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玄论疫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在正文开始前先用一副上海市道协吉宏忠会长祝福镇楼


    一、缘起
    今年小年夜(1.22)有一位朋友来我门诊就诊,当时正值官媒公告疫情开始的头几天。在给我这个朋友做针灸治疗的时候他半开玩笑的问我,这次疫情他也觉得心里没有底,能不能用玄学的方式来预测一下年后的情况。我当时随手就起了一个庚子年的九宫飞星图:

    2020庚子年九宫飞星

    当时我立马找到了庚子年的凶位:正东,正南,中部。若以中国大陆为中宫起卦,那么此次受灾比较严重的地方是华东、华南和华中三地。(华东、华南为五黄、二黑皆是病符来临,中宫华中破军在位,七赤属金,在身为口,断定此病从口而病)

    因为当时疫情已经发生和得到了官媒的传报,所以我和那位朋友说如果在去推测“从口而病”,未免有马后炮的意思。当时我说我就简单预测一下具体什么省份会最严重:本次疫情除了湖北以外华南广东、华东浙江应该是受灾情影响最大的省份。(根据实际春运、人口等客观条件结合九宫飞星推测)可惜,当时没有留下预测证据。

    不过幸好两天后(1.25)我的另外一个朋友在微信群里问了我同样的问题,好在这次可以截图保留历史。大家往后也可以继续跟踪浙江和广东的情况。

    二、玄学探疫

    细心的读者一定发现,缘起时我并没有认真用玄学的方式去探讨疫情的发展和转归。而只是简单的用非常大众的九宫飞星去探讨疫情空间上的变化。直到我在朋友圈看到很多用中医“五运六气”或者“庚子年危机”的文章去探讨疫情,至此我不得不想从玄学的角度站出来对这些“马后炮”进行吐槽。——因为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某大师对今年疫情的预测

    网上对庚子年的所谓“精准预言”

    其实真的专业从玄学而论,这些说法都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截至本文发文还没有真正到庚子年!今天正确的干支纪念是己亥年 丁丑月 甲戌日。从传统干支历法来算,每年岁运的起运都是从立春那一天开始的。包括很多人都会把自己的生肖搞错,其实只有过了当年立春才是新的生肖,即不是元旦、也不是春节!另:这里有人和我辩论五运六气的准确性,殊不知五运六气理论有两个最大的缺陷:

    1、因年而论,不考虑月令。

    2、只论空间,不论地理的实际情况;亦有人说2019年冬至便开始入了庚子年的气,接着春节也是农历庚子年。殊不知如果按五运六气的角度“大寒”才是新年一年的开始?这里撇开自相矛盾的理论不谈,其实当下都是脱离实际来探讨疫情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的。就像我很少和中医爱好者或者中医黑在网上讨论中医理论一般,你又不接触临床,纸上谈兵,颇为无聊,或者说是无聊至极。

    我们在此不多讨论五运六气还是冬至进气的理论问题,这里必须谈点硬核的。根据国家CDC(疾控中心)在NEJM(新英格兰杂志)最新发表的流行病学回访研究中我们可以发现第一例疫情是在2019年12月8日被发现的。当天正巧是2019年大雪之后,按干支历便是:己亥年丙子月。这里就有此次疫情发病的两个出生密码:亥、子。疫情又恰逢己亥年和庚子年交界之时,在这个时间亥和子出现了两遍。


    如上图,此次疫情脱离华南海鲜市场真正开始人传人便是2020年1月8号左右。干支历时间便到了:己亥年丁丑月。这个月便隐藏了疫情爆发的密码:丑。

    再根据一线同行发来的照片来看,感染冠状病毒的患者大多舌暗苔白腻,一派寒湿之象。亥年子月发病,月令子水,年根亥水,子亥相旺,说明该病毒五行非常之“寒水”。又逢己亥年与庚子年之交叠,“子”和“亥”又出现了一次,天干和地支都犯了“伏吟”。

    亥(猪)、子(鼠)两岁之交,一动一静又冲撞强烈,至此,寒水太旺,结合实际情况发为肺病,便是中医谓之子病犯母(水旺金沉)。地支中,“子”又和“丑”相合故疫情在己亥年丁丑月爆发至最高峰。

    三、此病何时能解?

    以下所言皆须结合国家防疫工作现实来推测。

    五行水旺而导致金母衰,最重要的解法就是用:木。什么是木?

    春天属木,寅(2.4-3.4)、卯(3.5-4.3)、辰(4.4-5.4)三月都属木。

    第一阶段,只要一过立春2月4号疑似病例就会大幅下降。这便符合国家疫情管制后的第一个14天,所以我坚信一定会见成效。我们再细看寅、卯、辰三个月。

    俗话说寅月始于立春(2.4)但犹有余寒,所以在2月份虽然新发病例会大幅减少,疫情仍会随着春寒四处零星爆发。

    不过卯月属纯木,“卯”与“子”相刑,子卯在术数中称为无情之刑,在卯月疫毒的生存能力大大降低。

    卯月起于惊蛰(3.5),换句话说,第二阶段便卯月(3.5-4.3)开始是疫毒开始衰弱之时。

    至清明(4.4)前后疫情基本被控制。

    过了5.5.立夏之后便是收尾阶段。

    中华人民共和国 乾命 成立于1949年10月1日

    再反观我国八字,本命甲木只要得春之木气就不畏此次寒水毒疫来犯。这也是我能确定3、4月份有大成效的依据之二。不过过了立夏(5.5)便进入巳月,地支“巳酉丑”三会,甲木又临官杀之地,此时是否有西方欧美来犯就是后话了。

    四、关于庚子年国运

    本文在此一笔带过。前文已经推测至立夏(5.5),可以说庚子年是先抑后扬的一年。但子年冲午,故庚子年午火便会衰弱:易出现影视明星亡故、车祸多发、5G受到冲击的一年。庚旺之年,易遭无妄之金创、意外之灾,利于钢铁、金属原物料等(物价上涨)。

    五、总结

    从临床医生的角度来说,此次疫情传染性强,但是致病性和致死率弱于03年非典,大部分人都可以得到治愈。所以严格的防控、隔离是重中之重。戴口罩,勤洗手、少出门,锻炼身体提高免疫力是防疫最佳的办法。作为执业中医的角度来说,不要在无病的情况下过度服用连花清瘟、双黄连、蒲地蓝等清热解毒中成药,以免自身脾阳受损,非但不能预防疫毒,还会导致易感或者病情加重。

    一定在医生指导下要根据医嘱,辨证施治合理使用中医中药。从玄学角度来说,解疫至关重要的便是“木”一字。过了立春,木气渐旺,寒水退却。雷神山、火神山,假木火之力扫除疫毒!作为一个中国人,时刻相信党、相信政府,不造谣、不传谣,团结起来,一定能战胜疫情。天佑中华!!!


    沈罗素写于庚子年正月初八
    西历二零二零年二月一日
    岁在己亥 丁丑 甲戌
    2/1/2020 8:08:41 P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