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词中的最美初夏:雨晴风暖烟淡,天气正醺酣!


    文丨诗词君
    夏天,阳光落在溪水中,比白银还耀眼。此时,天气正好,草木尚浅,人也入世不深。最相宜,一盏灯,一卷书。
    长廊幽径,庭院深深。花影一帘,茶盏一套。
    好风怡心,明月娟妍,宋词里的婉约,一一成了座上客,唯美着后来一段又一段的时光……

    几只荷栽得很浅,但还是开了。

    绵绵细雨,夏日的美好,不光在荷上,也在荷旁。

    正如欧阳修在《临江仙·柳外轻雷池上雨》所写:

    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

    燕子飞来窥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精双枕,傍有堕钗横。

    柳林外雷鸣轻且小,池上细雨朦胧,淅淅沥沥如针线,落在荷叶上,荡起碎碎的清脆。

    兴致起时,便跑入雨下,待到飞雨湿裙袂,美人觚里藏满心事,簇簇丛丛的芭蕉绿了窗纱,方作罢。

    然后再素面朝天,让轻细的雨丝落在脸上,微微觉着痒,才觉欢喜。

    你不知道的是,你一脚踩进水中,一脚也就踩进了夏天。

    午后小憩,和着暖暖的微风,听着簌簌的响动,

    不知不觉间,便陷入了有你的甜梦中。

    正如苏轼在《阮郎归·初夏》中所写的:

    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沉烟。棋声惊昼眠。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昼眠惬意,被落棋之声惊醒,本有些恼。

    揉揉眼睛,却见碧纱窗下槐柳绿影,又闻新蝉如弦,稠密的蝉声里,比花朵还繁茂。

    门前的绿柳,遮住了门窗。阳光打在上面,噼啪响。

    满眼的绿色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斑斓耀眼。夏日浩瀚,万物无羈。

    卧榻上半醒半寐,问道:帘外是谁敲响了门户?

    白白地叫人惊散瑶台仙梦,原来是,夜风敲响了翠竹。

    正如苏轼在《贺新郎·夏景》(上阕)中所描述的:

    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

    渐困倚、孤眠清熟。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

    暮色悄临,风停在叶脉上。星光浩荡,送来金银花的洪水。

    月色如银,此身如梦。在时间的逆旅里,你我照影翩鸿。

    你要珍惜这个世界。

    花木葱茏,微风绕屋,最是凉意拂人的初夏。

    正如毛滂在《烛影摇红·松窗午梦初觉》中所写的:

    一亩清阴,半天潇洒松窗午。床头秋色小屏山,碧帐垂烟缕。

    枕畔风摇绿户。唤人醒、不教梦去。可怜恰到,瘦石寒泉,冷云幽处。

    午梦方醒,可是松阴笼罩之下,又觉得凉意可人。

    让人仍然流连梦境之中,心中充满了似梦似醒的迷蒙之感。

    梦里的花,被风吹响,想见的人,就在眼前。

    你说,这样的夏日美不美?

    素心一宅,云来卧,风来坐,花影上墙,闲书落墨香。

    无事坐闲,试茶,展卷,听风,看月……

    幽清而居,清凉自在。

    恰似苏轼写在《菩萨蛮·回文夏闺怨》中的嗔怪:

    柳庭风静人眠昼,昼眠人静风庭柳。香汗薄衫凉,凉衫薄汗香。手红冰碗藕,藕碗冰红手。郎笑藕丝长,长丝藕笑郎。

    夏日白昼长,幼时嗜睡。醒来时,已临近黄昏,穿鞋出屋门,见外公倚在藤椅上看书,

    暮色微醺,光线晕暖,他一句一顿,总要思索几番。

    旧巷子里时时会穿过一个身影,落在青石板上的足音缓慢交叠。

    当时记忆,如今追忆不得,想来也是早晚复相逢。

    忙忙碌碌的生活,总会叫人心情烦躁,

    唯有沉浸在书的世界中,才能获得内心的平静

    正如谢逸在《千秋岁·咏夏景》中所感受到的:

    楝花飘砌。蔌蔌清香细。梅雨过,萍风起。情随湘水远,梦绕吴峰翠。琴书倦,鹧鸪唤起南窗睡。

    密意无人寄。幽恨凭谁洗。修竹畔,疏帘里。歌余尘拂扇,舞罢风掀袂。人散后,一钩淡月天如水。

    南窗倦卧,晚读闲书。

    旧日素笺浅浅愁,易水砚边纸成行,仿佛用一曲笛音便可把鹧鸪唤醒,用一把琴书便可吟出爱恨情仇。

    窗外有婆娑花雨,也有软糯雀鸣。芳心初歇,那一弦一柱的颤音变得幽长,且深切。

    仲夏午间,卧房或清、或静、或雅、或淡。

    这样的安谧,这样静下来、慢下来的时间是值得爱的。

    夏雨过后的荷塘,花朵正盛,白的红的粉的,粲然绽放或含苞待放,袅袅娜娜,很是抢眼。恍然只觉卷轴如画。

    正如李重元在《忆王孙·夏词》中写到:

    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沈李浮瓜冰雪凉。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

    要懂得停留,便越发珍惜眼前的美。

    忽而想起一句唐诗:“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

    塘水清浅,莲花亭亭,修养一颗净心。

    也想在院子里辟出一个小池,种些草,植些莲,等风吹来,水草猎猎有声;等雨降落,荷花散出沁人芬芳,使得满院是荷香。

    盛夏的光景,殷红窦绿,暝树俯疏棂,阴浓簇广庭。

    有心人把夏天摘下,封存坛中,不管光阴如何飞逝,我自悠然安定。

    正如苏轼在《贺新郎·夏景》(下阕)中所描述的:

    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秾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

    又恐被、秋风惊绿。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

    一日,在街角撞见了一株石榴树,半开的榴花宛如红巾折皱,偷偷采一枝,置于手心细细看,千重花瓣正像美人芳心,情深自束。

    想起故乡的一位阿婆,难得的的用心人。

    每年,她都要酿几瓮果酒,然后送与邻人、至亲。我有幸尝得,小嘬一口,酸、甜、涩、鲜,风味天然而纯正。

    待到花朵全部零落尽了,秾艳满地,伊人自取。这一季的繁盛也就结束了,那酒,也就该入瓮了。

    一人独行山径,一步一景皆可爱。

    正如辛弃疾在《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所写: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黄昏中看落日,见彩云的乱马翻飞,比任何的马匹都浩瀚、壮美。而此刻,繁星高挂,明月已照彻万川。

    月白,枝斜,风清,蝉声如针,惊鹊低飞,云深不知处。

    慵懒懒地迈着步子,把山影放在肩上,把溪水放在手上,然后穿越一畔风尘,生出一行行平仄相生的句子。

    林木葱茏,思绪斑驳,光和影都恰好柔和。夏天,变得如此动人。若说栖息,当是这般了。

    春末夏初,最喜乘船游湖。

    微风吹来,让人心情舒畅,仿佛天地间只剩一人,不似孤独,更胜心安。

    正如张先在《画堂春·外湖莲子长参差》中所写:

    外湖莲子长参差,霁山青处鸥飞。水天溶漾画桡迟,人影鉴中移。桃叶浅声双唱,杏红深色轻衣。小荷障面避斜晖,分得翠阴归。

    立于船首,俯仰上下,天光干净,远山如黛。绿水漾入云天之上,蓝空漾于碧波之中,天际广袤,蔚为奇观。

    波平如镜,船上人影映水中,宛若人在明镜中穿行,另是一番烟雨之境。

    在别处读过一个句子:

    “能够入画的人或风景,必然有让人神往和散发光亮的所在,

    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拥有和长成, 大多都是从修行和修整中得来,

    所以日子虽然俗常,却也不要轻慢。”

    深以为然。

    我独自走过苍苍茫茫,与你同行才有了光在世间。

    别走太快,风景要慢慢赏,日子要慢慢过,相信时光自会给你答案。

    *文:综合国学精粹与生活艺术、搜狐网络等,转载请注明来源。
    6/1/2021 10:16:27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