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国秋梦,一念安然

    山水清韵,梦里江南,亭台水榭,青砖绿瓦,勾勒出一抹光阴中最美的风景。浅秋来临,烟雨迷离的南国秋色,引无数文人墨客,醉倒于江南美景之中。与此,静心养拙,娴静悠然,盈一份淡雅的心性,素笔描绘出一幅色彩纷呈的水墨丹青画,不想辜负这短暂的一生。

    自古以来曾畅游过江南的文人雅士,时常憧憬着能幽居于古朴的江南小巷,沐浴在濛濛的烟雨之中,彰显其附庸风雅的心性。娴静的秋日里,呼吸着清新自然的空气,走进一处居所。无须雕栏玉砌,青砖绿瓦,素雅安然即可。一弯弯小路,曲径通幽,拾阶而上,兜兜转转迂回于秋色之中,将心搁浅。

    如此,心怀淡雅,悠然的情怀,并抛弃世俗的牵绊。悄悄走近江南烟雨里,轻轻抚摸着厚重的墙壁,品读着岁月留下的沧桑,将那些途经季节中的美,生命行走中的风景,逐一刻入历史,写进凄凄美故事的每一个章节,融入进真实的痕迹。

    独坐于青苔之上,在江南墨色的烟雨中,将心灵的污垢洗涤,冲刷,涤荡。如是,一屋,一亭台,一楼阁,乌篷船,小桥,流水,人家,青砖红瓦,便已入画。闭目遐思,听流水潺潺,渔舟唱晚,静静的在江南烟雨里,陶醉其中。醉卧于画中,勾勒出光阴里最美的画卷,谱写出心中的故事。此情此景,静怡中的美丽,唯心安才能体会,唯心灵纯美方能企及。

    当光阴的素手抚摸着季节的脸庞,这个秋天似乎姗姗来迟了些吧!喜欢安静的人,却身居闹市,喜欢素雅古朴的心,却无法获取安宁。时常向往拥有属于自己的方寸之地,却无法逃离闹市的喧嚣。心境狭隘,纷扰怎能心静?便无法做到自省其身,入佛的境界,升华其修为举步维艰。

    轻轻感叹,这世间人人都渴望有一处净土,来安放卑微的灵魂。于我,也如此。渴望世外桃源的生活氛围,选幽居之所为生活着色。远离市井,择一处幽静古朴的灵魂净土,成了人们修身养性的最大奢望。一山伫立,一石叠加一石的高耸,山无语,高度浑然天成,显示其雄浑与壮美。一蓬衰草,一木一木汇聚成林。邻水而居,僻静清幽,装的下自己的世界,便也给浮躁的心安一个家。

    山可静立无语,水可奔流不息,苍松翠柏长青不败,与山石为邻,与花草为伴。花开只为装点绿野的秀美,草绿只为能点缀四野的荒芜。静,无语,无声胜有声。听,心跳的声音,只需自己读懂。天空宽广,偶尔有飞鸟低鸣,叨扰着此刻的宁静。抑或,苍鹰掠过,振翅直飞入云霄。闭目遐思,如此境地,世间有我,便无你和他!

    “暮鼓晨钟惊醒世间名利客,经声佛号唤回苦海迷梦人。”经典的名句永世流传。佛的心境如此的淡泊名利,可为什么迷途的人们总不能幡然醒悟。世俗纠葛,杜绝名利,看淡浮华,修身养性,走出歧途,这是千古以来的真理,本该被人们遵循。

    然而,沧桑尘世,不急近功名能有几人?不为名利虚荣所扰的少之甚少,多少人为了权利利益熏心?多少人为了利益沽名钓誉?多少人为了虚名将鲜花和掌声作为评估人生价值的坐标?多少人为了体现自己的价值人前卖弄?

    或许,所谓人生的价值,都在于个人心态的把握。人到中年,深深感悟,名利只不过是过眼云烟,只能换取一时的荣耀;浮华只不过是虚拟的幻梦,褪去华丽外衣的背后,只能留下短暂的绚丽;再娇艳的鲜花也只能保留短暂的芳华,芳香过后势必枯萎,怎能万古流芳?虚伪的掌声,只能博得心灵的安慰,怎么可能让你受之无愧?或许,看淡虚无,能够找回最真的自我,成了走入迷途的人们最大的期望吧!

    看淡名利,走出个人的狭隘思维,以清心寡欲之心做一个草木闲人。物欲横流中不惊不扰,以兰之谦谦君子之风隐居于方寸之所,不为五斗米折腰,不慕虚名,或许便向佛心更近了一步。

    安静的人,总想独自品味孤独,才能找回真实的自己,将浮躁的心灵的坂依。南国秋色正浓,独自漫步在悠远绵长的珠江之上,欣赏着此刻的秋。渔舟唱晚,江水奔腾,沿岸苍翠的梧桐,高高耸立,直入云霄。花花草草,一木一石,络绎不绝的人流,奔跑的孩童,秋日里的纸鸢,闲暇散步的老人们,坐在长椅上窃窃私语的情侣,都将秋色装点。

    眼望绵延的江水奔流不息,她是南粤的母亲河,静静地流淌千载。滔滔江水中盛满了千古的文明,缓缓流逝的光阴似音符奏出一曲灵魂的乐章。纵横交错的立交桥穿江入海,尘世间有些轨迹却终究不能交错。

    风吹江面,荡起微澜,一眨眼便吹散了青翠的浮萍,瞬间没有了踪影。心中唏嘘感叹,浮萍与人有着如此的共性。聚聚散散,分分合合,永远在熟悉与陌生中做着交汇。那些曾经相依偎的伙伴,在不经意间便会各奔东西,将原本就脆弱的生命分离。

    我想,浮萍应该是彼此牵挂的,毕竟曾经相依相伴,毕竟有过在一起难忘的光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困顿纠结,有心无意的伤害和别离,一次次冷漠绝情地上演。浮萍惧怕分离,更惧怕相聚。分离了,情变远了,相聚了,谁敢说永生不会别离?浮萍无根,聚散无常,谁能左右

    缘分的机缘错落?谁又能真正放下心中的奢望,修心养性,不再痛苦纠结?终究没有答案。风吹浮萍,雨打落花,这个秋里,纷扰的心如何得以安宁?

    看淡随缘,心自静。择一处安静居所,走出阴霾,红尘纷扰能耐我何?“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之所以不能如佛一样,放下纠葛,看淡所有,走出困境,皆因俗人用情太深,才深陷困境,难以自拔。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中,沿江岸行走。一人,一叶孤舟,一抹晚霞悬挂于苍穹,与天地融为了一副画。沙滩上卷起裤管,孤舟边遥望远方,听水流潺潺,与一朵朵浪花缠绵的江水不时地激荡起层层微澜,将思绪叠加。清风阵阵,掠过江面的水鸟哀鸣,浪花拍打着船舷,时光在分秒流逝,追赶着夜的脚步,也追随着江水奔涌而去的步伐。

    闭目倾听,夜与风的合声,水鸟啼鸣时,与天空的回应,内心一丝触动。或许,它在寻找失去的伙伴吧!或许,它在悲凉这个夕阳下的黄昏吧!江水奔腾不息,生命追逐不已,于我,却只愿静静守候。看花开花落,赏云卷云舒,听渔舟唱晚,落日下一人一舟,一念安然,等风吹来,一个人独自醉倒在梦里的南国......

    慈光

    11/5/2015 10:53:09 A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