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婚姻家庭系列之二强制戒烟

    强制戒烟

    陈思

    林语堂在《我的戒烟》一文中有一段话:“凡吸烟的人,大部曾在一时糊涂,发过宏愿,立志戒烟,在相当期内与此 烟魔决一雌雄,到了十天半个月之后,才自醒悟过来”;“我有一次也走入歧途,忽然 高兴戒烟起来,经过三星期之久,才受良心责备,悔悟前非。

    我赌咒着,再不颓唐, 再不失检,要老老实实做吸烟的信徒,一直到老耄为止”。这篇文章不仅刻画了出一个铁杆烟民的形状,道出一个铁杆烟民的歪理邪说,更是为无数烟民死不悔改,拒绝改造提供了理论依据!我喜欢他的文章,独这一篇深恶痛绝,咬牙切齿。因为徐少华就是一个屡教不改的大烟枪!

    徐少华的烟瘾大,早上起床套上裤子,先绷在膝盖上,点上一支烟吸上几口,再提上裤子。从起床后,除了吃饭,很少看到他的嘴上没有烟的时候,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一天三包。偶尔支气管熏得发炎,在我的威逼利诱下,也能坚持三两天不吸,一等病愈,立即好了疤,忘了痛,故态复萌,让我恼恨不已!

    这不,吃过晚饭,徐少华刚刚离开餐桌,没到客厅中央就点上烟来,美其名曰:饭后一颗烟快活赛神仙!二子说:妈妈,爸爸又抽烟,熏死人了!孩子们一呼百应嗷嗷叫的一起抗议。我趁机煽动:你看胡图图(大耳朵图图)都知道帮爸爸戒烟,你们三个就是臭皮匠也能顶个诸葛亮呢!放心,妈妈永远支持你们!

    得了这把尚方宝剑,孩子们立即神情兴奋,呼啦一下从沙发上跃起,冲到客厅中央把徐少华围住, 丫头跳起来从后面吊在徐少华的脖子上,小三子跪在地板上抱住双腿,这两个重量级的选手一上,徐少华挣又挣不脱,甩又甩不掉,嘴里含混不清的呵斥着:“你们想造反呐,你们想造反呐!”

    二子趁机去抢他嘴上的烟,这小子像我,瘦的像一只小蚂蚱,被他老子一拨落,立足不稳,一个仰八叉倒在地板上,他指着他老子,尖着嗓门叫唤:“妈,爸爸打我!”

    “不许打我儿子!”我推开碗筷,拍着桌子扑过去,丫头和三子松了手,徐少华赶紧屈起膝,撅着腚,举起手像一只要跳水的蛤蟆,可他还昂着头把烟猛吸了好几口!我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揪下烟摔在地板上,二子赶紧把烟头拾起来,冲进卫生间,扔进了马桶,徐少华直着脖子叫唤:“让我抽完这一枝,抽完这一支我就戒烟!”

    “呸!抽完就戒烟!这话我都听了十几年,耳朵都起茧子了,你还想糊弄我!”我一把将他的举起的双手摁在墙上,三个孩子趁机一拥而上,有抱腿的有掏口袋的,有攥住衣服的,只听得哧喇一声,啪嗒一响,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徐少华的休闲裤口袋撕烂,打火机掉下来了,二子和三子各抢了一包烟,一个跑进卫生间,一个跑到阳台问我:“妈妈怎么办?”徐少华急得直跳脚:“好歹给我留一包,留一包!”

    “呸!刚才还说戒烟,现在又要留一包!你糊弄洋鬼子呢!把烟揪烂,二子给它扔进马桶,冲掉,三子放进垃圾桶,扔掉!”两个孩子处理向我汇报后,我松开徐少华的手。徐少华掏掏耷拉下来的口袋,沮丧的坐在沙发上:“没有烟,这日子可怎么过哟!”
    3/22/2010 9:23:26 A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