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呆

    发呆

    文/白音格力

    在花影婆婆的廊间,在月光婵娟的窗前,在某本书的某一页上,在一幅水墨画中,在一封泛黄的信笺里,最美的时刻,是发呆的时候。

    我是那么痴迷着发呆。

    读高中时,有一次一帮同学在讨论各自最喜欢的事。问到我,我毫不犹豫地说,我喜欢发呆。同学一阵哄笑,因为在他们心中,发呆的人或多或少有着忧郁与木讷的性格,我显然不是。

    可是山坡的整片桃林知道,诗页里的小桥流水知道,一朵云,一树鸟鸣也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位诗人,因为我喜欢发呆。

    虽然直到如今,我也没有成为一位诗人,但我写给岁月,写给草木深情的信上,那些美好的事物,美好的时光,就是我写下的一行行的诗。

    我总觉得,那些古诗都是诗人发呆后写下的。“清泉石上流”“人闲桂花落”,若不发呆,怎么会痴上这简单的事物,这纯美的时光?还有那相思,不发呆,怎么就“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还有那些画,一枝荷,或一条小巷,你怎么就一看一发呆,恨不临水赏荷,与一人牵手从那江南小巷里走一走?我想,那画上的每一缕颜色,每一笔线条,都是画家发呆后的杰作。

    爱也是一件让人容易发呆的事。你对一个人,每一动念,一发呆,就是爱了。

    某天和一久别重逢的朋友小坐,她回忆起她的爱。那时他一直对她百般好,但她仍无动于衷。一天,与他约在火车站边的咖啡店见,因为她要调到分公司去,想让他断了念。

    急匆匆地赶来,透过玻璃窗,她看见他正对着手中的一小束花发呆。她一愣,心里突地柔软起来,就那样站着,看他,一直看着。她说:“那时看他,那么美啊,美得不像凡人。怎么,一个人就那样对着一束花发呆,就这么好看呢?”最终,她放下行礼箱,坐在路边长椅上,一直看着他。

    那个黄昏,她错过了火车,却没有错过爱她的人。她告诉我说:“他就那么安静地等我,不管我迟到多久,他都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花。我想,如果将来,我们老了,我先他而去,他也会这么美好地看着一束花,想念我,在花香里,静静地,美好地想念我。”

    美的画是能让人发呆的,只那么一眼,人便仿佛掉进画中。人在画中,或溪边,石上,或桌旁,花前,小坐,就那么须臾小坐。身边,云在飘着,风在吹着,花在开着。

    好的文字也该是能让人发呆的,能将你带到想去的地方。如此写下的文字,才不枉在岁月的某一页上,或抽枝条,或开花,或如窗挂月,如山出云。

    美好的人也定是能让人发呆的。忽然之间,他的一句话,一个眼神,悄然带走你,去到从不曾去过的地方,恍然如隔世。所以,我最美去处,是发呆时,不知不觉,去你的心里。

    (《青春美文》2016年第7期专栏)

    (欢迎关注公众号:白音读美微杂志)
    7/26/2016 10:18:20 P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