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州半日之一:鼓岭

    这几年为稻粱谋四处行走,舟船车马天南海北,去见一些想见或者不想见的人,谈论一些令人高兴或者为难的事。像我们这样岁数在职场的人,倒也习惯了这些。

    只是,有时一人独处,还是会感到一丝的疲惫、困惑和恓惶。与我们的祖辈父辈相比,也许我们这一代人在精神上的焦虑更甚于物质层面的(这是社会发展的阶段必然结果?)。这种感觉不独我有,周边相识的许多朋友也都会提及。

    时间要向前走,日子得过下去。何以解忧?杜康不可以是唯一的,还得找一些别的办法啊。一是读书。读一本书,无论是在深夜孤灯下或是在旅途车窗旁,都可以让自己暂时与嘈杂纷扰的社会隔离,寻得片刻的安静;二是打球,输赢比分技术动作都不重要,只要能与球友胡侃海聊汗流浃背,转换角色放松一会儿;三则是抽空看看山水云月四季草木,访一访前朝古迹人文景观,瞧一瞧溪边芦苇山中茶园,得一点天然趣味,或试着寻找与前人神交的机缘。

    福州来过有四五次了,总是是匆匆而过,最熟悉的莫过机场和火车站了。穿行于这座城市里,映入眼中的这座城市的大河和路牌,还是让人联想起一些与这座城市有关的人物和事情。

    鼓岭

    知道福州的鼓岭,是在庐山牯岭的街上。

    去庐山是一年的深秋时节。从武汉乘坐江轮顺流而下到达九江,睡了一晚的三等舱,长江激浪之声未曾听见,耳边只是一夜机器的轰鸣和鼾声。行走在匡庐,山水自是一派美景,林间街边的欧式建筑也令人悦目。

    在一处西式建筑群的简介中,我第一次知晓“鼓岭”。在同一时期由西方传教士开发的几大避暑胜地中,以江西牯岭的规模最大,其次是河北北戴河、浙江莫干山和河南鸡公山。福州的鼓岭规模算是较小的。

    鼓岭,位于福州晋安区宦溪镇,山高800多米,夏日最高气温不超过30℃,有200多幢风格各异的避暑别墅,还有教堂、医院、网球场、游泳池、万国公益社等公共建筑。

    雾中做匆匆一游。游泳池有些意趣。山上有一处名“大梦书屋”的书店,不知店名是不是受了罗贯中先生五言“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的启发?

    12/14/2020 2:09:13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