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日广州之一:沙面岛

    许久没有出远门。7月里来到广州,说起来这应该是第四次来到羊城。得一些空闲,除却欣赏了夜晚江边的“小蛮腰”之外,走了几处名城必到之地,也算得偿所愿。

    不久前刚读完阿来的《成都物候记》,他在开篇中说到:“一个城市是有记忆的。凡记忆必有载体作依凭。然而,当一个城市的建筑不可能再来负载这个城市的记忆时,那么,还有什么始终与一代代人相伴,却又比人的生存更为长久?那就是植物,是树。”阿来认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尽力去了解这个世界。他写就的这组关于成都的花木记,其意义也正在于此。

    对阿来的观点我深以为然。对花草我却知之甚少,还是前几年搬到市郊新区居住之后,借助“形色”APP才认识了不少树木花卉,将这些“故交新友”的枝叶花果仔细拍下,写在二十四节气的小文中。果然如阿来所说,关心关注植物可以令人心安平静。

    岭南四季常绿团花簇锦,我只认得街头巷尾的榕树。幸好,广州留下了许许多多的老建筑,可以唤醒这座城市的记忆,进而让人识得这座城市。这里就包括了沙面岛上的建筑。

    岛的面积不大,仔细地看看还是花了不少的时间。夕阳余晖穿过高大的树木,将建筑立面涂抹成均匀的亮色,有温热的风自南边的江面而来。

    而我知晓,这岛的正北,不宽的河涌的对岸有一条马路,叫做“六二三路”,是用来纪念一九二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发生的事件的。

    [背景]沙面,曾称拾翠洲,因为是珠江冲积而成的沙洲,故名沙面。 沙面位于广州市市区西南部,南濒珠江白鹅潭,北隔沙基涌,与六二三路相望的一个小岛,有大小街巷八条,面积0.3平方公里。 沙面在宋、元、明、清时期为中国国内外通商要津和游览地。鸦片战争后,在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后沦为英、法租界。

    沙面是广州重要商埠,历经百年,曾有十多个国家在沙面设立领事馆,九家外国银行、四十多家洋行在沙面经营,粤海关会所、广州俱乐部等在沙面相继成立。沙面见证了广州近代史的变迁,已成为我国近代史与租界史的缩影,沙面岛上欧陆风情建筑形成了独特的露天建筑"博物馆"。

    8/25/2020 1:34:31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