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女儿

    【步步高-纯音乐】

    步步高

    虽然如此,在那以后,女儿还是以每年近10斤的速度膨胀着 ,直至今日好像还没有放缓的迹象,让我忧心,某日多年不见的好友来访,她是个极重形象的人,一见女儿马上熊我:你怎么把女儿吃成这样!立即减肥!不能让她吃饱!

    “ 不能让她吃饱?”我惊惶地问:“这 这可是新社会!我 我们家可 可不是困难户?!她 她 她可是我亲闺女! ”

    “不让人吃饱?”女儿顾不得礼貌:“还让不让人活了?!我健康!我快乐!你们有吗?需要改变的不是我的体型,而是你们的观念!要是生在大唐盛世,难道我不是一个标准的大美女?!”

    我的女儿

    陈思

    我的女儿徐佳今年十一岁,小学四年级,身高1.55米,体重52公斤,横向与纵向的比例超标严重。女儿和我出门的时候常常吊在我的脖子上,时有路人侧目惊疑:她是你的女儿?我总是礼貌的回答:是的。

    你这么瘦,怎么会有这么胖的女儿?我一着急不由得赌咒发誓:我真是她妈!是她亲妈!

    女儿成绩优秀,在班级身兼数职,是老师的好帮手;她心地善良,热情正直,是班级的保护神,女儿名言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谁敢欺负我们班,哼!我一叉腰,一跺脚,再用手一指他的鼻子,保准他吓的跑得比兔子还快!"

    女儿出世的时候,一头浓密的黑发,粉嘟嘟的小脸,弯弯的眉毛下,是一双又圆又亮看不见眼白的眼睛,健康而且可爱,看着躺在眼前的小生命,我心中涌起的是无法言喻的幸福,我感谢上天的厚爱,赐给我这件华丽的小棉袄!

    女儿从小胃口好,吃什么都香,从不生病,偶然有个感冒发烧,也是不治自愈。基本不用我操心,她一岁走路,第二个月就是自己拿勺子吃饭,尽管糊的满脸满身都是饭米粒,在我看来洗衣服总比喂饭强,还能知道她吃没吃饱。一天又一天,我家小女初长成!

    在女儿五岁的时候,儿子四岁了,我一个人忙着照顾两个孩子力不从心,爱人打电话和婆婆商量让她帮我们带带女儿,婆婆答应了。我们带孩子坐火车的时候,列车员来来回回逗她玩,最后干脆从我们手中抱走,一个多小时才送过来,叫我吓出一身冷汗。回到老家婆婆看到花枝招展的小美女喜得眉开眼笑。搂在怀里心肝宝贝一般。

    女儿在老家,人来人往,时常有人告诉我女儿在家胃口很好,长胖了,我心里听着觉得很安慰,第二个月婆婆打来电话报喜:这孩子真好,能吃能喝真省事,昨天一称重长了十斤肉!我还没明白一个五岁的孩子长了十斤肉是什么概念,但是这样的增长速度还是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到第三个月的时候我还是熬不住对女儿的思念与担心,赶回了老家。

    那是一个秋天,我直接去了镇上的幼儿园,想接女儿放学,幼儿园正在上体育课,大铁门外只有我一个家长,孩子们没见过我,都涌过来,我急切的向里张望,期望能找到女儿久违的身影。

    “ 俺妈!”一个怯怯的声音传来,我收回眼光,低头朝下面仔细一看,不由得一声惊叫:“我的儿!你怎么长成这个模样?!”

    女儿黑得像条小泥鳅一样,穿着婆婆给她新做的,北方农村孩子过年才穿的小花褂,千层底的绣花虎头鞋。圆圆的眼睛挤成了一条缝,腮帮子上像顶着两个大馒头,脑袋和脖子都连在了一起,说着一口的北方话!拉着女儿又肥又厚的小手,歉疚涌上心头,就像孩子遭了难一般!

    我跟老师商量把孩子提前领回家,婆婆看见女儿的眼光像欣赏一件艺术品:谁家的孩子有我佳佳漂亮!你看这小脸,这小手,这小屁股都是肉,多好看!然后从床底的柜子下面搬出成箱子的方便面、牛奶和饼干揣在孩子的大口袋里,还在问:佳佳,你还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女儿说:我还想吃烧饼,喝可乐!

    我终于明白女儿像气球一样增胖的原因,我绝不能任其发展,趁婆婆带孩子出门的空挡,我把床底下所有的零食全盘没收,然后找到公公做通他的思想工作,守在门口等婆婆回来召开家庭会议

    婆婆领着女儿有说有笑的回来了,女儿一边啃着烧饼,一边喝着可乐,我让她站在一边列席会议。在会议上我态度坚决的抛出我的议案:你们两位老人一辈子受了很多苦,既然我回来了,你们爱吃的东西我每天都做出来,你们想吃的东西我做不出来,我会立即到饭店去定。

    但是佳佳她绝不可以搞特殊化,开小灶,吃零食。她不能再胖下去了。公公体重220深受肥胖之苦之累,立即同意了我的决议。婆婆朝公公恨恨的翻了几个白眼。一看我从来没有这样神态严肃,意志坚定,情知大势已去,无力回天,不能挽狂澜于既倒,也只好无可奈何的表面接受了。

    然后我把女儿拉到穿衣镜前面,翻出以前的照片问她:是照片上的宝宝漂亮还是镜子里的宝宝漂亮?女儿说是照片上的漂亮。我又翻出给她新买的小了几号的新裙子问她:你还想穿上这漂亮的新裙子吗:女儿说:想!“好!

    把你口里的烧饼吐出来,把你手上的可乐放下来,把你口袋里的饼干方便面掏出来! 女儿并不知道交出之后将永不复还,但爱美是人的天性,即使一个孩子也不例外。她很痛快的交出来,抱着新裙子下楼找奶奶去了。第二天女儿说裙子太小穿不上我就把它悬挂在女儿的床前:想穿上它吗?听我的!

    女儿终究没有穿上那套新裙子,尽管还有婆婆借接她之名巧行开小灶之实,但在我的新政之下,女儿的体重不仅没有再上涨还从55斤跌到了52斤!婆婆心疼的直掉泪,几次申请要提高女儿的营养标准,生活待遇,都被我婉转而坚定的驳回!


    丫头周岁


    丫头十八岁


    丫头十八岁
    7/7/2009 9:35:22 AM

 

 大  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