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等国医

    所谓医者,当善信真明悬壶济世也。孤习歧黄之术转眼已二载矣。凡大千世界世间万物皆入六道轮回 ,为人亦可为六等,然孤愚以习国医者为六等不尽相同也。

    第一等,无上之大医也。观我中华五千之春秋,唯神农氏、仲景、孙真人可为之也。无上大医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疾民之疾,用药之合阴阳,法于天理,视财如草芥。无上大医在世必使苍生活,逝则召天帝感应羽化登仙为后人所拜也。

    第二等,上医也,亦可呼名上工。上工治病,知肝之为病可传脾,故先当实脾也。此等医家首以李东垣,张景岳及华陀、金元明清众多医家可称之也。用药如神,能悟得《内经》之精髓,视人命如千金。

    第三等,中工医者。见肝之为病,不知传脾唯治肝也。今之良医者多为此等,善用经方、时方辨证论治扬内经之精华。一病愈而另一病又起,谓之可惜也。

    第四等,下工医者。虽习国医,而病者莫能全治,不知阴阳五行之术只谓之对病论治。当今不得歧黄衣钵者乃以西医诊断后用中药者为此。如只知清热解毒药为消炎药而用之,平肝熄风要为降压药,白虎汤为治糖尿病专方等。下工谓此乃时语“中西医结合”,吾不才谓之放屁!国医尚不明其理,想创新?何谓创新?不继承何以创新?吾不才认为本代人应重拾国医,熟读内经并览众医家之方。好好继承吧,再言创新国医废也。

    第五等,庸医也。吾心中有一人,吾亲眼所见:某三甲医院急诊一位硕士主治,受主任青睐命其用方。一EICU体虚甚者,年过七旬已三日无大便。此医见之曰阳明腑实,投以大承气。母之,吾不才后去摸脉,脉动之微忽有忽无。敢用峻下热结,却不知此为血虚肠燥之便秘。我送他两字SB!

    最下等,吾谓之修罗。无上大医能为其皆不能为,其能为善者皆为恶。夫斯前文提过之主任,真修罗也,见死不救、聚财丧德。某日急诊,忽送一心梗病人,后五分钟又送来一中风病人。不才旁耳闻得中风者之亲友,与主任素有交情。故主任指此病人大呼抢救,另一病人扔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硕士,做压胸无力。几分钟后,心电图无波动。呜呼!人命啊。

    不才不能为后二等立志为无上大医。并已落实实际,谨记孙真人教诲,大医习业大医精诚!

    己丑年庚午月甲午日甲子时

    再记
    6/18/2009 12:50:21 A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