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光流转,后会无期

    往南往北,忘南忘北。

    浮华沉寂陌生的城市,穿越年华的酸楚。

    走出梦的深处,我听见黑夜与冷月唱尽的寂寞。

    【九月,旧时光不覆】

    九月,春城阴雨连绵,有冬的气息。

    周期性的失眠复发,整夜不能寐。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各种梦境萦绕至天明,终不得安宁。

    没有百无聊赖,没有忙得不可开交。

    没有肆意弥漫的悲伤,也没有让人喜笑颜开的事······

    这时光,不悲不喜,平平淡淡。或者,这是一种淡漠。

    一如既往的喜欢听一些悲伤的旋律,怀念一些人,念及一段旧时光。

    流年远去,青春不再,多少情深,乱了一城往事。我说,我还没来得及享受这段美好年华,便已只剩下追忆。

    在一段时间,总是习惯依赖于某人对自己的好,以为这样就真的快乐了。

    后来,喜安静的自己终究还是明白了,一切只是假象,只是生活给自己的恶作剧。

    九月,香格里拉已慢慢入冬。这是整整一年多,我没有再回去过。

    习惯想念那几年的冬季,那面残破的墙面。如今想想,那面留有我们字迹的墙也应该早已不复存在了。

    旧时光不覆,旧人远去,我还在原地不停地回忆。

    【多年以后,你会不会想起我】

    我们之间最默契的事就是,我不联系你,你也就不会联系我。

    落日如火,似水流年,我匆匆有过的所有年华,在最出色的一刻老是有你们的泛起。

    只是我不知道,有一天,我不再年轻;有一天,我们好久不联系;有一天,我落魄得像是逃亡的亡命之徒······

    到了那个时候,你还会不会想起我?

    我不曾在江南走过,无法体会那烟雨朦胧的哀愁。

    灵河岸边,三生石上不曾刻过我的名字,所以我也不懂那么的刻骨铭心,有时候一句“我想你”也会让我感动万分。

    时间像苍老的夕阳,我们像是夕阳下缱绻的飞云,该相遇时无法抗拒,要分开时也无可奈何。

    我们在不同的地方有着各自的思念,星光也闪耀不到你的内心,而我却还在期望你会和我看同一片夜空。

    没有风,没有云,只是悄悄的想念。这一刻,有如水的寂寞。

    终于打破了的沉寂,你说要离开。我没有过多的言语,一如当初淡漠的说一句“一路顺风”。

    回忆做酒,越饮就越是难受。

    你以为我早已忘了的当初,以为我是如此冷漠之人。

    只是你不知道,那些时光的每一个片段,我都清晰的记得,从未曾忘记。

    它们只是被我尘封在了心底最深的地方,除了你,无人能触碰。

    你说离开以后便难再联系,我依旧不言不语。

    你说,这一次是真的走了;你说,我会想你的;你说,可以的话我给你写信吧,写情书······

    我很轻松地说“好”。我们像是当初那般肆意地说着话,亦真亦假。

    只是,我并未告诉你,我梦到你了,那个梦很美,似童话故事。

    我在想,许多年以后,你是否还会记起我,在遥远的时光背后?

    或者说,现在的我们还能记得彼此多久!

    【北城以北,南城以南,凉城已无泪】

    看到这样一句话:北城以北是无尾声的海。我就突然想到了你。

    北城以北,南城以南,久居未央。

    北城以北,长乐未央,沫颜女子,素色锦年,倾心向暖。

    很久以前,你就说过你眷恋这里的城,也眷恋这里的人。

    我记得你在终南山下的微笑,那是第一次看到你的笑颜。

    那一抹笑,却定在了我的心里。如一段冗长的记忆,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

    南城以南,我在这个人们口中终年温暖的城市独自走过这些年,不痛不痒。

    到了现在,再也没有觉得被悲伤笼罩而呼吸困难,再也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而难过很久。

    有人说我变了,变得很冷漠。我问我,我真的变了?

    也许,早已被岁月这个隐匿的东西侵蚀殆尽。

    我扬起一抹笑,此笑,无名。

    我说,心有一座城,里面住着疼。

    你在北城以北,长安未能让你一世长安,只是徒增悲伤。

    我住南城以南,这终年温暖的日光暖城不暖人。

    岁月冗长,凉城已无泪。

    【余留我与时光一同苍老】

    突然发现,一个人久了,嗓子会变得笨拙,卡带愚钝,以至于心里的翻江倒海无处倾泻。

    最后,连笑容都开始变得僵硬,失温。

    时光的鞭子,抽痛了谁的心脏。

    虽然时光铺天盖地,覆盖了生命余留的伤痕,可是她若隐若现的残体却欲盖弥彰。

    你是我,翻开便合不上的未知。

    那转身的瞬间,已沧桑了一季光阴。

    很喜欢静静沉沉的歌,就像陈奕迅的《好久不见》。

    每一次静静吟听,都有种想哭的错觉。像是渗入骨髓般,痛快彻底,而不留一丝浮华冷意。

    忽然想起一句话,我最害怕的事,是这辈子最终没有嫁给你。

    那最幸福的事,是不是,这辈子最终我娶到了你。

    我们像受伤的刺猬,执着的奔跑,却怎么也逃不过时光。

    如果时光老去,岁月脱皮,而我们还在,你会不会依旧留我独自苍老?

    某年,某月,某一天,抑或某一瞬间,你会不会为了我而奋不顾身?

    有些东西,一不小心,便被时光偷走了。

    而现在,独留我与时光同老。
    9/8/2013 1:02:29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