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菁华浮梦(完)

    “姬瑶花,几次大战你都可以杀了我的,但是你都手下留情了,我知道其中真意。如果是太平盛世,那该多好,你我也不必刀枪相向。”我苦笑不知还能再说什么,姬瑶花没再说话只是转身离开了。

    翌日,接到皇城急报,命我三日之内拿下苍桐镇。姬瑶花,命中注定你我生死两难存,这苍桐镇就是了结你我宿命的地方。

    “夜叉,出枪吧,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恨只恨战乱四起,而我们各谋其主。”我相信此刻我脸上带着的凛冽锐气,丝毫也没能阻挡我悲痛的神情。

    “陈浮生,如果有来生我定当投做渔家女再与你相见。”夜叉眼神一凛,已作戒备。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只见夜叉大喝一声已向我攻来,我未躲闪,早已做好被她杀死的准备。远处正在大战的无双见此,一个回马枪正中夜叉后背,我看见她微笑着倒在地上。

    “瑶花,瑶花······”我抱起她,身体有丝颤抖。

    “浮生,浮生若梦。幸好······幸好不是····不是我亲手杀死你,不然我会悔一辈子的,来世再见!”说完这些话,姬瑶花双手下垂,带着微笑在我怀里沉睡过去。

    经过一天一夜的大战,我军终于攻下了苍桐镇,一切得以平息。走在黄沙遍布的战场上,看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刺眼的黄光夹杂着一抹惊心的绯红,一如那战场上千人的赤血,妖娆而又美艳。兵刃随意的丢弃在地上,血肆无忌惮的流淌。四周尸横遍野,早已没有了活人的气息,我心里突然悲痛地不知如何是好。

    Part. 4 烟花燃尽,人人是分离

    青丝白发若昙花,花前月下绝风华。桃花香尽弄蒹葭,白绫轻纱付韶华。

    琵琶金陵空暗哑,千古回首叹繁华。倾城相恋红朱砂,空留长卷被风化。

    倾覆天下誓言发,眉目如画咫尺崖。杀尽天下逝年华,五更相望已无话。

    满眼风吹变黄沙,故道难寻昔日花。寂寞喧哗葬六甲,倾塌一瞬已刹那。

    瑶花,岁月沧桑,没有你的长安,一切似乎都毫无生机。江山长卷,却也早已泛黄,逐渐的被历史风化消散成尘埃。

    如今桃花已开尽,纷纷随风坠落,犹如飞舞的彩蝶倾尽生命最后的一刻,谱写出一场唯美的绚烂,而我却只能与你说再见。一切定格,周围一些的喧嚣却都化为无声,唯有寂寞在静静流淌。

    走在皇宫黑漆漆的长廊上时,我听见桃花凋零的声音,清脆的,很像心脏破碎的声音。桃花盛放的奢华,恰似她的容颜。沉醉复沉醉,醒时叶落如潮退。这场桃红般绚烂的时光,终于是走到尽头的时候了。浮生若梦一场,来生来世、生生世世、永生永世······我知道我和她,再不可能相见,再不相见。

    【注:无关任何历史,第一次古风短篇,不喜勿喷!】 多年以后,当我站在这个繁华盛世的长安街头,面朝我的王国,面朝臣服于我的子民,面朝这尘世的喧嚣,突然泪流满面。

    Part.1 浮生梦、书尽繁华

    三月的长安街头,桃花开得正艳。我走在这熙攘的街道上,心底却有一丝的伤感。想起那些年征战沙场的日子,想起那些飞舞的黄沙,遍地的尸首,想起那袭雪白纱衣以及那个清丽的容颜······这些仿若才过去了短短一日,又似过去了漫长的千年。

    “公子,公子······”

    “哦,无双,怎么了?”旁边的人声把我从久远的回忆里抽离出来。

    “没事,只是见公子突然停下来出神了一段时间了,看这天色是要下雨了,我们该回去了。”我抬头望着这阴暗的天空,恍惚中仿佛看见了你眉间一点红朱砂,超绝的风华,一笑倾城的容颜,怀抱着琵琶一声声的弹唱,与你咫尺却仿佛相隔着天涯一般。那时的你身着宛若白雪的纱衣,如瀑布般倾泻的发丝在风中飞扬。你的容颜犹如一副美丽的画卷从此深深刻在我心间。

    “无双,你说会不会真的有前世今生和六道轮回呢,如果有的话,那么我希望能再遇到她,我们只是寻常百姓家的儿女,我定要还她一世情缘,护她一世长安。”

    “公子,臣并不相信有什么六道轮回,这都是世人自欺之言罢了。但是公子,你可怪臣当初杀了她?”

    “这都是命,我又怎能怪你,只能说我们没有缘分。无双啊,这么多年下来你还是一点也没变,总是那么耿直,那么严肃。这一世,我能相信的人也就只有你了,我身边一品带刀侍卫的位置可是一直给你留着的。”

    “感谢公子的厚爱,只是您也知道无双这一生最怕的就是受到繁文礼节的束缚,但是只要公子有吩咐,定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若是别人 说出这样的话我只会觉得是在趋炎附势,但是从无双嘴里说出来我却是一点也不怀疑,除了能看到他眼里的坚定神情外还有这么多年跟我一起出生入死的情意。

    瑶花,这一世的长安注定留我独守。回首空空,苍穹无你,这一场盛世繁华,皆犹如昙花般的短暂。曾战场厮杀,只是为了你一人而战斗流血去争夺天下。为了你,我宁愿背负所有的骂名而颠覆这黑暗的朝代,甘心牺牲一切,甚至是牺牲生命也在所不辞,孤身在战场中生死挣扎。只是为何,为何你却狠心留我一人独守这茫茫天下?

    Part.2 醉花颜

    “奴婢参见皇上!皇上,太后娘娘让您起驾寿阳宫。”

    “朕知道了,你先退下吧,朕随后就到。”我摇头苦笑,看来这一次是躲不过了。

    “儿臣参见母后。”

    “皇上起来吧。我想皇上应该知道哀家找你所为何事,这么几年过去了,你枉不可再多加推脱了,这后宫不可一日无主,哀家也老了。”听到母亲的话,我心里顿感惭愧,身为一国之君却没能尽到孝道。

    “母后说的极是,儿子不孝,这次全凭母后做主。”

    “好,那便择日进行选秀。”

    平阳二十四年春,举国同庆,陈国天子陈浮生大喜,后宫之主为当朝尚书之女,上官盈此大赦天下。

    琥珀酒、碧玉觞、金足樽、翡翠盘,食如画、酒如泉,古琴涔涔、钟声叮咚。大殿四周装饰着倒铃般的花朵,花萼洁白,骨瓷样泛出半透明的光泽,花瓣顶端是一圈深浅不一的淡紫色,似染似天成。

    看到女子容颜的刹那,我晃神了。“瑶花,是你么,真的是你么,你没有死?”我抓着她的手臂,激动地手足无措。

    “皇上,皇上·····”她一把把我推开。

    “皇上恕罪,臣妾是上官盈,不是瑶花。”我仔细打量着她的容颜,这世间真的有那么相似的人么,摇摇晃晃走了出去。走在回廊里,五更的深夜是如此的寒冷,也是如此的空洞,如此的黑暗。

    Part. 3 半城伤

    邵阳十年春,陈国太子陈浮生领兵决战敌军大将姬枫于苍桐镇外。

    姬枫手下有一名戴著面具将领,人称夜叉。也同在沙场杀敌,手上一把冷电银枪同样例不虚发样。四面受敌,却仍毫无惧色,把冷电银枪舞弄得犹如黑夜中一道电光。

    我知道要破敌军首先要能擒住先锋夜叉,后来经过打探才知夜叉本名为姬瑶花,是姬枫之长女。我与姬瑶花曾七战,她四胜大败我陈浮生,杀了我军三万有余。原本无双可与其一战,只是我却不甘败于一个女人的银枪之下。

    夜越深越寒,风沙之中见饱历战火的苍桐镇城门正是紧闭,民居所挂的风铃零落声向······我缓步走向苍桐镇的不远处,苍桐镇的城头高处,只见身披戎甲,却是长发飘散的姬瑶花落寞地迎风而站,仰望明月!

    姬瑶花似是发现了有人,飞身下城楼,很快便发现了我。

    “陈浮生,你胆子不小,竟敢只身来我营阵。”虽然说出狠话,但是透过面具,我可以看见夜叉冷豔的双目有一丝伤感闪过,心里也为之一振。
    7/14/2014 5:08:14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