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黎游记(五)

    巴黎圣母院第二个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的建筑风格。巴黎圣母院是法国乃至欧洲第一座“哥特”式建筑,它摒弃了传统教堂建设中常用的那种厚重的墙壁、低矮的屋顶、狭小的空间等格局,而大胆采用了轻巧的龙骨结构,使整个拱顶升高,屋内空间明显加大,光线也更加明亮。周围墙壁上一幅幅精美的雕刻,显得栩栩如生,令人耳目一新。窗户则全部采用五颜六色的玻璃和彩绘图案来装饰,使教堂内部的气氛显得既古朴又新鲜,既庄重又典雅。

    看过之后,不得不承认,它是欧洲建筑史上一个划时代的标志。虽然在最初阶段,这种风格还不断受到保守派的批评,所谓“哥特”就是“蛮族”、“半开化”的意思,是那些从上古希腊、古罗马建筑风格的人对它的贬称。但是随着人类的进步,社会的发展,这种无论实用性还是艺术性俱佳的建筑风格逐渐为更多人所称道,也成为后来欧洲盛极一时的一个流派。

    当然,有一点是必须明确和无可争议的,那就是作为一个宗教性建筑,无论才气什么样的方格,都必须保证它的庄重和神圣之感。也正是因为这样,巴黎圣母院虽然采用了新的建筑模式,使它有了一个长达130米、宽48米、高35米的大厅,可周围除了一些《圣经》中人物的雕像和几幅表现《圣经故事》的彩绘之外,没有更多的花哨装饰,保证了它的庄重、神圣气氛。

    每当你独自站在大厅中央,仰望直达苍穹的拱顶,耳边响起那架由六千根音管组成的大管风琴奏出的《圣歌》时,心灵就好象在接受洗礼,所有的“杂念“都随着乐声不断升腾,穿过高大的拱顶,飞到九霄云外……但冥想和忏悔都无法使现实中的人真正走入天堂,他们还必须回到社会,回到生活中来,继续面对种种现实。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受,就是因为看到,一面是许多有钱人将大把的钞票,呈现给眷顾过他的上帝;另一面是许多衣食无着、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在四处乞讨。两者之间,到底谁更需要帮助呢?很多走投无路者,不得不把肮脏的双手,伸向他们曾顶礼膜拜过的“圣象”下的捐款箱,来解决自己甚至一家人暂时的温饱。或许这也算“上帝”照顾贫困者的一种方式吧。

    巴黎圣母院第三个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是唯一一座由文学家用手中的笔挽救过来,并因此声名远播,得到世人瞩目的教堂。它那座高达69米的钟楼,直插云霄的尖塔,还有正面墙上用彩色玻璃拼成的巨大玫瑰形图案,精美的雕刻,栩栩如生的绘画……无论从建筑学还是从美学角度来讲都是令人赞叹的精典之作。就算在1831年重修之前,它的建筑规模也给非同一般。

    它最早建于1163年,前后经过了180多年才建成。但是由于反复更迭,它渐渐地被人们遗忘了。随着世界文坛巨匠——雨果同名小说的问世,在社会上掀起了极大的反响的同时,人们又一次把目光投向了那座饱经风霜雨雪和战火硝烟、日渐颓败的大教堂。国王路易·菲利普下令重修巴黎圣母院,从而使它又一次焕发青春,更增添了许多新的内涵,并且以崭新的面貌迎接众人。

    当游人们从北钟楼,沿着多达二百八十七级的台阶,拾级而上,到达最高处饱览整个巴黎迷人的景色时,又何尝不是在寻觅那位美丽的吉普赛姑娘——艾斯米拉达的芳迹。穿过一条装饰精美的过道,来到悬挂着重达十三吨巨钟的另外一个钟楼,我们的耳畔仿佛响起丑陋的敲钟人——卡西莫多,敲出的沉重又急促的钟声。

    这钟声饱含了对吉普赛姑娘的同情。对黑暗制度的控诉和渴望新生活的迫切之情。这座教堂的名声,就是伴着这样一个丑陋的敲钟人和一位美丽的吉普赛女郎的故事,传遍了法国,传遍了欧洲,也传遍了整个世界。可以这样说,雨果用他手中的笔,建起了一座不可磨灭的丰碑,应该感谢这位文坛的巨人。

    (下图为《巴黎圣母院》电影中吉普赛姑娘艾斯米拉达和丑陋的敲钟人卡西莫多的图片)

    11/22/2015 2:50:15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