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客清风至【文/白音格力】

    我只愿是你的一个清风客,如僧敲月下门,如清泉石上流,夜来月下,山水寂然。

    古人累心时,可以静坐枯庵、溪石、湖亭,于方寸地,平心静观。花开风里,心观自在,身体放空,襟怀出云。

    我曾数月几次,去一小山见两棵枯掉的树,它们并排着,齐齐地一个方向,斜身倾倒。根因在山沟边沿,所以外漏,盘在一起,特别醒目。

    坐在两树粗根相连处,一直想知道,它们会彼此说些什么。往返几次,有时干脆就躺在它们身旁,树林静幽,我想无心地睡在这里,也不错。那时忽然觉得,我是它们的清风客,不是正好?不关心山下的街道,不关心明天的事务。

    正如明代儒学家陈白沙所言:“不累于外物,不累于耳目,不累于造次颠沛。鸢飞鱼跃,其机在我。”果然是这样。

    在我,我可以是清风。

    马致远说:“林泉隐居谁到此?有客清风至。”

    我们没有山间茅屋,篱笆小园,没有诗经开出的桃,没有陶渊明种出的菊,也没有周敦颐爱过的莲。但我们有腿,有目,有耳。行到诗中便见桃,去到南山可看菊,来到池边能赏莲;要不就在自家窗前,听风听雨听雪。雨雪不常有,风四季如客,换着或温柔或清爽的行头,时时来拜访。

    所以我的房间,四季更替,有客清风至。

    最喜欢房间里的味道,便是风的味道。春风十里,远远捎来百花消息;夏蝉阵阵,窗外荷风送香气; 秋月空明,细风剪来一串篱外菊香;冬窗含雪,风送梅萼清香,此时正好听一杯暖茶,说一些老故事。

    如此,何愁不到古人佳处。

    这佳处,是任意处,是自在。如清风,能去焦灼、烦忧、困顿;可送鸟鸣,传花信,携水声。如此,走在山间,桃花成溪,野草为诗,随处一走,步步生香;行在世间,开门见山,云雾缭绕,窗外清泉,日夜弹琴。

    人于世间行走,其实心中都有一间屋。有的屋里,坐满了徘徊、困顿的人;有的屋里填满了热闹、喧嚣的人;有的屋里,窗明几净,两三友人温暖交谈。

    不管如何奔波,如何劳碌,我却希望,我可以时时回到自己内心那间屋里。也许只是一个人,一个人坐坐,喝一杯茶,翻几页书;也许可以发发呆,想念一个清凉的人;也许每天都有清风客人,陪我一茶一书。

    我知道,如果心中有清草香,心中有溪水声,必是清风来过。做一个心中有清风客的人,眼睛是清澈的,手指是温柔的。如此,走在哪里,自己也会成为别人的清风客。
    也许,路走一半,遇你宅门,门旁种着一页春天,开满柔软的时光。我悄悄路过,他日,你知道有客人来过,那不是我,是清风,绕过花枝,去时如诗行。
    文摘:白音读美微杂志【遇见-小平】

    遇见

    7/19/2016 10:34:29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