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你碧翠丰满时,我还未来。我赤颜如血时,你已离开。所有的不甘和执迷,是否都能用血泪代偿?在千年的轮回里,我们一次次等待,一次次挣扎,又一次次铩羽而归。不被救赎,不被超度,甚至不被理喻。明知求错了签,却仍要敛衣而拜,焚香长跪……

    夜,寂静,嘈声隐匿,安详,垂落四野。过往被雨声唤醒,碎在风里,尺素间 ,陈墨点点落心弦, 薄指芊芊人缱倦,旧时光盛满了书简。尘世与我,仅一步之遥。曾经的姹紫嫣红,沾染着冷静的暗色,沉默着,像片片疏简的句子,静栖在枝头。

    光阴里隐藏着轻柔纷繁的牵痛,于花香罅隙里划出温柔的弧度。还是那朵柔婉,在夜色里沾着露水一点一点下沉。聆听花树沉沉的呼吸,看花瓣飘落,偶有花瓣落在眉间,落满忧伤。莞尔一笑,你的笑容从时光深处溯回而来,温暖而模糊,如雾霾里盛放的莲,飘渺又遥远......

    春花葬了冬雪,渐行渐远渐无书,落叶的记忆,尘埃落定又被风拂起,轻入水中还惊涟漪。卷上的字句轻描淡写,渲染成水墨丹青,桑田都已成云烟, 为何思念仍蔓延,化蝶翩翩落在斯人肩, 往事又全都浮现, 原来思念从未减。一千年,一万年,光阴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渐次走过。我找寻不到你离去的方向,我总是在繁华里听到自己孤单的脚步声。我总是一遍一遍地梦见你从远方疲惫归来......拾花烹茶,慢慢等你。

    多想,与你虚度时光,依偎在清风小院,听字起句落,三声五声。洗尘出心,细香凫凫。初见时,跌宕起伏的惊喜,带着循环,带着宿命,赠给皱纹,只是时光太过漫长,花落,故人不归,徒留手指苍凉。若,月上柳梢, 你仍没来,我便不再续。茶香里,没有你的影子。你留下的梦,还在时光里旖旎。我不知道,你去了什么地方。一抹牵念,在微凉的指尖悄悄盛放。

    细雪覆上眉目,清寒已然入骨。还忆当初,谁翩然来,笑说不离不弃,一直守护。那时正逢花香满路,神思难免恍惚。情到深处,人孤独?执念太过,似尘网自缚,若问此去向何处,把来路当做归途。桃树下,那年落雪听你唱一曲,信了"人不如故" 而如今,落花纷纷里等着谁回顾,明知无人回顾。却偏要初心不负.

    胭脂扣里锁阡陌,莞尔一寸,娉婷谁的誓诺?念,结草风月,静默无言,却赔付了山水沦陷。三千烟火点缀万千婀娜,云烟成朵。忘了凉薄,双手合十剔除寂寞,一指烟火醉成朵,静寂的光阴里,笑着勾兑烟火,任一羽情思荒凉缄默!修一座般若门,将尘世的喧嚣隔于门外,数清风,揽月影,种花也栽树。

    赏花儿在时光里摇曳下嫣然俏皮的影儿。偶也摘取,或夹在时光扉页上,做一枚书签,又或者,别上衣襟,簪上云鬓,寄远人,也熨帖自己。往来的行人没有你的身影,是什么,牵绊了你的衣袂?飘飘的烟雨,朦胧着黯然憔悴。将叹息折叠,悄然收起,朝朝暮暮里都是你……

    雨的夜怨不得,无从下笔的心绪。像滴在屋檐上的水滴,破空而起,悠悠扑漫轻轻滑落,纵然琉璃晶莹,瞬间支离破碎,有灵魂倒错,锉骨扬灰的痛,总是那么小心,怕墨迹污染了满怀清澈,怕我不够静怡,将你那一潭碧绿染浊。

    犹记那年丙寅日,你自时光尽处泅渡而来,浅笑低语,恰如千生万世的故人归,我便散作尘埃,从此万劫不复。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是我惊了你的心湖,或是你动了我的因果。只是蘸了千万字的笔端,像那些念你的习惯,乱了心,不知如何说……


    【梨花情-火雅】【梨花情-火雅】

    梨花情

    6/9/2018 9:59:13 AM
举报不良信息

 

 大  小