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为了等你,我在佛前参禅悟道,只为修得一份圆满,只为与你重逢在今生的红尘。从此,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那一世】

    前世的旷野里,无风也无雨。独立佛前,我如手中你留下的那一串菩提,静默,不语。那一天,你频频回顾,我亦步亦趋,终于还是失散在轮回的转角。一个人的洪荒,透着一种荒芜的气息。我未曾转身,却转眼天涯。

    那一年,那一月的那一天,遇见你是我最美的梵音!你说,等我,下一世花开,我来接你。我说,等你,在每一个轮回的蒹葭。话犹在耳边,却已隔了海角天涯,再也无法找到曾经的缱绻。

    前世里,没有烽烟。守一纸旧约,我安心修篱种菊,参佛悟道。花开的时候,我与南回的雁私语,诉说你给我的曾经那么美;花落的时候,我捡拾落花,细数一瓣瓣念你的忧伤。今生那么远,遥望的双眼,怎能把一池秋水望穿。

    身后的古树,一片连一片,怎能比得上与你执手细数一叶知秋的美?枝头,暮雨潇潇,一个凉字,薄了眉间的心心念念。我问佛,你去了哪里?佛不语。我问天,下一世,我该怎样与你在今世重逢?天也不言。

    忽然,我也无语,泪涟涟。你是我前世种在心底的蛊啊,心若一动,山河动摇。满目洪荒,我该留下,还是该继续寻觅你的踪迹?前世临别那一眼,太匆匆,我留不住你漂泊的脚步。

    青灯素月,佛安静打坐,我安静等待。轻捻记忆里那些爱的箴言,疼了心,湿了眸。烟波带醉的凝望,曾留几多叹息,曾伴几多痴怨。素白时光,在一帘烟雨中潮湿,缓缓晕开最初的颜色。

    犹记得,那一日桃花正开,我缓步江南的青石巷。巷中没有雨,我青衣素颜,循着梵音袅袅,忘记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斑驳的城墙,深深的庭院,牵引着我的目光,靠近,再靠近。

    待,推开半掩的门扉,只有,满眼落花堆满庭院。我没有声张,怕惊扰满院的安静。沿着寂寂落花,沿着布满青苔的小径,看枝头的绿意渐渐泛黄。真的是秋了,有一种微微的凄凉,有一种诗意的静美。花飞叶落,又一轮,我等的人还未来。难道,注定孤独一生,孤独终老?

    眸里,几许哀怨,几分柔情。偌大的世界, 只有一个人的郁郁清欢。

    前行,有琴音阵阵。委婉,悠扬,如泣,如诉。循着那一丝悠扬望去,你一袭白衣,儒雅,俯首抚琴。手落处,飞花阵阵,仿若瞬间几春秋。心底,感受到一种呼唤,一种深情的呼唤。恍然若梦醒,细细打量眼前人,似曾相识,仿若故人,一种熟悉的暖,让眼眸渐渐濡湿。梦里,几度相逢,几度离别,终究还是在这幽幽的深巷古院重逢。

    世界,那么安静。未曾等我开口,你早已听见我彷徨的跫音。 抬眼,笑意盈盈,你是琉璃?是的,你一定是!我在这里过了春,过了夏,等到秋,终于把你等来了。

    你告诉我,你叫篱落。我恍然。是冥冥中的牵引,是上天的安排,是梦中的熟悉,让我在就要放弃的时刻遇见你。 是造化弄人,是缘分使然,我们没有擦肩而过。你是我梦中的王。

    牵手的时光,在轮回的风里妖娆。一瓣落花,一株青草,一片白云,一滴露水,是平淡烟火中有爱的词章。不大的房舍,冬暖夏凉。晴朗时,你安心种下一篱萱草,或者种下一梗茶花,或者种下一片雏菊,或者养上一池荷花,或着在篱笆旁种下一株株桃树。

    我青衣素裳,洗衣做饭,读书写字,烹水煮茶。烟雨时,撑一把油纸伞,牵手走过枫桥,走过小桥流水人家,或者去更远的寒山寺燃一炷香。我们执手相看,不许永远,不许未来,只求现世的你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陌上,几许过客,几经流年。寂寂烟雨中,情愿固守一帘爱意,淡然一颗琉璃心。你不在的日子,我自饮自醉,诗酒年华。一袖清风,细雨斜织,浓了秋色,暖了月圆。日子,清淡如水,却是我一生追求的风景。

    然,世事如流,最美的风景总是走得最急。我说,篱落,你是我的王。你说,这一世,原谅我!我是下一个轮回的王,在这里安心等我,来世我做你的王。

    我来不及珍惜,你来不及挥手,我们之间被前世今生,生生阻隔。相爱那么长,相守那么短,不曾执意挽留,因为有些爱无需强求。爱你,我不要锦衣玉食,我不要繁华满城,我只愿岁月慈悲,你我无恙。你诀别的刹那,我的山河俱碎,十里秋风凉透了所有的缱绻。没有你的日子,眼角含着泪,我该怎样去微笑着面对眼前的物是人非?

    那一世,我的城,一片灰色。秋水无心,秋风无尘,你的离开,透着我无法参透的忧伤,丝丝缕缕,生生不息......

    【这一世】

    花开花落间,世间轮回无数。寂静,默然,守十里长街,细数一盏盏青灯,燃了几重烟火。你留下的菩提,在手中,捻了千遍又千遍,只剩下一个人的温度,几许凉,几重亮。

    走到累了,念到痛了,独坐枫桥,看一叶叶轻舟迎面而来,又随风而去。江水,独自静静流淌,带走了一盏盏渔火,却带不走我满腔的惆怅。难道,前世那一场相逢,真的只是一场烟花独放,爱如殇,迹难寻?

    匆匆,十年又三载,青丝渐染霜白,你为何还不来?你在前世约了我,我来今世该去哪里寻你?看不穿,望不透,月影万变,天涯的尽头是风沙。

    我度过了冬,经过了春,走过了夏,迎来了秋,却曾未觉得冷过。难道,远离红尘的日子,心渐渐静成了止水?

    冬季荒芜,我忘却了寒冷。看窗外,一片萧瑟,唯有那株老梅不言不语,酝酿着自己又一季的馨香。鸟儿不知冷,越过结苞的梅枝,穿过墙外,倏忽一下子找寻不见。那篱笆墙,经过几轮风雨,更多了一层斑驳。所有的时光,在冬日的暖阳下一一铺开。那年,那月,那日,那个清绝的身影,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你就那样,永远的留在了那一世,带着我无法忘却的痴缠。

    晚来,天欲雪,取红泥小炉,何时你再来陪我饮尽这一世的沧桑与忧伤? 雪栖梅枝,是我们共同喜欢的风景,如你我相看两不厌。人依旧,情还在,雪在飘,你到底去了哪里?你回眸不言不语,那条世外古道,隐匿了你来过的痕迹。转身凝泪,我们约好的下一世,你留在了前生。我的憔悴,我的清绝,与你无关,只与前世有染。

    春寒料峭,也不觉得冷。看草儿青青杨柳吐出嫩黄;看南回的春燕又在老地方安了新家。天气渐渐回暖的时候,在篱笆外又新植几丛勿忘我,在更远的山坡植下几株桃树。看着春风渐渐吹开桃花的笑靥,心不禁狠狠地抽搐了几下,瞬间又平静如水。

    你不在的日子,我早已经学会了坚强的面对。这满坡桃花,已铺满十里,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句,为你铺十里桃花,迎你进门。为了等你,我季季种植,只为,只为你有一天经过的时候可以看见,我青衣素裳,依旧是你喜欢模样,如这淡淡桃香,不经意间又落入你的眉眼。

    夏季酷暑,忘记了炎热。寥寥几株青荷,被轮回的风蔓延成一池。小河淡淡香,艳而不妖,亭亭净植。低眉,轻嗅,那熟悉的味道,像极了你的淡雅。只可惜,千年等待,我的痛你再也无法读懂。看过风景万千,你牵挂的是否还是临别时的那一眼?

    守一池荷香,总想把月缺读成月圆,却总是无法圆满。看一看繁花满天,听一听蝉声悠扬,我牵挂的还是你前世的那一眼。只为今生再来与你相聚,我托清风捎信,你不来,我怎敢老去?听檐下风铃,摇曳出昨日的执手逍遥,忽然就忘记了最痛的距离。这一场归期,是否已在途中?

    时间如烟花,不堪剪。走着,念着,忧着,伤着,不觉又到了这个令人伤感而美丽的季节。安静,端坐佛前,忘了前世,忘了今生,忘了你,忘了我自己。前世的约定,是一场不曾绽放的花期。秋风深处,染尽枫红。那一次转身,就像一场落叶的忧伤,被流年的烟雨打湿。穿过缕缕檀香,看不穿今世的你在哪里。

    静倚秋窗,看燕子又要离去,它们今年去了,明年还会回来,那你呢?你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拥抱着孤独,音信全无。我的呼唤,你听不见,今生,你遗落在红尘的哪一方天地?

    轻轻,一滴水墨,走湿了淡淡情怀。前世今生的过往,透着荒凉。蓦然惊觉,又是一轮秋风凉。我寂静,安然,竟然渐渐习惯了在风雨中,让自己坚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为了等你,我依然在佛前打坐。前世今生,生生世世的缘,我怎么舍得放弃?

    春去秋来,杨柳绿了又黄,燕子来了又回。风声渐近,可曾是你哒哒的马蹄?昨夜,有雨敲窗,是不是你真的来过?你说,这一世,你是我的王。十里桃花,染香了所有等你的时光,风经过的时刻,不知你是否曾收到过?

    那一篱萱草,如我的目光,握住了所有的安详。那一梗茶花,如我的温柔,安暖着岁月所有的寒凉。那一片雏菊,长成了你的模样,清新淡雅傲霜。那一池荷花,淡淡如水,熏香了所有的想念。那十里桃花,是你,是我,用一生也无法写尽的爱意。这一世,如果你还不来,那么,那么就让我在这里安静与时光一起老去。

    我记得,我爱过。我记得,你来过。我记得,你是我前世种下的蛊,我怎么舍得恨你?放空前世的记忆,许我今生最后一次沿着曾经的足迹寻你一遍。

    悠长的青石巷,青苔又深了一层。俯身,轻轻触摸,那么柔软,像极了此刻心的柔软。等了这么久,只剩下一袭清宁,一份寂静。

    青黛的记忆,始终无法更改。轮回几载,恍然你就在眼前,却真的再也无迹可寻。红墙碧瓦,又添斑驳。抚摸,轻轻贴近,渐行渐远的时光里,你可曾听见念你时的心跳?门扉,依旧半掩,一如那一世我初遇你时的安静。墙上的凌霄,依旧开得肆意,那叶,愈发显得苍翠。如果,一直这样该有多好,时光不老,我依然在,守一份执念,等你在每一个晨钟暮鼓。

    可是,从春念到夏,从夏想到秋,从秋等到冬,还是音讯全无。锦书难寄,空流泪,我的念也躲不过时间的薄凉。脚步轻轻,再也无法生出莲花。黄叶,堆满一地,我听见初见时的那一声叹息。泪,无法抑制的涌出眼眸。别了,那一世!别了,我的王!时光荏苒,岁月蹉跎。你辜负了,我辜负了年华。前世的那一眼,注定是我今生的殇。

    落叶簌簌,如蝶,如雨。是不是,它们也感知我的决绝,陪我一起祭奠那一世错过的忧伤?我彷徨,无助,忽然下起了雨。匆忙间,我竟然忘记了带伞。那柄旧伞,刻着我前世的铭心。也罢,就让雨淋湿我,打湿所有记忆。

    斜风,细雨,一丝凉穿透全身。终于,还是经不住这一份萧瑟的冷,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我渐渐失去了知觉......

    如果可以就此一梦不醒,该有多好。说什么前世,说什么今生,统统都与我无关。可是,我还是醒了,夜色阑珊时刻,我努力睁开眼睛。头有些痛,周围有一种熟悉的味道。闭上眼,再仔细寻找,是熟悉到骨子里的气息。再次睁开眼,打量四周,是我一直喜欢的素灯,白墙,案几上还有未干的字迹。

    “为了前世的约定,我努力修行,清风为邻,雨露为伴,只为早日还你一个圆满。我在水岸,你在蒹葭,白露之时,弯月变圆。这一世,我是你的王。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是篱落的笔迹,有几处被晕染泛白皱褶,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

    是你吗,篱落?轻轻触摸着尚有些余温的字,我感受到你的心跳,我知道那是你的表白,是你的思念。你和我一样,不曾忘记过我。心,就在那一刻汹涌如潮,泪决堤而下。一定是你,是那个前世约我的男子。你终于来了,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在我就要绝望的时候。

    手拿信笺,我忘记了头还那样痛,我忘记了自己还那么虚弱,赤着脚,不顾一切的呼唤着你的名字,篱落,篱落,你在哪儿?......

    灶房里,有浓浓的草药味,穿过丝丝烟雾,我看见你泪中带笑,仿若被什么击中,就那样深情凝望着我,肆意让泪水汩汩流下.......

    篱落,篱落......心中千言万语,说出来,都变成了这两个字。你可曾知道,你的名字,我在佛前念了整整五百年?前世今生,不过轮回一瞥。若我在,你会不会便不再离开,不再离开?......

    这声音,来自哪里,是来自我的口中吗?

    你哽咽着,嗯!嗯!是我!若你一直在,我不会再离开,再也不会了。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生世世,月月年年.......

    文字/琉璃疏影 落笔于2015.9.16

    秋天的落霞

    9/16/2015 12:58:07 P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