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曲清音书静好,三升浅墨记流年

    ◇◆◆◇◇◆◆◇2◇◆◆◇◇◆◆◇
    世人爱将浙江人比成中国的犹太人,因为他们有精明的生意之道。外甥们也曾说:“浙江人在生意场中失败后,他们一般不会沉浸在失败的痛苦、忧伤或烦恼之中,他们会一如既往地投入到另一场战斗中去”。或许道有不同,一旦你深入接触浙江人,你或许会感受到他们的另一面:悠闲、淡雅和无争。

    如果你喜欢上越剧,这种休闲、淡雅和无争会在柔婉、醉人的曲调中得以延伸。每年都会在采杨梅的季节前往浙江绍兴、慈溪、宁波、丽水一带走亲会友,顺便听听越剧。夏日的晚上,不论是街头广场还是公园里,随处可见自发组织的越剧演唱者和观众。一场疫情暂时隔开赴浙的路途,所幸建立越迷群,朋友之间尚能隔屏相见。好友名曰柔沙,借含“沙”字词牌成《浣溪沙》几首,记录美好岁月。

    浣溪沙·题越剧戏友柔沙

    玉指芊芊嫩笋芽,丹唇欺色紫薇花。秋波涌动惹思遐。

    莫道游鱼沉水底,休惊下惠破心枷。都疑西子浣裙纱。


    浣溪沙·题越剧戏友柔沙
    谁赐青丝分翠烟,娥眉淡扫拢春山。轻颦浅笑惹人怜。
    声脆犹如金彩凤,调柔不让戚雅仙。痴痴听罢忘回还。
    雅出律,无字代替,暂不改。


    浣溪沙·题越剧戏友柔沙
    幻似迷途洞府中,簪花神女袖香浓。羽纱一袭映颜红。
    脆婉歌喉消溽暑,轻柔笑靥最怡瞳。阮郎何德更相逢。


    浣溪沙·鸣鹤镇纳凉越剧晚会
    菡萏清香次第濡,晚风游累伏裙裾。池中月醉待人扶。
    曲调应为天上有,柔声信是俗间无。他年择地越乡居。


    月满西楼时制作
    6/26/2020 6:38:21 P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