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年之后换你一句好久不见

    我经历了很大的挫折,可是我不敢说,我内心有巨大的阴影和无法填补的空洞,我变成了地底下的蚯蚓。世界潮湿、阴暗,没有办法保护自己,钻在土里,不愿意去接触。以前的我相信我们都会成为传奇,现在我再也没有勇气说我会了,我觉得我会化作尘埃,迷失在天际。

    我所经历的事是大挫折,过不去的坎,我不想故作镇定地说我可以迈过去。我不知道自己在过怎样的生活,不是我喜欢的方式,可笑的是,我却没有去改变这种生活方式,好苍白好苍白。

    其实我现在真的很想死掉,在我还有那么一点以前的时候,就这样离开你们,让你们记得曾经的那个我,那是我最骄傲的岁月,永远相信自己散发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光芒。在这个时候死掉的话,当你们都长大了的时候,会不会很羡慕我。永远都是这样的思想,现实的世界再怎么改变,我却依旧没变,永远是15岁时没心没肺的模样。

    我想挣脱现在我不喜欢的一切,可是却懒懒地不想去改变,我觉得自己睡在一个茧壳里,想成蝶却不去撑开壳。我太了解我,却永远不去改变,我真傻啊。

    白天的世界总是这样平静美好的模样,夜晚吞噬着脆弱的心灵,我身边的人总喜欢在夜晚咆哮,没有安慰,相互间保持着沉默。我想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知道,只有寂静的时候,思绪才会泛滥着悲伤,也才会看到自己的心。悲伤了,第二天还是很好的样子,其实真正快乐的人又有几个。

    夜晚的星星总是恬静,白天的阳光总是明媚,它们不知道,每天都会有些地上的人,淋湿了城堡,又晒干了城墙。

    我记得当时我看完这些话的时候,泪水早已打湿了那页薄薄的纸张,那是我第一次不顾形象在人前大哭。我不知道他究竟是遭遇到了什么,我开始恨自己,恨我不能在他身边陪着,恨我不知道他在哪,恨没有办法安慰他。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问过了曾经的所有同学,可没人知道他在哪,我只能作罢。我开始不停地写信,一封接一封,但是却没有一封是寄出去的。我开始变得很悲伤,很沉默。

    我不曾想到,时隔七年我们会再遇见,我突然无比坚信那一年你无意说出口的一句话: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了你我都会在你身边,陪你一起猖獗。虽然你消失了七年,但是最后你还在我身边,这样就足够。

    景,好久不见,欢迎回来! 好像人开始慢慢成长,就会慢慢缅怀以前的种种。无论是失败的,成功的,开心的,还是难过的。绚烂的,还是苍白的。都像是变成甘草棒一样,在嘴里咀嚼出新的滋味。甜蜜里是一些淡淡的苦涩,让人轻轻皱起眉头。

    但大多数回忆里的自己,都应该是浅薄而无知的,幼稚而冲动的。所以才会有很多很多的后悔萦绕在心里。

    但又非常微妙的,却会对曾经这样的自己,产生出一种没来由的羡慕。

    ——题记

    我回过头去看自己年少走过的路,一天天地观望,我以孤独的姿态站在路边上双手插在裤兜里,我看到无数人从我身边面无表情地走过,行色匆匆。大雨瓢泼而至,我没有躲避,没有打伞,只是那样站着,看着身边的人四散逃离。

    “阿木,好久不见!”突兀的声音,挡住雨水的伞,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我一时语塞,只是用双臂紧紧搂住身前的人,这是C城的七月,我在这扎根的第三个年头。

    “景,真的是你,七年了,整整七年了,我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你了。”

    景之于我,不知道要怎么说这份情谊,遇见他那一年我还只是15岁的少年,他是转学生,后来听同学们传言说是从一个晶莹剔透的城市来的。那时候的我绝不会想到,后来的我会跟这样的人成为铁哥们 ,成为在之后七年的时间里一直怀念的人。

    那是2005年的五月,陈阁镇的杨花随风纷纷扬扬在各个角落,像雪花一样美丽,就在这个季节我结识了这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景。

    跟他熟识以后才知道他的脾性,有点小倔强,抽烟,喝酒,进网吧······ 这些事情在这个有些传统的乡下小镇的人看来就是混混,不务正业,是不被允许的。

    在认识景之前的我不喜欢跟人说话,只是一个人埋在学习里,可谓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后来因为跟他走的很近被班主任特地叫去教训了一顿,说我跟着别人学坏了,交友不慎。但是我心里却不这样想,可能他的言行让老师们看不惯,但是在我心里他却是极为重要的,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

    我并未听从老师的话与景保持距离,反而跟他越走越近。那时候每天晚上吃过晚饭,我们总是打着晚读的名义跑去教学楼背后的那个破看台上玩,我们站在看台上看隔壁学校的女学生,然后开始谈论她们。

    那里还有一面残破的墙面,上面写满了各种话,我们两个当然也效仿了那些前辈的做法。只是那时候幼稚却真切,写了:阿木和景永远是好兄弟,以后结婚生子了也会一直在一起。那个看台下面还留存有几个破烂的房间,为了躲避学校检查,景每次都会躲在里面抽烟。那时候我还不会吸烟,就坐在旁边看着他抽烟,帮他放哨,很多时候我都会觉得景吸烟的样子很落寞。

    看台下面是学校名义的足球场,依然是残破不堪。听别人说,这里曾经是一个打靶场和赛马场,如今看起来格外荒凉。

    有一段时日里,总会有大群的乌鸦停留在球场上,没有食物可觅,只是那样停留着。冬天的时候,我也曾看到有大量乌鸦的尸体遍布在球场。在黄昏时候,这一切都显得那么凄凉。

    陈阁镇的冬天来临的时候,开始有漫天的飘雪,我跟景说我喜欢这里的冬天,雪花很美,我也喜欢这座小镇,可以用双脚就能走到想去到的各个角落,我害怕离开这里后我就不是我了。那时候我记得景说,没事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始终都是我认识的那个你,我想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在陈阁镇的冬天刚来临不久的时候,景就离开了,只留下了一个字条,说是去了另一个城市了。我想,他去的地方应该是一个更加晶莹剔透的城市,这里穷乡僻壤始终不适合他。离开的时候,我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他亦没有留下。

    我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就像景不曾存在过一样,借此来麻痹自己。虽只是短短半年时间,却一生难忘。

    后来的我考上了市里重点高中,我想我也可以去那个晶莹剔透的城市了,那么会不会遇见你?事实证明,我没有再遇见景,庆幸的是我收到过他的一封信,只是依旧没有给我留下地址。景在信中这样写道:

    这是深夜几点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很冷。

    我想你们每一个人了,可是我没联系你们,我觉得害怕,怕你们不记得我了,不在意曾经的日子了。我觉得自己很过分,如此狠心。可是你知道吗,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好想平时都跟你们嬉笑怒骂的,可是我怕我没话可说。我现在过的日子,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内容了。可是听到关于你们的事,知道你们五彩斑斓的生活,我觉得我被遗弃了,被生活丢下来了。

    我一直害怕,怕失去你们,却不知道怎样去抓紧。我还在想,其实没关系啊,不联系大家也还是好朋友。但事实是,你们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了,我感觉离你们好远好远。
    5/8/2014 3:16:04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