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络红楼

    【秋窗风雨夕-郑绪岚】

    秋窗风雨夕

    网络红楼

    陈思

    我的网名是“寒塘鹤影”,出自红楼梦里黛玉和湘云中秋夜在凹晶馆联诗的最后一句“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我因此结识了很多网络红迷。我喜欢湘云的豪放旷达,聪敏率真,这句话出自湘云之口,很多人认为这个名字寒气太大,可能是因为中间省略了一个“渡”字,加上他岂不是既有意境也有生气?

    我很早认识一位叫大海的红迷,他是文革的受益者,因为一本《红楼梦》,被当作知识分子从基层部队抽调上去,阅读了大量的“大毒草”,以阶级论批判《红楼梦》。我们这一代出生于文革末期的人,没见过文革的风浪,可能很难接受政治论,阶级论。尽管不敢苟同到底年长为尊,我还算表现不错,没有语出惊人,跌破人家老同志眼镜。

    不久,我又遇见了一位年轻的红迷,像我们当年一样,一本红楼从学校带进工作岗位,案头几上,不离不弃。只是他还停留在宝玉的悲伤里,我问他:喜欢哪个人物?

    他说:喜欢晴雯!

    “喜欢里面的诗词文赋?”

    “喜欢,最喜欢的是《芙蓉女儿诔》”

    年轻人侃侃而谈,当他说到“指环玉冷,今倩谁温”"斗草庭前,兰芽枉待"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词儿酸得很,立马起了歹心,生了贼胆。找出这篇追悼词的几处错漏,大加挞伐,不计其余。最后得出结论:可不是宝玉得了失心疯,胡说八道么?

    年轻人没吭声,我以为他认同了我得观点更来劲了,把我找出的几处错漏,分出一二三四继续批判,第一:姊妹悉慕媖娴,妪媪咸仰惠德,这顶帽子放在宝钗的头上还差不多,放在袭人头上也表面看来也能将就,放在晴雯的脑袋上滑稽!

    “寿夭多因诽谤生”晴雯之死,首先祸起大太太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告刁状!其次是敲着木鱼,吃斋念佛的“大善人”王夫人的审讯,尽管巧言应对没落口实,王夫人还是下定决心,除之后快。把又气又恨病在床上几天水米没粘牙晴雯叉出去,连个衣物都不让带。最可悲的是晴雯的根据地怡红院除了“多情公子空牵念”之外,没有一滴眼泪,没有一声叹息。群众基础那是一点没有!都是平时灵牙利爪不饶人啊!

    第二:乃闻槽棺被燹,惭违共穴之盟;石椁成灾,愧迨同灰之诮。

    同灰之诮宝玉倒是常挂在嘴边,何曾有共穴之盟?幸亏这追悼会规模小,影响力少!可怜的晴雯正恨自己枉担了虚名,遭人暗算,惊起却回头,恨之晚矣!不然凭着晴雯的聪明美貌,风流灵巧,早做打算,哪里轮到黛玉叫袭人好嫂子,拿二两银子的例份?!

    如今取笑的西洋点子哈巴狗袭人,首先舍身取义成仁,第二:争取上层,团结友军,排击劲敌,登上了怡红院一姐的位置,面对宝玉的怀疑与指责,袭人早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没了一点温和柔顺,公然发怒: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她总好,也越不过我得次序去,就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还轮不到她!那时候晴雯倘若没咽气,听了这话也不必直着脖子叫到半夜,心比天高的她早一头撞死了。。。,

    可惜我的第二还没有批完,第二年轻人就没了踪迹,从此杳如黄鹤,音讯全无。我杵在电脑前就像演说家跑了听众,吵架没了对手,不由得恼恨起来:“这个小土豆!”

    “他有眼不识金镶玉!”

    “遇见我这样的红迷,他应该净手更衣,焚香念佛!”

    “他应该坐老虎凳灌辣椒水!”。。。。

    为此我愤愤然,耿耿于怀了好一阵子,某天我在本书上看到一则故事:许伯谦绍源论《红楼梦》,尊薛而抑林,谓黛玉尖酸,宝钗持重,夫黛玉尖酸固也,而天真烂漫,相见以天。宝玉岂有第二知己哉?。。。。宝钗以争一宝玉,致娇柔其性:林以刚,我以柔,林以显,我以暗.所谓大奸不奸,大盗不盗也。。。

    乙卯春余与伯谦论此书,一言不合,遂相龃龉,几挥老拳,而毓仙排解之。于是两人誓不共谈《红楼》。读后心下惶然:以我秉性而论,有人妄加指责湘云我岂肯饶他?年轻人念我年长,心怀敬意与我谈红楼,论偶像,我如此信口挞伐,焉知他又不想灌我辣椒水,坐我老虎凳?不过念我是位女士,不好批驳,隐身而退,绅士之风哦!

    有了次番悔悟之后,在网络里我与人论起红楼梦来,也就宽容了许多!一部红楼梦三百年来迷人无数,而我们本互不相识,也不会相见,却因为相同的爱好相识网络,交流思想,丰富我们的认知,人生之幸也!

    辛亥革命让一大批文人学士梦断科举路,徽帮进京赶上了好时候,让京剧在各地方剧种中脱颖而出,成为国粹,也让这些人心有所寄,成为铁杆戏迷,捧红了四大名旦;在我们这个不再盛产英雄的年代,歌迷们捧红了四大天王,“超男”、“快女”,至于球迷尤其是足球迷处境太尴尬,哀国足之不幸,怒国足之不争,捧克汉姆又不甘心,不若我等红迷,尤其是网络红迷,评评美人,论论美文,即使意见相左,争论不休,权当练练嘴皮子。

    绝不可能像戏迷、歌迷、球迷一样揪头发,挥老拳,你说是吧?

    最近,我又认识了一位红迷疏影暗香,蒙她青目错爱,与我相邀评读红楼,既已应约,不敢相忘,至于何日成行,只觉得书到用时方恨少,才疏学浅,惶恐不安,不敢贸然下笔了。谨以此文感念我所有的网络红迷。

    9/14/2009 8:22:49 A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