手穿过你的青润如玉。

    不传世的夜晚,三处鸟鸣与布谷相依,那月白烁金流淌在轻轻一笔挥题下,叠一案的水月,枝头压过青霜,怀想那世外桃源,有一株枝兰正浓。

    洛雪已染,梅殢无言,十指,紧扣,可与尔卿卿,相拥,走进这青雪共白头……

    —— 迩如初见,深雪白头 ——

    吟风,庭晚,漠语清城北,却桐锁了整个春秋。

    动荡这初雪,谁会在意,定是厌倦了这花柳残黄,草木行舟,所有的离人倦去,北驿吹尘,寒垣这一城,冬却蒹葭料峭了霜外云岑,远岸,芦笛声远,一苇秋白。

    时令这江梅,消昼一夜,早红褪却,却只剩病蕊飘寂,彼时月,溶炉静悄,一涴冰清,淡蔻相和。

    时间于一纸窗棂描驼这最深的褐色,胭脂画眉,更漏点风,丝丝拨落,是谁蕴棱了冰结?山阴摆渡,霰雾揉芬,一绛赭红眸落,谢风漾起,菟丝儿与鸢尾枯莠,一地横湿处,谁又点燃了最后的心自慵慵。

    拾阶历历,辘转青圃庭深,故园又萌几多梦,谁凭宫沼打鱼去,薄暮者轻唤何人?铜瓶银镜里却只剩万丈青鸢。

    壁老一地杂陈,暮如菩萨蛮里,写过的寒林陌陌,叶被相思刺透,却斟酌了一晚的情诗。

    彤云在左,引一壶溪水流觞,月逐笑,并结芙蓉连理,莫道叶叶情关,看春侯秋涨,丁香桥畔,倚桐听疏,谁家煨酒泥炉正红?

    隔帘风雅,从容只点数枝梅,占尽朝露,多一份瘦,也未能免俗,往来不语,都是魏晋骚客,谁人点绛朱唇。

    轻舟不载诗意,一声欸乃,泊在宋词明月里,龙门客栈,无酒、无欢、无岸、无花。沙卷起千堆雪,却只为你沉沧。

    梦溪里酌一杯婉月,鹤炉锡奁,拾一道烟松旧迹,消不尽这冬残,来年,沉香甲煎,是否可为你写下这梅花生生春意?

    守一份江湖约定,十万里单骑,何必温一壶不期而遇,你我相见,蚀了阑干,那年吴山岚越瘦了竹。

    萧江过楼几何,咫尺黄叶却夜游了陈词,数得庭前坛花开落,唱左唱右都不语这关关寥秋。

    青痂黯黯起义,与滨草结盟,挥手苍台自辞去,告别虚暮,只留了道玄白,冰魄唱晚,似已撕开长长深邃,记忆无从分解,旧迹蚕食思念的锈,翌年已不知去了哪里?

    唐诗漫篇,停脚落驻,却略带微泥,一夜噱欢无梦,偶尔的细碎点苍了整个唳山别谷,转身的衣袂依旧凛冽在寒风中,伶俜不知深去,浸润相思的过往却从不被悦耳传说,清印于手,却满目苍痍……

    隅梅向晚,仍有一朵羞窗情节,那萼红破蕊于故年里却又不知在为谁吞咽肆放?

    落花成泥,涓自不成溪,夜夜成眠的孤傲风林,呛雪又溅湿了谁的迷足,酝籍这云天,山风在渡,赴一场辞醉又意如何?诀别,是谁的贪年清欢?

    等雪满长堤,闻那喘声一片,欲递山河暖,响枝空别后,深月已寂,海棠经霜,轻嗅一枚瓯信,却起落看尽人间梅色不知境。

    几时少陵成咏,几时浣花做溪,诗经里摆渡,漾开总是那年莲指捥腕的临水采桑。

    白鹭清驼,时闻欢鹤舞,刺绣梧桐刹那间槿花然,唐棠浦罗,盛开在待雪青塘一季,当凋零的新醅落成蚁酒,岁月却沉椽了半壁。细数光阴的左霏,纣蒂青桑,那锈迹斑驳的一墙红信,却写着轻泥过檐的万古传芳。

    蔚雪一冬,望春深锄,驿使不带归信,只愿这纤细柔绻里有你和阳春的小酒,倘迂弯径晓处,凭水花自成蹊。

    一口咽下,呷最深的浓烈,伴酒入喉,是谁酌来的小梅清饮,堪堪一枝蕊过,似香已暗过额头。

    支离片言,却偶有症结,结愈了伤楚,却落一个人清弹这过往所有的更深和沉寂。一棱冰花开过,有窗台晚自结淤,滴莹处却满落你的青妆。

    倦倚这枫林晚,而泠泠弦色不与筝音同,那些雪落枝头的日子却又不知为谁在风浣四起,而我,吮吸你以芳醇,小别灿然,你樱雪了一季,却执意纷纷。

    两窗待剪,于风腊染了小梅霜思,蔌蔌别离仍是午后阳光倾洒的姿意和慵懒,时光透靡却从没有留下半字借口。你来时只字未提……

    那些锵锵待苞的蕾于雪绽放,寒覆几多甜梦,绵絪不老的燕雀啼结在一声啁啾里,轻痂过雪似已淡淡遗忘……

    夜夜相若的月光,紧皱眉睫,似走神了面目全非,一汪月白辉影却有瑕喻可掩。

    光华症结了一晚,满庭风月,倾染相思疾无边,一如遇见你的每一晚,我夜夜荼毒。

    思念永疾,墨守成规纵不是一段最好的光阴,那一树官梅却又晓看了别桩,菱窗深自,暗暗轻许下丁香一诺。郁郁寡欢里谁又把这青山堆案?

    挽帐罗纱,你仍是一团暮色里最好的委婉,清梦挪移,一黛眉眼里却全是你数落的屡屡风尘。

    拂丹流蔻,草木青坠,甩一袖桃花浅底做绣案,待月满归庭后,你依旧在绯雪沉香处嫣然笑魇。

    煮雪赴汀是谁拥了这月色与七弦,调了素琴,一阙清音不和,但只需凭栏就可看到月水如初,待剩雪飞蝶,舞陌文字里绮情却总不被关暖。而荡荡黄沙后谁又咽下最后一丝灼痛。

    落瓣是谁的一眸定情,信物由你,而你行色匆匆,当庭晚,你折枝了所有的梅蕊与霜色。

    玉簟谢秋,研一池清墨与朝露,浅斟的句子里匀不开断肠,小令多负,似有几多情种,画里秦娥,何等儿郎?


    吟风,庭晚,漠语清城北,却桐锁了整个春秋。


    动荡这初雪,谁会在意,定是厌倦了这花柳残黄,


    草木行舟,所有的离人倦去,北驿吹尘,寒垣这一城,冬
    却蒹葭料峭了霜外云岑,


    远岸,芦笛声远,一苇秋白。


    时令这江梅,消昼一夜,早红褪却,却只剩病蕊飘寂,彼时月,溶炉静悄,一涴冰清,淡蔻相和。


    时间于一纸窗棂描驼这最深的褐色,胭脂画眉,更漏点风,丝丝拨落,是谁蕴棱了冰结?山阴摆渡,霰雾揉
    芬,一绛赭红眸落,谢风漾起,菟丝儿与鸢尾枯莠,一地横湿处,谁又点燃了最后的心自慵慵。

    拾阶历历,辘转青圃庭深,故园又萌几多梦,谁凭宫沼打鱼去,薄暮者轻唤何人?
    铜瓶银镜里却只剩万丈青鸢。


    壁老一地杂陈,暮如菩萨蛮里,写过的寒林陌陌,


    叶被相思刺透,却斟酌了一晚的情诗。


    彤云在左,引一壶溪水流觞,


    月逐笑,并结芙蓉连理,莫道叶叶情关,


    看春侯秋涨,丁香桥畔,倚桐听疏。


    谁家煨酒泥炉正红?


    隔帘风雅,从容只点数枝梅,占尽朝露,多一份瘦,也未能免俗,往来不语,都是魏晋骚客,谁人点绛朱唇。


    轻舟不载诗意,一声欸乃,泊在宋词明月里。


    龙门客栈,无酒、无欢、无岸、无花。


    沙卷起千堆雪,却只为你沉沧。


    梦溪里酌一杯婉月,鹤炉锡奁,拾一道烟松旧迹.


    消不尽这冬残,来年,沉香甲煎,是否可为你写下这梅花生生春意?


    守一份江湖约定,十万里单骑,何必温一壶不期而遇.


    你我相见,蚀了阑干,那年吴山岚越瘦了竹。

    萧江过楼几何,咫尺黄叶却夜游了陈词,数得庭前坛花开落,唱左唱右都不语这关关寥秋。


    青痂黯黯起义,与滨草结盟,挥手苍台自辞去,


    告别虚暮,只留了道玄白,冰魄唱晚,似已撕开长长深邃,记忆无从分解,
    旧迹蚕食思念的锈,翌年已不知去了哪里?


    唐诗漫篇,停脚落驻,却略带微泥,


    一夜噱欢无梦,偶尔的细碎点苍了整个唳山别谷,转身的衣袂依旧凛冽
    在寒风中。


    伶俜不知深去,浸润相思的过往却从不被悦耳传说,清印于手,却满目苍痍……


    隅梅向晚,仍有一朵羞窗情节,那萼红破蕊于故年里却又不知在为谁吞咽肆放?


    落花成泥,涓自不成溪,夜夜成眠的孤傲风林,呛雪又溅湿了谁的迷足。


    酝籍这云天,山风在渡,赴一场辞醉又意如何?诀别,是谁的贪年清欢?


    等雪满长堤,闻那喘声一片,欲递山河暖,响枝空别后。


    深月已寂,海棠经霜,轻嗅一枚瓯信,却起落看尽人间梅色不知境。


    几时少陵成咏,几时浣花做溪。


    诗经里摆渡,漾开总是那年莲指捥腕的临水采桑。

    白鹭清驼,时闻欢鹤舞,刺绣梧桐刹那间槿花然,唐棠浦罗,盛开在待雪青塘一季。


    当凋零的新醅落成蚁酒,岁月却沉椽了半壁。


    细数光阴的左霏,纣蒂青桑,那锈迹斑驳的一墙红信,却写着轻泥过檐的万古传芳。


    蔚雪一冬,望春深锄,驿使不带归信,只愿这纤细柔绻里有你和阳春的小酒,倘迂弯径晓处,凭水花自成蹊。


    一口咽下,呷最深的浓烈,伴酒入喉,是谁酌来的小梅清饮,堪堪一枝蕊过,似香已暗过额头。

    支离片言,却偶有症结,结愈了伤楚,却落一个人清弹这过往所有的更深和沉寂。


    一棱冰花开过,有亭台晚自结淤,滴莹处却满落你的青妆。


    倦倚这枫林晚,而泠泠弦色不与筝音同,那些雪落枝头的日子却又不知为谁在风浣四起,


    而我,吮吸你以芳醇,小别灿然,你樱雪了一季,却执意纷纷。

    两窗待剪,于风腊染了小梅霜思,蔌蔌别离仍是午后阳光倾洒的姿意和慵懒,


    时光透靡却从没有留下半字借口,你来时只字未提……


    那些锵锵待苞的蕾于雪绽放,寒覆几多甜梦。


    绵絪不老的燕雀啼结在一声啁啾里,轻痂过雪似已淡淡遗忘……


    夜夜相若的月光,紧皱眉睫,似走神了面目全非,一汪月白辉影却有瑕喻可掩。

    光华症结了一晚,满庭风月,倾染相思疾无边,一如遇见你的每一晚,我夜夜荼毒。


    思念永疾,墨守成规纵不是一段最好的光阴,那一树官梅却又晓看了别桩,菱窗深自,暗暗轻许下丁香一诺。
    郁郁寡欢里又是谁把这青山堆案?


    挽帐罗纱,你仍是一团暮色里最好的委婉,清梦挪移,一黛眉眼里却全是你数落的屡屡风尘。

    拂丹流蔻,草木青坠,甩一袖桃花浅底做绣案,待月满归庭后,你依旧在绯雪沉香处嫣然笑魇。

    煮雪赴汀是谁拥了这月色与七弦,调了素琴,一阙清音不和,但只需凭栏就可看到月水如初,


    待剩雪飞蝶,舞陌文字里绮情却总不被关暖。而荡荡黄沙后谁又咽下最后一丝灼痛。


    落瓣是谁的一眸定情,信物由你,而你行色匆匆,当庭晚,你折枝了所有的梅蕊与霜色。

    玉簟谢秋,研一池清墨与朝露,浅斟的句子里匀不开断肠,小令多负,似有几多情种,画里秦娥,何等儿郎?


    买不了青山做画,就蘸一笔流水做帐吧!你来时我正在,你抚馆清泠,我煨耳倾听,


    你侧侧一抬眸间,望曦了日月,四目对燃,可否弦弦动我?


    枯荣一蓬,夜雨朝漏,汲来吴侬短语,忆是陈桥侧,惜别春风却再也无继柳上眉,今夜,我为你不醉。

    三秋结霜,落无古艳,一手梅花,遗香处却已暗自清绝。

    有风竹篱,夜排舟声,听箫韵,笛声却不知玉人来,空负了一江左,我于右岸赊了酒。断桥残雪,只适合一
    老孤叟,就一口残。


    酹月白,不钓这寒江雪,只捞这月和你的素昧平生……

    雀鸟关关,广陵轻歌散,离季却绝了一座空城,当年谁智谁勇,羽扇纶巾与司马都夺了颜色,
    却遗我还在西城。

    桐木投火,等一只鹤归来,是桐尾笑傲,还是绿绮拔弦,待江山换了红颜,却嫌史记偏多。

    琵琶行切,临江瑟瑟,只是娓娓道了些胡言乱语,那枫桥的夜泊了,那古渡的舟横了,而归鸿却已不知何处。

    千酒沽心,江盆倾月,从诗经深处,摇一橹荇菜,最好是南宫迹,再加之香芜苎草做诗,
    解酒桂花正是端阳。

    漫过烟水,且留在黄昏后,尽是银月霜浸的昨夜酌明。

    这满地胡茄,可以横梁托梦,一地黄昏,绝不肯早早收场,待落叶爰归,
    结客缘扫,你是否只与我拥径小帚。

    淸秋做茶,谁来拾旧,满山岚气,水幔卷珠帘,添一枚榄炭,围炉可以轻取些暖意和你浅浅的醉话。

    今夜宋月造访,一杯空酒做酬,去年唐残别后,金陵南渡,却不知成就了谁的元俦冠冕,
    而我却留遗孤后,忘不了你的明末清愁。

    一兜秀石疏林,换了他山人家,赊去三千里清明上河图,只恐一路汴京走不完,


    于是便遣了墨,买醉在你的谢桥。

    拈词两行,句句素素里皆成你诗,纤指这月色我不知你与瑶花有何不同?

    拔了山海经,在舜尧徂年里,只余了故园庭木深深。我不赋离骚,谁来做楚客,满目汨罗都是我的泪粽。


    江山佐目平添了几分黛色,扶鸳黄枝已老,那夜夜成蝶的遐梦芳醉了流年。
    旧时岸花似已别动。你却在经久里与我唱着不息的老歌。


    浊杯里青梅,啜一口老酒,结识青苔,却失了最初的颜色,


    为何红豆待摘,却结成最卑微的样子。

    量指苍桑,一箧残秋里谁在点齿落白,笔留长安却每每都是你的笙歌写意。

    一案水色,都郁结在诗仙的书简里,是彷徨不前,还是放下笔剑离长安,你的空城却篆满我的字字深瞳。


    我知道今晚的白月光已被你嗟哦成一涟细碎,对饮朱砂,不知霜下李白吟,你我能否成为一双人?

    暗弦琴动,凭栏初上,一杯梅色,问月几同。

    沉壁半老,旧时光里马不停蹄的谁在言荒,月下垓成丘却坠满了一字简歌。


    那些笔带温暖的日子却早已含眸成冰。

    空遗这城,寒倾了关月,八千里风暴,却无人来袭。

    这遣不漏的光阴里,我也就此途经了你的暗香与风雪佐酒。

    元瓷过往,不言十指釉白,意邀这城冬深驻,我的手穿过你的青润如玉。

    不传世的夜晚,三处鸟鸣与布谷相依,那月白烁金流淌在轻轻一笔挥题下,叠一案的水月,枝头压过青霜。


    怀想那世外桃源,有一株枝兰正浓。

    洛雪已染,梅殢无言,十指,紧扣,


    可与尔卿卿,相拥,走进这青雪共白头……
    2/1/2021 7:43:48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