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丈量时间的事物依旧生长.我的二十四节气(己亥年.下)

    这个春节注定是不平凡的,对于一个国家。

    同样的,这个春节,对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家庭,对于每一个人,也是一样的不平凡。

    从上一次的SARS到现下的2019--nCoV,十几年过去了。

    十几年的光景,不过是万物逆旅之一瞬。但之于一个人,却是不短的时光。

    瑞士天王,追了十几年,从前四大赛熬夜看,听装啤酒喝了不少。接触乒乓球,说说也是十几年了,汗出不老少,球技还是半吊子。转行做别的工作,也有了十几年,努力着,业绩却差强人意。

    书也读了好几个十几年,可时常犯迷糊(书还是要读了再悟,多读多悟)。米粉吃了有几个十几年了,还是个喜欢,饺子,就更不用说了,那份热爱,已经深深烙在骨子里了。

    今年还未开春,事就一件件地来。不过,花儿年年照样开,记住或者遗忘,日子还得往前过。就这样吧,且过着。

    一年四季,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时光一天天地流逝,我还是习惯性地记录着,用自己的笔,脚步,触摸,感受,听觉,味蕾……趁着还有这份感觉(兴趣或是执念?)

    BTW 照片大多是手机随手拍的,记录和表示当时境况下的那些个场景和意思。


    13 立 秋

    立秋,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三个节气,意味着秋天的到来。

    虽说后面也许还伏着“秋老虎”,但毕竟,天气早晚有了凉意。天空,也高远了许多,云却是不淡,正是“七月八月看巧云”的好时候。

    随手拍下立秋前后几天的云影天光和水色花草,记录时光的事物一直在生长。

    秋字,禾木与火。谷物成熟,劳作辛苦,生活都不易。立秋当日,舟车劳顿五百余里,奔波为稻粱谋。

    傍晚时分,闲下来一人独自静坐树下,樟树华盖亭亭,蝉鸣数声,茶水已凉。

    忽然,耳边似乎闻听:蒲扇拿去,当心蚊虫,也好去睡了。那是熟悉的声音。回头,周遭阒寂无人,但见月色如水疏影婆娑。

    当日恰逢生日,惟念母慈恩。


    14 处 暑

    最好新秋时。

    傍晚,穿过一街烟火,转过街角下堤坡几步,走上土路小径,人就被浓荫掩映。

    溯溪而上,樟树合欢和垂柳枝叶的外面,依旧是夏的炽热,紫薇美人蕉艳色晃眼,蝉鸣声声依旧。只是,树的暗影里的风有了秋凉意味。

    远山逶迤,天空高远。新儿童公园的嬉闹声也渐稀,沿溪向回走。桑榆既夕,秋阳绚烂,秋水宁静,秋波温柔。

    对岸,苇丛疏离摇曳,有白鹭漫步溪滩。再过三侯,就是白露了。

    过铜陵大通古镇。昔日,樯帆林立,商埠繁华。今日,雨打风吹去,唯见长江天际流。

    15 白露

    白露至,草木结晨露,日夕秋风凉,已不闻寒蝉鸣。又是一年满城桂子。

    “白露茶”、“白露酒”、“收清露”、“十样白”等旧俗,原本都是人们用来记录时序流年亲近草木山川的,可使平淡的生活充满仪式感。只是这些几被湮没于时下匆匆脚步之中。

    今年白露的前两日,过宣城,出于仰慕登谢眺楼。凭栏北望,只见高楼林立。但我知晓,十余里外,“相看两不厌”的敬亭山就在那里,一如韩昌黎、李白、石涛那时的模样。

    大唐,白露月夜,李白独上金陵西楼,“白云映水摇空城,白露垂珠滴秋月。”此时,面对此景,诗人写下:“解道澄江净如练,令人长忆谢玄晖。”

    这里李白化用了谢眺《晚登三山还望京邑》中“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句。

    士人间的感情炽烈而真挚。昔日画坛有“青藤门下牛马走”的趣谈。

    “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观看2019世界杯男子篮球赛,美国 VS 法国。

    希冀体育不包含政治因素抑或个人好恶,是不现实的(你可以参考洛杉矶和莫斯科奥运会,你喜欢许昕但从不看小德)。

    今晚,其实也没有啥爆冷,这一天早晚会来的,早晚而已,这取决于商业价值,也取决于各国协会。

    尽量抛开一切杂念,以竞技体育的视角和(无国界)球迷的眼光,来欣赏一场纯粹的basketball game.

    Btw. 依然喜欢波波维奇老爷子(的教练水平,风格,特别是风度),希望老了的时候,如他的模样。他的全名叫做格雷格·查尔斯·波波维奇。

    驱车百十公里,就为那碗米粉。

    16 秋分

    “秋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 此夕又秋分,一夜凉一夜。

    有诗人在空间里写着关于秋分的句章,我却独爱草木山川里的节气。

    柳叶临水低垂,蝉鸣二三声,这是提醒你我,夏,才刚刚离开。河湾荷花仍盛,桂子蕴香未开。

    秋阳高照,碧空澄澈,早晚凉风习习,风和气爽,这是一个美好宜人的时节,这个时候,我不想唱许巍的《两天》。

    廿四节气里有秋分,前面还有个春分。一天,平分了春天;一天,平分了秋天。一天,拿来想念,一天,用来遗忘。

    再往后,会是丹桂飘香、蟹肥菊黄的时候。几场雨一落,又是“一场秋雨一场寒”的光景。

    只是,“三秋”耕作大忙的景象已是不大多见了。

    btw.图1~3是夕阳下栾树落地的果实。

    观看2019女篮世界杯,中国女篮险胜澳大利亚女篮。有感:
    1 终场前10秒,落后1分,许利明指导叫暂停,打进,领先一分,比啥L指导到位清晰。
    2 邵婷运球转身绝杀,脚步手感比啥“国民大侄子”飘逸。
    3 终场前5秒,澳大利亚边线球,王思雨抢断,比啥“大王二王”的脑子步子手臂好使。
    4 澳大利亚女篮现世界排名3rd,去年世界杯亚军,比波兰男队排名可前了去了。

    闲来无事,出门登山。山无名,水流无意。看峰峦起伏,迎面金风送爽。
    夕阳古道,修竹茂林,溪水潺潺,寂静山谷,一行三五人。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山中半日,其实,世上也只是半日。

    国庆第四天。一场电影,一场球,一次老街之行。

    又是一年柿子红。

    在崎岖的山路上等待交汇,我拉好手刹,点上一根烟。吐出的烟雾还未散尽,他就出现在我的前方。

    他一定知道,我正在观察他,仔细地,戒备地,还带有一丝轻蔑,一边瞧着一边吐着烟圈。(丑陋的小家伙,秋风吹天气凉,转眼就是寒露,你不去找猫冬的地儿,还在这儿磨磨唧唧地爬,真是心大胆肥!)

    云在流动,树叶轻摆,山谷空寂。

    他正看着我。我想,他也在揣摩我,带着同我一样的情绪,两根触须缓缓地轮流晃动。(这个留着络腮胡的大个子,可怜的家伙,他没有翅膀可以自由飞舞,只能躲在铁皮壳子里喷着烟,明天还有无尽的事情等待着他做。)

    你我皆寄寓逆旅,“天涯踏尽红尘”。无论前景,希冀,相逢之时,可以“依然一笑作春温”。

    17 寒露

    “九月节,露气寒冷,将凝结也。”前有“白露”,后有“霜降”,天气转凉变冷。一个节气分三侯,初大雁南飞,而海边多蛤蜊,再秋菊灿漫。

    此时,北地落叶萧疏,南国苍翠如春。吾地则稻浪翻滚,红柿挂树,栾树绚烂,金桂馨香。

    寒露时节的景象,又如五柳先生在《九日闲居》诗云:“露凄暄风息,气澈天象明。往燕无遗影,来雁有余声。”秋菊满园,这是他想喝酒但没有酒可喝,独自空对秋菊写下此诗,感怀“栖迟固多娱,淹留岂无成。”(无酒亦可成诗呀,小E兄弟!)

    “寒露入暮愁衣单”。凉风动,寒露零,旅途辛苦,君请添衣。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寻访乌衣巷,街道翻修之中,尘土飞扬。乌衣寻不见,也不见仲谋周郎。

    18 霜降

    天青色等雨,独坐临河危亭中。

    隐约有叫卖吆喝声从河对岸传来,周遭是一片桂花树,花香淡淡而不浓烈,与凉风落叶一起,契合了这时候的节令。只是抬头不见南山,也没有菊花入眼。

    “霜降杀百草”。北地已是一片萧索,甚至有飘雪,幸有麦种已播,绿色的希望在地下蛰伏。此时 ,南方的三秋农忙正当时,只是,我们慢慢忘记了那番忙碌的情景。

    霜降前后,踏过古道,仰望山岙里明朝古柿树结的果实,明艳而不真实。在去往秣陵的列车上,看见秋日里田野辽阔,村庄隐于晨雾烟树中。于湿地不知名的旧庵里,在暮色晚钟中,看夕阳的光在土墙上一寸寸移动,有风掠过乌桕树梢,檐角风铃轻摇。

    霜降的那一天,我经过了乌衣巷,看见了夫子庙,走过老门东,路过金陵机器制造局。不知道,栖霞山现下可已经是“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样子?

    19 立 冬

    今日立冬,至于是什么时辰,我没有去查。中午,我穿着衬衫坐在桌旁,窗开了一半,花正艳,茶正浓,阳光不烈有温度,也正好。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前几天,有几个朋友来到小城,看了一处不好不坏的景色。先人开凿的洞穴里,晕黄的灯光映照着一匹马四蹄奔腾追逐着鹿(?),右下角有鱼随波游荡(可是濠水之鱼?)。

    桂花又是一波沁人肺腑的香,有人啧啧称赞,而后忽又说道:快立冬了,该可以吃狗肉了。

    这是附近地域的习俗。可,我想在冬日这一天吃饺子。母亲调的馅,无论是什么馅,我都爱吃。

    许久不进影院。立冬前的周六,看了《终结者:黑暗命运》。阿诺72岁了。你贵庚?

    “十月小阳春,无风暖融融”。不知再过几日可以见到霜,日出时候白茫茫的一片,那时的青菜会好吃些。


    “偷得浮生一日 ”。 初冬正午,暖阳里,熟悉而陌生地方的,光,影,色。
    碧空下,玉兰花蕾已悄然在枝头。花期可待。

    20 小 雪

    小雪到了,该是初冬的节奏,口外坝上已经飘雪降温,可这里依然是暖风和煦的样子。

    灿烂阳光底下,许多人穿着单衫,草坡背面传来孩子追逐的尖叫声。你可以想象着南方暖阳里的大雪纷飞,以及北方寒夜里的四季如春(宜气宜电宜煤宜气的供暖和屋里你脸颊上的酡红,也印证了这两句看似白日妄想的歌词)。

    一丛灌木在水泥路上投射下影子,如一幅素描,分辨不出秋冬春夏。只不过,白果、无患子树叶的黄和落下,还有玉兰花在枝头的蕾,密密匝匝的,都提示现下热情的空气温度所遮掩下的真实季节。

    冬,毕竟来了,和去年,以及许多年前一样,准时来了。一样的,明年的春天也会随着返青的绿草和绕梁低徊的燕子一起准时到来。那时,有人会看到这一切并将这些视为平常。而同时,(总是)有些人也将永远不能够看见这些景色了。

    这是在小雪节气前两天的夜晚里,我等待某项结果出来前胡思乱想的一小部分。好在虚惊一场。(有些荒谬吊诡的是)我还得感谢引发这事的人(们)。

    进影院看了《决战中途岛》。于两个甚至更多国家,这场海战彻底改变了许多。于一个体,一次“乌龙”事件,也会改变许多,当下和更长远的。

    曾经到过青城山,在山脚望山门而未进,心在就好。也曾经拜谒过龙虎山和齐云山。
    今日来到武当。山下草木葱茏,登金顶,冰雪无涯。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

    21 大 雪

    昨日是大雪节气,依旧是阳光灿烂的日子。

    同名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姜文的导演处女作,改编自王朔的《动物凶猛》。四合院,窝头;大院,分伙打仗;巷子,老炮;大爷,京痞子;喇叭裤,大鬓角;月亮代表我的心,外汇劵……暑去寒来,你还记得什么?

    前几日又看过姜文主演的《寻枪》,宁静也在其中出演。平淡的家常,吊诡的事件,错综的走势,迷茫的人物内心……另外,令人记忆深刻的是故事的结局。虽然,叙事方式有一些故作神秘,但不失为一部具有探索价值的好片子。

    大雪时节分为三候:“一候鹖鴠不鸣;二候虎始交;三候荔挺出。”一侯极冷,寒号鸟不鸣叫。二侯,三侯,此时又是阴气最盛时期,所谓盛极而衰,阳气萌动。春,已不远。 花开花落,时序轮回。草木枯荣,悲喜自知。

    Btw. 此时有霜,白菜甚是好吃。

    从前有座山。现在,山依然还在这里,草木枯荣,闲观云卷云舒。
    山上有座庙。庙原来很古,塌圮后如今新修。晨钟暮鼓,多少僧来客往。
    庙旁有白果树。树龄千年有余。沉默骄傲,沐浴阳光洒落阴凉。
    昔,桓大司马有“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之叹,此处为柳树。通济大师手植两树为白果,一半尘土里一半在风中。
    蓝天清朗下,我至此,来看白果树没有悲欢的姿势。

    回家,走在大河岸边,波光粼粼。虽然不是回到鲁南运河的边上,但也有涛声阵阵,有海阔江平余生的意味,在月圆的时候。

    傍晚,夕阳透过树梢,余晖落在行路人的脸庞,和,家属楼前的桂花树叶片上,那是一棵四季桂,正散发着清香。这让我想起了1989年的晚秋。

    清晨,这是平淡,平凡的一天的开始,如同我少年多年以前的一天早晨。汤粉一碗,炒粉不加辣一碗,食罢,吾心安处是故乡。

    中饭,静静听老友说道,少年依稀归来,只是鬓毛衰。晚饭,韭菜馅饺子,是母亲的手艺传承,依然家的味道。


    22 冬 至
    冬至,时至年尾,却没有感觉到新年将至。冬笋上市将近一月,竹林在风中轻轻摆动的样子,已然是很久远的景象。
    今晨雨止放晴,奔菜场釆买。“冬至大于年”,北方吃饺子,南方食汤团,都是一种传承和寄托。
    “吃了冬至面,一天长一线。”冬至而后,白昼渐长。今日起,开始“数九”,九九八十一日,寒尽春来耕牛遍地走。
    下午,一场球。回家,看见阳台花开。

    从这里的拐角向右转,是一处坡道,平常极少有人走。
    春天的时候,曲曲折折的道路两旁满是蔷薇花(我一直称它们做‘七姊妹花’)。这里是我经常散步的地方,可以边走边想一些事情。
    今天傍晚打这里匆匆走过,路边的这一簇业已半枯萎的花果吸引了我的目光。站下想了想,这是木芙蓉的另一番美丽的模样。

    23 小 寒

    “小寒大寒,冷成冰团”。时至三九,有“小寒胜大寒”之说。但是在这儿,今天气温直上二十几度,仿若春天已经来临。

    可不,春天已经来临。

    前一阵看过梅花谷的梅树,还只是枝丫上花苞点点。今日里,是春意闹枝头。图一至图六:腊梅,红梅,茶花,桂花,含笑,枇杷花。只是绿萼梅(图七)还是含苞待放。木芙蓉(图八)则是来自另一个季节的美丽。此时,想起稼轩词:“溪左右,山前后,花远近,云朝夕”。

    “过了腊八就是年”,年味渐浓,漂泊了一年的游子要回家乡。“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是一种意境。“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又是另一番意境了。

    天色向晚,谷烧二瓶,好友五六,菜肴八九。停杯投箸心茫然,望远山,何时落雪?

    24 大 寒

    大寒至,紧跟着的节气是立春,不过那是另一个二十四节气开始,也是又一轮七十二侯的起点。所谓冬去春来又一年。

    照例加班。这几天有一些感冒,心想着早些回去。路上已是车少人稀,寒风瑟瑟。路过公铁立交,恰好一列客运火车经过。那是开往春天的列车。

    一年的球也没啥长进,汗倒是出了不少,乐子也有许多。

    大寒之后,年味更浓。梅花谷里的梅花该是全开了。这让我想起了夏日北海的荷,在,大寒节气的冷夜里。

    己亥年的年三十。今天我值班。
    中饭,兰州拉面之牛肉盖浇面,17元。饿了,光盘,配的汤味道很赞。(不知金州大铁桥下黄河是否已封冻。)
    岁月不居,又是一年。时节如流,各自安好。

    年初三,好久没有吃到味道这么好的饺子了,有一点吃撑了。

    过年几天基本都在上班。防控疫情,守土有责,我们一直在行动。


    正月初八,小区进出都要测体温、登记了。
    花儿已开,春风也就不远了。

    2/6/2020 3:28:13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