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雁荡山

    这是第二次来雁荡山了,两次游历时天气都是阴有小雨。头回走的是大龙湫,恰逢春季多雨,瀑布飞流很是壮观。这回看过了灵岩景区,里面有小龙湫,也看到了飞泻直下的银练。

    雁宕山,曾称雁山,今称作雁荡山。雁湖岗顶,昔有湖“方可十里,水常不涸”,芦苇茂密,南归秋雁多栖宿于此,故名。灵峰,灵岩,太龙湫为雁荡风景三绝。其山在浙江温州地区,并分为南、中、北三段,北雁荡山面积最大。

    此处有灵岩寺背依灵岩,寺以岩名。其四周群峰环列,雄壮浑庞;古木参天,环境幽绝。清人喻长霖的一副楹联的下联,生动地写出了它周围的景色:“左展旗,右天柱,后屏霞,数千仞,神工鬼斧,灵岩胜景叹无双。”其中“展旗”、“天柱”、“屏霞”皆为环列寺庙的山峰。

    徐霞客曾经来此游历并作记。他生活的朝代是万历和崇祯,前者二十八年不上朝堂理政,后者则志大才疏、自毁长城。这是有明一朝之中最腐朽无望、充满失败感的时期。徐霞客选择游历山水,有其志向和兴趣使然,恐怕这里面也有一些文人郁郁不得志而归山泽间的隐逸情怀吧。

    在他游历生涯中重游的地方只有三处,雁荡为其一。

    山就在那里,千百年。至于附着在山体上的那些庙观、摩崖石刻、缆车步道什么的,在山看来都是些奇怪的东西。于山来说,世间风雨、朝代更迭,如山间的春风秋雨、朝阳余晖。山,只是静观无语,山岚雨雾间,隐绰朦胧。山谷里,过客匆匆,花开花落几度春风,热闹终究归于长风落寞。

    人们不远万里来到山脚下,以脚步丈量山脊,绝险处甚而要手脚并用攀登,脊项几乎与坡面平行。以欣赏和平和的心态与山对话,大山则加倍地馈赠以世人难见的雄奇和瑰丽。

    下午看过奇峰、小龙湫和石刻。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月夜下,山的魅力的确是非凡的。

    灵峰夜景,移步换形,惟妙惟肖,为独有之妙趣。我没有在夜晚的黄山体味到“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意境,也没有在月夜纵一苇之舟游于赤壁之水,感觉“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的境界,倒是在雁荡山的夜晚感受到了大自然和个人想象两者结合碰撞产生的魅力。

    莫言在此有题字,甚为有趣。

    天色向晚,于山脚下打尖。一围院落,瓦房三四间,菜甚美。老板娘端庄貌美,言语绵软,年纪看过去不出二十三四岁,两个小孩却是满地乱跑了。

    徐霞客的故乡在江阴马镇。有一年乘车路过镇子,是否要下车拜谒却颇费思量。转念一想,如此所谓故居多是后人仿建,也许还散发着油漆的味道。还是多走几处留有他足迹的山川,这应是对他表达敬意的最好方式了吧。

    8/20/2020 4:06:59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