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祥二趴(微型小说)

    文:陌上阡尘

    (三)

    后来他亲外甥渐渐长大了成家了,为了养家糊口便外出务工,无法照顾祥二趴。便向镇里提出遗孤照料申请,政府只好把他接到镇里的颐养院,让他安度晚年。

    在养老院一年以来,他比布满乌云的脸开始不在阴沉着,整天和那些大爷大婶乐呵着,那些不幸所带来的孤独以及岁月的艰难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仿佛他一直就生活在这里,那些不快乐与他没有丝毫干系。

    据说以前和他同村的老人又提及莲花的事情,他眼睛马上放光:“真的吗?连花还在等我?那我得去看看她!不能叫人家等我一辈子,辜负了她!”其实莲花还真有此人,自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有些痴呆,见到人只知道“嘿嘿”傻笑。但是如今是否健在,一无所知。

    祥二趴还真惦记着莲花,也许只有人提及时,他灵魂深处那根深埋的情弦就拨弄开了。这不,他脸上不时闪过一丝不易捕捉的红晕。

    有天早上,管理员在查房时,忽然发现强二趴不见身影了。这下可不得了了,顿时大家都慌了神。管理员迅速报告院长,院长立即请示政府,政府迅速做出批示:立即部署,以人为本,全镇竭尽全力搜寻强二趴下落!

    民间的高人听说后,也不忘记指点迷津,他观了观天象然后掐指一算煞有介事地说:“此人位于东南方!”于是很多村民自发地到东南方去寻找,找遍了邻近的县镇,依然不见他的影子。后来,政府进一步安排部署,从附近的公路沿线进行地毯式搜索。同时在公安机关备案,到处贴寻人启事。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贴告示的第二天,邻县一村民来派出所办理身份证时看到了布告栏里的寻人启事。他琢磨着:此人好面熟!到底是谁哩?似乎在哪里见过。忽然他猛拍脑袋,自言自语到:“是他!是他!正是他!不就是住在俺们村后面山洞里的流浪汉吗?

    报警,民警迅速赶往事发地确认此人身份。亲眼目睹强二趴时,民警会心地笑了:就是他!大家辛苦一周终于看到结果了。

    而此时在山洞里,一个身穿黄色军大衣的老人站在洞口,帽檐在肩膀上耷拉着,一双黑色的皮鞋沾了些许泥土。他迎着刺骨的寒风,坚定的眼神注视着络绎不绝涌向山上的人群!他像极了守卫祖国的卫士!不!准确地说应该是特种兵。如果他肩上再有一杆枪(玩具枪也好),你不得不说他就是我们最可爱的保卫祖国边疆的卫士!

    听附近的村民说:“此人一周前来村里,小孩在山坡上放牛时发现了他,见他在地里拔萝卜。”于是村民们自发给他送衣服,送食物。所以一周来,他安然无恙。

    大爱无疆,敬畏生命。希望强二趴可以好好活下去,安度晚年。

    时间过去一个月了,那个伫立于洞口的特种兵的影子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于是有了写点文字的想法。在这个和谐的社会,他就像一座雕塑,镶嵌在美丽中国的梦里......

    陌上阡尘2016年1月28日于遵义

    当我们流连于灯红酒绿时,在我们的现实社会里,或许有着那么一群特殊的社会群体,他们食不果腹,缺乏关爱。也许与物质比起来,他们需要我们的关爱。--题记

    (一)

    “祥二趴”是一个孤儿的名字,幼年丧爹娘,随后随大姐嫁入花莲乡。至于他幼年的情形,也许只有父辈可以说得上来。准确说,“祥二趴”是没名字的,从我记事开始,村民就一直这样称呼他。

    “强二趴”有点憨厚,甚至有点痴呆,年轻时没有哪家姑娘会看上他,因此到老依然孑然一生。每逢村里有红白喜事,他会帮忙挑水,劈柴,只要主人家管饭就好,他不会计较是否给烟酒或者报酬什么的。他总会乐呵呵地进进出出帮忙做这做那,也许此时他真的找到实现自己人生的价值。

    印象中的“强二趴”一直行动迟缓,无论那些小孩还是大人都喜欢拿他找乐子。在山坡上,他总是牵着一头牛抑或挑着一担草慢悠悠地行走着。平时那些小孩叫他做事,他是不会答应的。但是只要你说:“祥二趴,我给你说个媳妇,好啵?”这时,他总会裂开嘴笑笑,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着急地回答:“真的吗,在哪里呢?”我们总会说:“就是邻村的阿莲。不过你得答应我们一件事,那就是今天给我们放牛,不许偷懒哦。”

    “好叻,好叻!”他总是迫不及待地回答。原来在“强二趴”心里还真渴望有个知冷暖的媳妇的。于是乎,此时的我们便可以欢呼雀跃着去掏鸟蛋、下河捉鱼抑或追逐打闹。同时还不忘朝远处的“强二趴”调侃:“祥二趴,你媳妇来了,慢慢等着哈!她会给你做新衣服呢。”

    我的童年就这样在与“祥二趴”的欢乐相处中渐渐远去,后来去外地求学,一直到步入社会。再也很少看到他。不过那幅关于他坐在巨大的岩石上,托着下巴孤独地眺望落日的画面,一直定格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二)

    再后来我偶尔回乡,零星地听说他老了,行动更加迟缓,目光更加呆滞。他姐姐及早过世了,姐夫再娶了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又黑又瘦的寡妇。再加上姐夫自己的两个孩子,日子过得确实艰难。据说从此以后经常听到那个黑寡妇的谩骂声:“你每天好吃懒做,谁白养你,我这辈子造的什么孽,嫁一个如此无能的丈夫也就算了,偏偏还带着你这个扫帚星!你趁早给我滚或者死去更好!”

    每到此时,祥二趴的姐夫总是唯唯诺诺地说:“你就少说两句,乡亲们听到了不太好。再怎么说也是一大活人。没事,反正他活不了几年了,就让他磨叽吧,就当死掉了没埋。”

    据说彻底惹恼黑寡妇的是一次祥二趴如厕忘记关门,这次可惨了。黑寡妇见状,身嘶力竭地谩骂着:“你这老不死的,如此不要脸,你丢尽了我们的家的脸也算了,人家那些黄花闺女看见如何是好,我的背脊骨还不被戳穿吗?”说罢,操起一根掏火棍用力直戳祥二趴的后脚跟,顿时鲜血入注,木质的猪圈地板上一滩殷红的玫瑰迅速蔓延,血腥味与猪的粪便味混合在一起向四处弥漫......

    再后来,乡亲们便发现他的腿活动更加不灵便了,走路一跛一跛的,而且肿得老高,间或依稀可见伤口化了脓,发出刺鼻的气味。开始大家还给黑寡妇提建议:“你要善待他呢,他姐姐在世时,他一直好好的,自从你进家门后,他经常鼻青脸肿,人家会说你不好呢?以后你家两个孩子如何谈亲事?”

    最初,黑寡妇还脸色难看地附和着:“那个是他夜半上厕所时不小心摔的,不是我打的,你们可别冤枉好人,我有那么歹毒吗?”再后来,随着黑寡妇地位日趋稳固,有人再提及此事,她便破口大骂:“自家的汤圆都没吹冷,还吹别人的粥!你家缺男人就把他领过去,兴许还有用呢!他在我们家,我爱咋滴就咋滴,死了我还得贴丧葬费用,是你管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如此的事情多了,后来也没人去过问了。乡亲们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谁也无可奈何,只好背地里叹气。一年四季,我们看到祥二趴都穿着一件破破烂烂布满污垢的分不出颜色的衣服。每到冬天,他依然赶着牛,瑟瑟发抖地蹒跚着在乡间的小路上来来往往。也许,在他的一生中,老牛抑或牛犊子是他最忠实的伙伴与依靠。也只有他们才可以静静地听他的倾诉。闲暇时,也常见他给亲爱的伙伴捉虱子。

    乡亲们实在看不过去,暗地里也给过他一些衣物。所以,在崎岖的山路上,你在花莲镇路遇一带着“柿花帽”的眼见埋入半截黄土的老人晃悠悠地挑着野草,赶着牛艰难地前行,没错,那就是祥二趴!

    哎,祥二趴也许真的年老体衰了、思维混沌不堪了。这不,他对哪些是可以燃烧的木柴也弄不清楚了,后来索性看到哪个新埋的坟茔上花圈架子也往家里拿;甚至还有人亲眼目睹他扛着腐蚀的棺材木板回家,这也许是有人从地里挖出的那些无人照看的坟的棺椁,人家把它遗弃在路旁,他却当做了宝贝。在乡村,看到死人的东西是很晦气的,何况他还把他往家里拿!可怜的祥二趴啊,你说你日子会好过吗?那黑寡妇又该如何收拾你?
    1/28/2016 11:28:47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