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空【雪小禅】

    清空所有的纠结,势必会成空。你以为的刻骨铭心不过是云淡了风清了。

    清空需要很决绝的一种姿势。

    因为习惯于此种惯性,因为习惯了依赖或者倾诉。所以,清空需要勇气和力量。

    太满的东西容易破败。不喜欢圆,总觉得过分地傻和张扬了。圆了就亏了。

    心里太满也需要清理。

    下雨的午后,一个人在异乡的城,并不孤寂。西宁人说话短而促,可是,听上去是温暖的。凉夏之都,的确很凉。这凉,可以做了催化剂,清理掉很多过分热络的东西。

    世界是幽深的。如果总在底处,会看到好多不同的东西。

    而那些复杂的,繁荣的,肮脏的……都需要及时清理。学会不倾诉,学会独自承担。你最后发现,你所有的倾诉对象,几乎全热衷于自己内心的私密,而对你,抱着观望或者看着事态如何发展的态度。

    所以,安静地和自己的内心成为朋友。

    读书,写字,发呆。想念一个人。

    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早就应该有这种心态,月落空明。从十几岁就一个人,不合群,到今天仍然是。文字是针,刺破了很多内心的苍老,可以看得到它的颜色,呈现出一种难得的苍绿。

    看透并不等于放弃。

    而是彻底明白应该要什么,不应该要什么。

    烦琐终究会过去。萧瑟与寂寞,是人生必须要承担的。

    昨天和陈去吃鱼。她说,要不要喝点酒?拒绝了。她是开朗而明艳的女子。我安静地摇着头。

    只在青海湖边要了一支烟抽。

    我说,谢肉,给我一支烟。

    谢肉是并未读过书的藏族男子,眼神干净清澈,他一直陪着我游青海湖。去藏族牧民家喝自酿的奶茶和酸奶,那女人用手亲自挖了酥油放在碗里,看着不觉得脏,只觉得无比亲切。

    对面二三百米就是青海湖。

    牛趴在草地上,阳光照耀在草坡上。

    忽然觉得人世间的所有纷争抵不上这一刻的清寂。喝掉奶茶,听着收音机里的花儿。

    曾经如此郑重地对待一切美好的事情,曾经全力交付,当然有抱怨和伤心。

    此刻,全化为虚无。

    那不过是必须经历的经历。

    坐在湖边,看着一大朵又一大朵的白云,心里清明干净,对自然的敬畏超过内心的纠结。

    过去吧,过去吧。

    都过去了。

    所有的爱恨情仇,所有的悲欣交集。——不过如此。青天白日里落着这纷纷的雨,有一种简单的明媚。

    小时候,恐惧的时候,常常一个人去风里走。走累了,就觉得好很多。

    或者睡觉。总是觉得睡醒了,天亮了,一切会好起来了。那真是有骨骼的忧伤。自小就不与凡花同,这是自恋的资本,就这样格格不入着,以书养人。常常在文化馆的合欢树下读书,读着读着,天就黑下来,整个院子,只有我一个人。

    这么多年了,依然记得清晰。

    那时心里是清寂的,有一种清丽的寥寥。后来喜欢了京剧,喜欢程派。我终于明白,那是喜欢的一种气息——寂寞而清丽的气息。

    也许到达自己的内心只需要一个指令。

    所有的纠结,势必会成空。

    你以为的刻骨铭心不过是云淡了风清了。

    你以为的一辈子生死纠结不过如此。缘分尽了,无论爱情还是友情,都会走向陌路。

    甚至不再去她家的楼下。不再张望一眼。

    都过去了……清空了所有。连梦也是,好久不再梦到了。恨一个人,不是天天念叨,大概慢慢淡忘更可靠。

    都过去了……那些爱与哀愁。秋天长水一般的风吹草动,曾在心里激荡难控,却原来只是一片水迹而已。

    而独自的时候,更愿意面对空寂发发呆。人生发呆原是很好——只记得在青海湖边发呆,有一种绝世的美。盘点了内心,剩下的人或事都那样简明扼要。

    非常知足。

    山也虚水也静。

    只有明月来相照。

    春梦一醒心自惊。在惊醒的黄昏里,有雨,有清丽的空气。

    站在西宁的窗前,内心空寂,波澜不惊。

    再见了,再见了。

    楼下传来青海的花儿民歌,我穿了长裙,下楼去吃一碗牛肉面。

    真实的生活这样明媚。

    与那戴着面巾的女子擦肩而过。我观望着她,她不动声色,脸色镇定安静地往前走。

    去了对面的面馆。

    要了一碗宽条的牛肉面和一个煮鸡蛋。

    恶狠狠地吃下去。我的胃,已经空了,我的心,也空了。

    可真好。

    来源:禅园听雪【思念-华语群星】

    思念

    7/17/2016 8:14:24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