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雨湿梧桐

    是入秋后的第一场雨。来得悄无声息。像初恋的少年,鼓足了勇气叩响心仪女孩的门扉。饱胀的情愫扑面而来,空气中弥漫着相思的味道,清凉而美好。

    都说秋雨缠绵,其实这缠绵里又夹杂着几多无奈与悲伤?人生至秋,揽镜思二毛,时令至秋,鲜妍不再,萧瑟暗生。看前路,愁红惨绿风流尽;忆旧途,燕语莺声自在春。强烈的视觉反差,情绪的大起大落,任你生性怎样淡泊,都不免感喟伤怀。

    古人悲秋,多引笔入墨,赋句移情。杜牧诗吟“秋声无不搅离心,梦泽蒹葭楚雨深。自滴阶前大梧叶,干君何事动哀吟”。以秋声入笔,以离心、哀吟勾兑,写尽了一腔幽怨与愁情。而高蟾的“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又将秋心秋绪推到极致,直教人一唱三叹之处更加物是人非的苍凉沉郁。

    秋天是个愁思的季节。你看,秋风一动,叶落知秋;秋霜一铺,满目清愁。就连那不问世事的秋虫,对着渐枯渐萎的草色泥尘,都会兰台泣露,伏地悲鸣。更别说夜雨寒山洇旧事,霖铃千古作别情的凄楚悲凉了。

    一直觉得秋雨是个满怀心事的多情女子。情窦初开的年纪被父母勒逼,嫁尽门第森严的高府,与不谙情事的丈夫貌合神离地过着不温不火的日子。锦衣华服难掩孤怀愁绪,而今美人迟暮更添凄清伤感。那一天小窗幽寄,于旧书中滑落一枚嫣红的心字,万千旧事瞬时奔突,两行清泪不绝如缕,隐忍多年的委屈一泻千里,连同那枚镌着陈年旧梦的心字。

    被生性疏狂的李白拾了去,发出“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的千古幽叹,被病卧潇湘的黛玉拾了去,砌成鬼泣神惊的《秋窗风雨夕》,被生未同衾死并葬的石评梅、高君宇拾了去,演绎了一场旷古铄今的爱情悲剧。而现在,它就躺在我有些苍白的掌心里,静静地与我对望,对望,直到我眼角溢出的那滴泪,再次打湿了它的唇语。

    今日的秋雨如此任性。从拂晓到黄昏,点点滴滴,梧桐更兼细雨,是要滴到天明的节奏么?

    8/18/2016 8:06:34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